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5 时间管理大师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52 2020-06-26 08:00:00

  “下班了。”

  戴着眼镜的医生拍了拍朱文凯。

  趴在办公室的桌上睡得正酣的朱文凯迷迷糊糊地睁眼,他还在犯困:“哈?”

  江皓莅默默地整理好病历柜。

  楚琬决定做一个好人。

  好人通常是助人为乐的。

  比如帮忙醒醒一头猪的瞌睡。

  她走到朱文凯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师让你回答一个问题呢,答案选C。”

  忘了身处医院而非校园的朱文凯虎躯一震,把自己的一身正气化作大喝一声:“选C!”

  如此字正腔圆,言简意赅,声情并茂,意境深远的答案,真是字字扣人心弦,声声催人泪下。

  “哈哈哈哈……”

  医生办公室爆开了从未有过的笑声。

  蠢蛋是考不上安城医学院的,朱文凯不是个笨人,他一个激灵,迅速反应了过来。

  试图为自己辩解:“我……”

  戴眼镜的医生摇头叹气,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是个讲究人!小伙子,你很不错。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朱文凯欲哭无泪:“以后就叫我敢敢吧,我只是一个心碎了的憨憨。”

  笑声不肯停歇。

  深藏功与名的楚琬全身而退。

  许韵仪晃着楚琬的胳膊,小声地说:“那条街上新开了一家小火锅店,刀儿,想不想去试试?”

  楚琬摇摇头:“今天不行。下次吧,下次一定。”

  许韵仪努努嘴:“才没有下次一定呢。你想骗我。”

  楚琬勾勾手指,让她把耳朵贴过来:“我有点私人事情啦。”

  “约会吗?”许韵仪挑挑眉。

  楚琬压低声音说:“不是啦。我陪我哥去见见那个……”

  许韵仪眨巴眨巴眼,比了一个“OK”的手势:“我懂,我懂。快去找他。”

  这话落在完全清醒过来的朱文凯的耳朵里,可就变了味儿。

  快,去,找,他!

  完了,江哥又凉了。

  他拍拍江皓莅的肩膀,叹口气,想说几句“天涯何处无芳草,兔子不吃窝边草”这种话,又觉得不妥当。

  江皓莅嫌弃地拿开他的手。

  楚琬换好衣服,拎着包快步离开。

  陪?

  想太多,那娘娘腔不配这个字。

  她只是单纯地去监督尹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的。

  **

  消息框里多了一条位置信息——万华街。

  这是安城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

  又弹出一个店名。

  楚琬定睛一看。

  哟呵,娘娘腔下血本了啊。

  泡个妞出手挺阔绰嘛。

  大家都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普通人的二十四小时在吃穿住行上反复挣扎,谈个恋爱还得用挤牛奶的方式对自己下毒手才能挤那么一点点碎片时间。至于泡妞钓凯子?没空!

  而尹姝能够在二十四小时里精准且完美地钓起来一条胖头鱼。

  不,或许作为时间管理大师的尹姝可以一网打尽一片海域里的所有鱼!

  这个狼灭会不会已经有了熊猫一样的黑眼圈?

  下次得让尹姝出一本书,就叫《时间管理法则》好了。

  还得赶在亚洲舞王之前。

  多人运动领头羊,且看当今尹大狼。

  任务十分艰巨啊。

  她的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系统:【仙仙,你笑得好贱。】

  楚琬:???

  系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贱笑。】

  楚琬:???

  系统:【哦!我的上帝啊,瞧瞧这糟糕的问号,简直和隔壁玛丽奶奶煮的咖啡一样糟糕!要是我的叔叔于勒在这儿,他一定会把牡蛎壳塞你嘴里!我发誓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楚琬:别在这哔哔赖赖,爹要去干大事了。

  系统:【是走程序还是直接开喷?】

  这破系统到底把她想成什么人了,为什么一来就把她当做喷子呢?

  她像吗?

  她像吗?

  她像吗?

  吾日三省吾身,当然是不像啦。

  系统:【是的,不像,你就是个祖安钢琴家,需要被净化和谐掉的键盘侠死喷子】

  楚琬:草泥马。

  系统:【看,又来了。】

  楚琬:甘霖娘。

  系统:【芳草天宣布正式加入反仙仙联盟。】

  Wtf?

  还有个什么鬼的联盟?

  系统贱兮兮地说:【佛曰:不可说。】

  楚琬:我看你挺凶的,我的QQ农场缺条狗,你明天去上班吧。

  系统:【辱骂系统,时间减半。任务失败后仙仙将解锁最新款奖励机制。】

  楚琬:???

  这是故意不让她完成任务啊,太明显、太刻意了!

  她不想再理会这个废物系统。

  系统的嘴,骗人的鬼。

  信了系统一句话,来年坟头开满花。

  如果系统靠得住,母猪都能爬上树。

  只愿尹姝争气点,一举爆破敌方水晶。

  楚琬靠着导航找到了尹姝定下的那家店。

  把帽子戴好了,划重点,它不是绿的!

  她坐到了角落里,静静等待尹姝和羊幂的到来。

  **

  万华街路口,杨阳洋捧着一束玫瑰花。

  尹姝接过这一束用劣质颜料染成的蓝玫瑰,笑得十分尴尬。

  杨阳洋开启话痨模式:“朱小姐,这个蓝玫瑰的花语呢,是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相知,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过的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相守,是一种直到海枯石烂也毁灭不了的承诺。希望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你能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邂逅!”

  隐瞒了真实姓名的尹姝无fu*ck说:“……”

  这是什么鬼话,跟背课本似的。

  还不如“情话都是学来的,但爱你是真的”,或者是“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这种土味情话不香吗?

  非要去度娘上面抄一段。

  她咽了一口唾沫:“谢谢。”

  那兰花指就垂在他的裤缝处,跃跃欲试:“朱小姐,人家……人家从没想过你这么漂亮啦。你有没有觉得人家也挺,挺不错的!”

  娇羞一笑。

  尹姝:“……”

  她快要受不了了!

  杨阳洋主动牵起她的手:“朱小姐,我们边吃边聊。”

  一个媚眼抛过来,惊得尹姝乍起一身鸡皮疙瘩。

  额滴个亲娘嘞,这谁顶得住啊!

  楚琬见他们出现,又压了压帽檐。

  勾勾嘴角。

  阮之宁在家中,瞧一眼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信息已成功发出。

  【——杨阳洋日记——】天气:大晴天

  我的boss不是人!

  我要控诉他!

  他,他,他,竟然对我说:“男人,要么穿上白衣救死扶伤,要么穿上西装商海起航,要么穿上军装镇守边疆,实在不行,比如你这种,就……只能穿上女装祸害一方。”

  我,我,我,怎么就落得这个结局!

  信息又来了,被各种支配的日子多久才能到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