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3 大郎该喝药了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43 2020-06-25 08:00:00

  战斗太过激烈,请无关人员迅速撤离。

  于是,阮之宁躲进了厨房。

  他并不关注战斗结果。

  左不过是一路高歌猛进的楚琬把弱鸡子杨阳洋喷回了卧室。

  “喝。”

  一碗蜂蜜水放到了桌上。

  楚琬眯了眯眼,像一只伺机而动的猎豹:“大郎该喝药了?”

  “噗嗤。”阮之宁笑出了声。

  这什么奇怪的脑回路。

  要是正常人的话,哪怕拐个九曲十八弯也拐不到“大郎喝药”上面去吧?

  阮之宁:“醒醒酒。”

  “不醒,没人给朕试毒。”

  “噗。”正端着杯子喝水的阮之宁一个没忍住。

  楚琬瞥他一眼:“笑什么笑。”

  阮之宁闷声哼唧,别过脸笑过之后再转回来看定她:“真是没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楚琬听后,膝盖并拢,挺直了腰板儿,双腿斜放。

  空姐坐姿。

  两手捧起了蜂蜜水。

  举止端庄,丝毫不慌。

  一小口一小口地吞进了肚子里。

  最后,她微笑颔首致意:“谢谢。”

  放下碗,径直往楼上走。

  留下了一头雾水的阮之宁。

  卧槽?

  就这?

  就这?!

  这人用行动告诉他……她有女孩子该有的样子,还做的很好,只是平时不想理会他个傻缺。

  洗漱后回到房间的楚琬飞扑到软软的床上,嗅着前两天刚换上的床单上的香味。

  她以自己为圆形,左手臂为半径,画了一个大大的弧。

  Get到手机。

  嗯?

  不亮。

  开个机。

  电量太低,自动关机。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卧槽!没电了……

  她绝望地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走向飘窗。

  抱起笔电坐回了床上。

  她在搜索栏里敲上“归宁”二字。

  之前也是搜索过他的相关条目。

  现在她只想了解尹姝提到的归宁翻牌子的事。

  她点进归宁后援会建立的小圈。

  不得不感慨一句,这里就像某洗脑教会。

  一个个的大半夜不睡觉,跟打了鸡血似的,来这个圈子里剖白真心。

  什么“归宁是我的信仰。”

  楚琬:就不能信仰一下喂饱你们这群白眼狼的袁大爷?

  什么“你们永远不知道我老公有多优秀!”

  楚琬:老公?还不知道是谁家后院养的鸡。优秀?完全没看出。

  什么“情敌们,拔刀吧!”

  楚琬:有这么些傻敷敷的情敌,尹姝竟然会担心自己无法上位?

  沉浸在吐槽热门打卡帖子里的楚琬已然忘却了正事。

  她把芳草天系统进入她脑袋的过错一股脑儿丢到了归宁的头上。

  那些带着强烈个人情感的吐槽里充满了感谢的话语。

  譬如——“我谢谢你,谢你大爷,谢你全家,谢你祖宗十八代。”

  还有友好的问候。

  譬如——“不知道你会不会被一块飞来的豆腐撞成脑震荡。”

  以及无微不至的关心。

  譬如——“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款适合你。连个礼都不会送,不如回家把地种。”

  在四下无人的夜里,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之外,还能听到什么呢?

  当然是芳草天系统飘飘然的冷冰冰的机械音了。

  系统:【仙仙,这是你第五百八十五次回忆我们的相遇,原来我们一直是那么甜,那么有爱。】

  楚琬正在祖安式自嗨,并不想听这个破系统逼逼叨:你丫的闭嘴。

  系统:【点亮小红灯任务还有三天时间。】

  楚琬琢磨着,尹姝到底行不行啊……

  三天……

  三天能玩个什么呢?

