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4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端午加更)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281 2020-06-25 20:00:00

  “琬琬。”

  在跨出小区大门的那一瞬,楚琬被房东太太何晴叫住了。

  楚琬停下步子,回以灿烂一笑:“何阿姨。”

  何晴拎着菜兜兜,示意她边走边说:“这么早就出门啦?”

  楚琬:“是啊,今天是去科室报道的第一天。”

  “你是医生还是护士?”

  “医生。”

  “哎!医生好,医生好!”

  何晴的脸笑得和一朵爆开的野菊花似的。

  到了他们这年纪啊,就觉得医生这职业最靠谱,一听得楚琬说自己是医生,满脸堆起了笑。

  何晴关心地问:“是哪个科啊?”

  楚琬:“外科。”

  何晴:“拿刀子的啊,好好干,你这孩子,我从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个有前途的。”

  是觉得有前途还是有钱途呢?

  不可说不可说。

  何晴又问:“最近住得还习惯不?”

  习惯?

  两个脑子被拷伤,缺心眼的男人就和她栖息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时不时地跨越楚河汉界,用犀利的言语疯狂地突突突她,要怎么习惯!

  要不是她机智,反应快,怼得他们哑口无言的话,她早就被这两个瓜娃子生吞活剥了。

  楚琬腹诽了一阵子,然后挤出一个看起来没那么敷衍的笑:“挺习惯的。还是得谢谢何阿姨想的周到,帮我解决了房租这个大难题。”

  毕竟她赚外快可不稳定。

  工作室约画稿的时间很随机,也许这个月赚得多,下一个月颗粒无收。

  没有这俩财大气粗的瓜怂,她还真有点肉疼。

  何晴:“那就好,阿姨刚开始老担心你和他们处不好。但是杨阳洋那个小伙子特别真诚,为了租房这事跑了好几次呢。而且他再三保证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的。现在看来,年轻人就是容易玩到一块儿去。”

  影响?

  这还不叫影响?!

  玩到一块儿?

  恐怕只有她一人玩。

  她永远在玩死那个娘娘腔兰花指和在干掉呆毛的路上,并且是头也不回地奔向远方。

  楚琬忽地想到了什么:“对了,何阿姨,你有他们两个人的联系方式吗?我走得太急忘了给阳台上的花浇水了,想麻烦一下他们。”

  何晴从通讯录里翻找出他们两个人的电话号码。

  楚琬:“那……阿姨我先走啦,快迟到了。”

  “快去吧,瞧这孩子多讨人喜欢啊。”

  楚琬出了地铁站。

  手机突然轻微震动。

  昨晚刚关注上的归宁在十几分钟前发了一条微博。可能网络信号不大好,延时了。

  微博内容:

  ——“@爱吃梨的归宁:早安,米娜桑。【图片】”

  配图是一条开满了小花的小路。

  楚琬只觉这条小路有些熟悉,却没有深想。

  与她擦肩而过的是一个穿着软妹裙,头上别着一个大蝴蝶结,手里拿着摄像机,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女孩子。

  楚琬隐约听见她在嘟囔:“这个角度,应该是那里吧……”

  **

  阮之宁泡了一杯婊里婊气(划掉)的绿茶。

  这是正经茶!

  他正在感受着微博提示音的热情。

  文案是不走心的。

  图片是他在附近公园随手拍的。

  评论一条接一条地弹出来。

  更有私信他的小姑娘。

  他像极了一只衔着吃食的猫儿,如果有人细看,会发现他的耳尖子正在微微颤动。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慢悠悠地移动。

  输入到一半的内容被系统清空了。

  他蹙了蹙眉头。

  APP在下一分钟被强制退出。

  “嗯?”浅浅的鼻音,大大的疑惑。

  小猫咪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Emmm~

  “奇了怪了。”

  手机响起,来电号码没有显示归属地。

  他等着铃声响过之后再拿起手机。

  又是一个电话打进。

  他接起:“羊咩咩,我劝你最好快点结束你的废话。”

  杨阳洋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说完了他的话:“我路过公园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穿着诡异的女孩子,有长枪短炮。Boss,你当心……”

  像杨阳洋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能够在他身边待七年,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比如——超高的敏感度和预判能力。

  耳边电流声不断。

  阮之宁截断他的话:“嗯,我知道了。”

  杨阳洋似乎还想说什么。

  阮之宁又堵了他:“好了好了,爸爸永远爱你,你就在那别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掐断通话。

  搁下手机,他叹了一口气。

  他仔细地观察那张贴在微博上的照片,全是花花草草,能看出个什么?

