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7 是兄弟,就一起来屠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03 2020-06-28 08:00:00

  阮之宁站在阳台上,目光落在不远处长街上的小宝塔的——尖。

  放空自己,自然是心生无数歹毒之计,肚子里的坏水开始响叮当了。

  他摊开手掌,凝视着脉络清晰的掌纹。

  掌心的纹路宛若蜿蜒崎岖的小道,又似蛛网勾连。

  鸽子多久才能一头栽进他的手心呢?

  会走上哪一条他早已安排好的路呢?

  不急,不急。

  深呼吸。

  世界如此美妙,他要温柔不要暴躁。

  还是去坐镇吧,不然那个反射弧和常人不同的羊咩咩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来。

  他随意挑了一件连帽卫衣换上。

  双手插袋,谁都不爱。

  Emmmm,今天的他还是帅气那一挂的!

  阮之宁对着放在玄关的穿衣镜孤芳自赏。

  他模仿着带货主播,表情夸张:“这个人也太好看了吧,哇哦,爱他!”

  刚跨进屋门的楚琬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

  做主播的果然不一样。

  这种小主播都挺会发春的。

  她假装没看见,从他的身后飘过。

  “鸽……”他及时刹住了车,勒令自己温柔地对待这只鸽子,让她飞去和太阳肩并肩再把她摔成肉酱,“楚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楚琬:“阮先生,你更早。”

  阮之宁:“不不不,我今天都没迈出屋门,所以是你早一些。”

  楚琬可不管他有没有出过门,反正气质要拿够:“你更早。”

  阮之宁来了点小脾气:“你早,你最早!”

  这人怎么老是和他唱反调呢?

  楚琬:“你全家都早!”

  阮之宁一下子把“要温柔”抛到了脑后:“你一个人早胜过你祖宗十八代的早。”

  楚琬:“……”

  怎么有一股“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的味道?

  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楚琬瞅准时机,撂下一句:“早你大爷的早,早你个大头鬼,缺心眼子。”

  而后往沙发上一倒。

  身心俱疲。

  楚琬觉得自己是失了智。

  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为什么要去追着羊幂满城跑?

  恰逢尹姝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这一路追过去,可苦了孩子了。

  人没找着,反倒把晚餐消化完毕,现在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她抓过一颗苹果,张嘴就啃。

  楚琬归家,是阮之宁意料之外的事。

  然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种小状况不影响大局。

  阮之宁的心神一晃,计上心头。

  他坐到了她的身边。

  楚琬下意识地往右手边挪了一个空位:“你不是要出去浪荡吗?”

  阮之宁双手枕在脑后,两条长腿搁到了茶几上。

  极为放松地说:“我缺一个女伴。”

  楚琬睨他一眼,不吭声。

  阮之宁偏了偏头,眉眼含笑:“我缺一个你。”

  楚琬冷笑一声,说:“你在打什么坏主意,我不知道。但是敢对爹有想法的,你是第一个。”

  阮之宁“噗嗤”笑出声:“你在想什么呢!像你这种该大的地方和旺仔小馒头似的,该细的地方比水桶还粗的女人,和母猩猩的区别只在于你脸上没毛,就算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啊。”

  老娘“S”形魔鬼身材,配合别人求爷爷告奶奶也无法拥有的天使脸蛋,堪称完美!竟然被这人说成这种不入眼的渣渣货色!

  楚琬笑起,两个酒窝乍现:“你为什么不先自我评价一下呢?”

  阮之宁:“我?我当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帅到无与伦比,直到宇宙爆炸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样又高又帅又有型的男人。”

  他又补了一句:“错过一个再等千年!pick我的人最多悔三天,不pick我的人通常是悔一辈子。”

  悔三天?

  恐怕是毁了那个人的生生世世吧。

  楚琬一指桌边的维尼熊小桶:“看见那个垃圾桶没有?”

  阮之宁的视线顺着她视线看过去:“嗯。”

  楚琬:“它要是有你这么能装就好了,我也不至于每天打包那么多垃圾去垃圾站倒掉!”

  阮之宁:“……”

  楚琬手中的苹果就剩一个核了。

  她瞄准了维尼熊垃圾桶,手腕发力,苹果核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然后……

  阮之宁的腿动了动。

  维尼熊垃圾桶闭上了它张开的大嘴。

  苹果核在地板上滚了好长一段。

  楚琬腾地一下起身。

  微抬手臂,作势要拍下去:“你看到这茶几没?够不够结实。我‘啪’的一掌下去……”

  阮之宁截住了她的话,认真地说:“哎呀,我的九尾狐奶奶啊,拍下去会不会是啥事都没有呢?”

  楚琬捏紧了拳。

  阮之宁:“当然不会啦,至少你的手会很痛呢。”

  楚琬赏了他一个卫生眼:“要是打在你的脸上,我的手绝对不会痛。”

  阮之宁双手捂住了脸,一脸惊恐,缩到了沙发一角。

  楚琬愣了神。

  只听得一句“我被打了,我是弟弟……”

  她呆了。

  阮之宁仰起脸,小虎牙一晃而过:“我真是缺一个你,别多想。羊咩咩去相亲了,这次好像是认真的,这不,还让我去把把关呢。可是我一想到自己要去当瓦亮瓦亮的灯泡,心里头是哇凉哇凉的,只好请楚小姐帮帮我啦。”

  他的眼里倒映着漫天星辰。

  楚琬抿唇不言。

  阮之宁又说:“你要是不去,人家一个人在那里多尴尬嘛……再说之前你可没少欺负我,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嗯~”

  慵懒的鼻音带起的“嗯”字击中了楚琬的小心脏。

  心跳漏掉了一拍。

  “行行好吧,以后家务杨阳洋全包,垃圾全归他倒,早餐由他准备,以后你随便使唤他!别客气,他的就是你的,他也是你的。”

  尽管这话越听越怪。

  但是楚琬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实在是架不住他再三软磨。

  可她还没忘记那个和杨阳洋在一起的异性是尹姝,楚琬摇摆不定的小心脏又回到原位。

  阮之宁晃晃手机:“快走吧,羊咩咩在催我们啦。”

  明明没有!

  这个满嘴跑火车的骗子!

  阮之宁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出大门。

  哎?好奇怪,为什么他触碰她的手腕就不会有触电的感觉!

  该死的,那股高强度电流真真就是从她手上传过来的!

  她这人浑身带毒!!!

  **

  等待电梯之时,阮之宁戴上了口罩。

  楚琬讥讽道:“明星过街?”

  阮之宁一眨眼:“要是我的帅气把别人迷晕了,人倒了算谁的?”

  刚一出万春小区。

  楚琬以口渴为由,去便利超市买冰饮了。

  阮之宁站在树下看着落日将他的影子拉长。

  他双手插兜,思考着有时间得写写歹毒女的日常。

  在某个刹那,自认第六感比女人还强的他猛地一回头。

  有一个头戴大蝴蝶结的女孩子正抱着手中的单反,惊喜地唤着:“哥哥,哥哥!”

  【——整活日记——】天气:总有刁民一天到晚吵热

  我好像摸清楚了鸽子的脾性——

  欺软不怕硬。

  吃软不吃硬。

  我这么拼,不就是为了带鸽子去见她的熟人吗!

  见了面之后,她们是装认识呢?还是不认识呢?

  害,毒死鸽子会不会被判刑?

  鸽子药,鸽子药,鸽子吃了跑不掉。喂得多,毒得多,免得鸽子钻被窝。喂得少,毒不倒,鸽子还在到处跑。

  是兄弟,就一起来屠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