  三天只能玩个寂寞吧。

  楚琬:你之前没有明确任务结束时间。

  系统:【我突然就想限制时间了。】

  楚琬:你……

  系统:【略略略~~】

  奇怪的问号又增多了呢。

  一时间被绿帽系统击碎了所有快乐的楚琬想到了——鲁智深葬花的悲凉,还有林黛玉倒拔垂柳的豪迈。

  没毛病啊。

  人可能傻了。

  系统:【如果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我可以换一个。我可以一本正经,可以神经兮兮,可以通情达理,也可以不怀好意。】

  楚琬:你一直都挺神经兮兮加不怀好意的。

  系统:【看来你很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原来我们总是这么的甜,这么的有爱。】

  楚琬:甘霖娘。

  有一个具有演员的基本素质和街道办大妈强势撒泼特质的系统,真是让人伤透了脑筋啊。

  她合上笔电。

  算了,也没什么看的。

  归宁对这种帖子的点赞和评论无非是为了增加与读者的互动,吸粉更多,捞钱更多罢了。

  系统:【仙仙,你要是夸我一句,我就送你一个奖励。如果你不要的话,那我就再加一个快乐的任务。】

  楚琬翻了个白眼。

  夸?

  她又不是夸夸群成员。

  但是这世上没人能逃过哲学家王大师的“真香”定律。

  口嫌体正直这种的标签放在楚琬身上毫不违和。

  楚琬:你是我见过最最最可爱,最最最机智的系统了。

  系统:【说得跟你见过其他系统似的,你搁这儿骗系统呢。】

  楚琬:哪来的东北碴子味儿。

  系统:【我累了,困了,要睡了,你快点提要求。】

  常住她脑子里的破系统也会累,会困,会睡觉?

  搁这儿扯淡呢。

  楚琬努努嘴,随便那么一想:我希望他是个温柔的人。

  系统:【收到“温柔”特质,敬请期待完美男友。】

  楚琬的眼皮子开始打架,不多时就睡得很香了。

  **

  次日清晨。

  今天的气氛有一点不一样。

  阮之宁眨眨眼:“来,请用早点。”

  餐桌上摆着的是牛奶鸡蛋和面包片。

  楚琬坐到桌前,慢慢地享用早餐。

  吃自己要省,吃呆毛君的要狠。

  正在剥鸡蛋的杨阳洋用那双盛满了怨念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一声不吭。

  想必是因为昨晚的事记恨上了。

  “吃饱了没?吃饱了就该上路了。”杨阳洋没好气地说。

  “?”楚琬皱了皱眉。

  死囚犯行刑之前最后的餐点?

  楚琬咽下最后一口牛奶:“你觉得你又行了?”

  杨阳洋:“我不和你吵,你别跟我闹。要不是……算了,我理你个鸟儿。”

  楚琬一拍桌。

  杨阳洋想到昨晚那场不见血的战斗,抖了三抖。

  兰花指又不受控制地翘了起来:“我boss心好,怕你宿醉没醒,在路上摔了,让我送你去上班呢。你真是不知火舞的哥哥——不知好歹。”

  楚琬摆摆手:“免了,我怕他的车上有钉钉,锥了我屁屁。”

  她的视线扫过阮之宁那张精致的脸和他头上的呆毛。

  “谢谢你的早餐。为了报答你,你的病,过段时间我亲自帮你治。你别太感谢我了。”她又看向杨阳洋,“还有你,你把脖子洗干净了,等我。”

  杨阳洋很懵。

  Boss生病了?

  Wtf?

  “哎!”杨阳洋想要叫住她问个明白,奈何这人脚程太快,已经跑没影儿了。

  脖子洗干净等她?

  她是杀鸡还是杀猪?

  呸呸呸,把自己比作什么玩意儿了!

  “你看这女人真是……”

  杨阳洋一脸憋屈。

  阮之宁轻飘飘地丢下一句:“等着。”

  【——记仇日记——】天气:和楚琬的脸一样说变就变

  她这个狗东西,竟然,竟然对我们那么凶!

  嘤嘤嘤。

  在这个大鸟萌妹横行的时代,谁还不会嘤几句啊。

  不过,我不仅不对她嘤嘤嘤,我还要以德报怨,我要用我的温柔化解她的戾气。

  最后……

  狠狠地打死她。

  捧得越高,摔得越痛。狗东西,记得把脖子洗干净等我。

  计划进行中……

行走的叶阿回

端午安康,没有感情的打字机来求安慰求抚摸了。   如果真的爱我就夸夸夸夸我,如果真的爱我就一键三连,点赞,收藏,投币(评论也行啦,假装下我有读者好不好)。   谢谢大家!   要是一键三连的人比较多的话,我就拼了这条老命来加更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