  通过一个刚好入镜的垃圾桶来判断出他的位置?

  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在这个魔幻的世界里,他丧失了作天作地的乐趣。

  **

  楚琬恰好和许韵仪分到了一组。

  意味着未来一年的实习期都要和许韵仪共度。

  如果说仅仅是和许韵仪捆绑在一块儿,她倒觉得瞎了眼的老天爷待她不错。

  只是……

  老天爷是不是得了近视散光青光眼外带老花……

  怎么不去做个视网膜手术再来!

  如此随意且任性,还很戏剧化地安排上了她,太过分了吧!

  楚琬望着立在自己跟前的朱文凯,以及——江皓莅。

  早会之后。

  朱文凯用手肘拐拐江皓莅,挤眉弄眼:“江哥,缘分呐。”

  江皓莅目不转睛地盯着楚琬。

  许韵仪的视线在他们三人之间来回飘。

  其实,她挺满意他们四人凑一堆的,这样斗地主有人,打麻将也有人。

  只是这俩学霸似乎和美好的画风不搭调。

  江皓莅清清喉咙,率先打破沉默,解释道:“本来我们是去楼上的,但是临时接到安排……”

  楚琬恍然大悟。

  难怪没收到风声,原来是临时安排。

  像这种摆明了是搞事情的局通常是她那位可可爱爱,拥有充满智慧的脑袋的老爹弄出来的。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楚琬认了命,笑说道:“江同学,请多关照。”

  江皓莅明显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复杂。

  楚琬捏了捏拳。

  像她老爹这么可爱的男人,要是她这一拳精准无误地捶到他的胸口上的话,他会嘤嘤嘤很久吧!

  【——记仇日记——】天气:热啊热啊热啊

  许久没有更新微博的我,今天终于更新了!

  收到了不少私信。

  我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满心难受地拒绝了三个头像很可爱,相信她们在生活中和头像一样可爱的女孩子。

  我真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看着她们先是很温柔地走了一遍程序,然后演了一波川剧绝活——变脸。

  化身祖安文曲星的她们把我喷得一无是处。

  说实话,我有点落寞,我只能默默地说声抱歉,你们这些“康帅傅”泡面、从来没听过的豆腐渣楼盘,还有赤果果(需要上传羞羞照片)的贷款,我是真的不需要。

  她们居然用那么恶毒的字眼对一个陪她们聊了一上午的好男人。

  这仇结定了!

  另外,疑似狂热粉丝(俗称私生饭,但是我不确定)出现,我是不是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行走的叶阿回

感谢一键三连的大佬们,更感谢萱草小美眉送的深水炸弹!   谢谢老铁们Q的666!   垂死病中惊坐起,全部都要我拿笔!   【端午小剧场】   楚琬三下两下把粽子脱了个光溜溜。   阮之宁:“给我嗦一口。”   楚琬的黑人问号脸突现。   阮之宁:“你不知道小朋友之间都是这样骗零食的吗?快给我嗦一口!”   楚琬一脚飞起:“滚!”   她再一看坐在电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作者:“完了完了,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作者已经被评论区感动哭了三百次,流下的眼泪可以绕地球三圈!”   作者捏着纸巾:“生活不易,猪猪叹气,哪怕是评论一句‘这个老菜鸟作者写的书也太菜了吧,骂她!’也好啊,嘤嘤嘤。”   再次祝愿,端午安康,记得吃粽粽鸭~   另:能不能每天比前一天多爱我一点点……(卑微jp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