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8 有人要拆散苦命的鸳鸯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20 2020-06-29 08:00:00

  蹬着漆面小皮鞋的女孩子飞快地穿越人群挤到他的跟前。

  嗲着声音喊道:“哥哥!”

  阮之宁面色如常,看上去并不知道眼前的人在招呼他。

  “欧尼酱,你是归宁对不对?”

  一个二十多的女孩子打扮得十分卡哇伊,嗲着声音,歪着脑袋,一字一顿地问着阮之宁。

  阮之宁相当镇静。

  他早就防着这一手了。

  不过,和无数人擦肩而过,与无数人的气息相依相存,并能在万千人之中独独认出他……

  阮之宁弯了弯眼尾。

  眼眸里满是欢欣。

  有趣趣。

  要不是这姑娘在这附近徘徊了一整天,又偷拍了他的话,他会很乐意地告诉这个女孩子:认错人了,他不是归宁。

  女孩子举起手机,又拍了一张阮之宁的正脸。

  粉嘟嘟的唇在可劲儿嘚啵嘚啵:“上一次的电影我看得可仔细了,有一个镜头是你的侧脸,还有你上次直播的时候,我有仔细观察哦。你演的每一段我都反复看了很多遍,你的背影早已镂刻在我的心中。我天天和哥哥的衣服一起睡觉觉,我可没有忘记哥哥身上的味道。”

  阮之宁眼中的笑意渐深。

  衣服?

  是从什么不正当渠道得到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女孩子仍在诉说自己的推理过程:“根据你发的图片来看,是附近的公园,住宅区只有三处,另外两处是早年修建的,居住的多是老年人,唯有这一处很适合欧尼酱呢,当然,我也去那两个地方看过了。对了,你能不能把口罩脱一下,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我是肯定不会认错的啦。”

  精彩。

  阮之宁忍不住要为她喝彩。

  只是能不能先删除一下照片?

  女孩子兴头正高,编辑着微博,准备博人眼球。

  他不喜欢露脸,他并不是流量明星,作为一个靠笔杆子吃饭的男人,至多是希望自己能参与到自己所写的场景中,成为书中的角色,看看整本书从2D变成3D。

  而非将颜值变现。

  一只母鸡,把生蛋作为毕生追求,生出无数枚完美的蛋比母鸡本鸡长得好看价值更高。

  更何况,一旦露了脸,私生活被窥伺,以后的路就不大好走了。

  最开始的他喜欢在微博上与粉丝互动,后来有人堵在他的家门,威胁他,不对她说情话就死给他看。

  再后来,她们不再满足于他站在门后面念几句情诗,不再屈就于他发的背影照。

  她们开始地毯式搜查,追踪,尾随,更有甚者撬开他的家门带走了他的个人物品。

  这种狂热的粉丝被称为“私生饭”。

  他的无视,在私生饭眼中是默许。

  他的愤怒,私生饭也会扭曲成关注。

  随着他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私生饭的行为,也渐渐升级。

  成名几年,他已经换了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的地方居住了,无处不在的视奸让他招架不住。

  他,对狂热至此的粉丝有些无能为力。

  拿笔的人,得戒骄戒躁。

  但是看着这个编辑了一长段文案的女孩子,他甚至想着口吐芬芳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他的唇瓣儿微启:“推理游戏?到此为止吧。我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归宁。还有,名如其人,这么娘的名字,人肯定不是个正经人。”

  他竟然沦落到靠自黑脱困的地步了!

  人间真实。

  惨不忍睹。

  “嗯,正经的我就不会喜欢了。”女孩子伸出手,想要拉下阮之宁的口罩,“你说的话我信个鬼哦,糟老头子坏的很。哥哥,哥哥,我就看一下,看一下。”

  看样子,她并不满足那张看不见全脸的照片,更不愿意就此罢休。

  阮之宁抬手阻止了她的动作:“哥哥,哥哥,你是要下蛋吗?还是已经下过蛋了,开始嘚瑟?”

  女孩子缩回了手。

  怯怯地说:“你干嘛这么凶,人家只是想看看。”

  阮之宁不语。

  她细而白的手指在划动手机屏幕,拨号,嘟囔着:“你休想骗我。”

  阮之宁若无其事地将一只手插在裤兜里,长按微微震动的手机的关机键。

  他的视线越过女孩子的头顶,定在了慢慢走近的楚琬身上。

  他敛起笑意:“您,配钥匙吗?”

  女孩子将手机放回包里。

  噘起嘴,腿一屈,往上一蹦,双手箍住了他的脖子。

  “我就要看!我的老公我怎么就不能看了!嘤嘤嘤……我不配钥匙!”

  阮之宁轻声说:“我觉得您也不配给我拍照,更不配让我脱下口罩。”

  楚琬在不远处见到此情此景,倒吸了一口凉气。

  未免太热情了吧。

  那颗竖着呆毛的小脑袋,徐徐地点亮了小灯。

  哎嘿,他又绿了。

  难道这女孩子是他藕断丝连的小情人?

  天哪噜,他的正宫是谁,为什么还不拿着菜刀赶来劈死这个三儿?

  楚琬的思绪已然飘到了珠穆朗玛峰上和雪莲花跳野狼disco去了。

  阮之宁一把拽下抱紧他的八爪鱼。

  气沉丹田,对楚琬大嚎一声:“老婆!救我!有人硬要拆散我们这对苦命的鸳鸯!”

  要怎么形容这种“被老婆”感觉呢?

  当事人楚琬只觉得,那是一种开着拖拉机在广袤的草原上驰骋的感觉,车轱辘还是方的。

  谁要和阮之宁一起开拖拉机!

  她三步作两步到了他的眼前,深情问候他:“你他娘的!”

  女孩子显然被来势汹汹的楚琬震住了。

  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像是被正宫娘娘捉奸在床的小莲花精,无助地等待那把菜刀劈上自己。

  楚琬笑得很是狰狞:“你觉得我是走程序好呢,还是直接开喷好呢?”

  她的仇,要当场报。

  阮之宁揽过她,温柔地说:“现在还带预告功能了?行啊你。老婆超级棒棒,老婆最疼我了,好了,你喷死这个拿了棒槌打鸳鸯的女娃娃吧。爱你哟,么么哒。”

  他的手一摊:“把手机给我,我要删照片了,我的亲亲老婆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美貌。她可喜欢辣手摧花了。”

  女孩子赶紧把微博文案删的干干净净,顺道清理了照片。

  她的声音恢复正常,不再嗲到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的宁宁是个母胎solo多年的黄金单身汉,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怎么会是这么一个有着母夜叉老婆的嘴臭网友!

  嘤嘤嘤……太可怕了。

  楚琬饶有兴趣地目送女孩子离去。

  而后看向阮之宁:“我还是直接开喷吧。”

  【——楚琬日记——】天气:热到心发慌,还有个傻缺在火上浇油,在太岁头上动土

  生活的苦,会让人麻木,习以为常。

  呆毛君带给我的苦,会让我保持长久的、持续的、尖锐的疼痛感。

  真特喵的苦。

  我现在只希望近视散光青光眼外带老花的老天爷清醒一点,让长了呆毛的人分分钟原地爆炸。

  被老婆是什么鬼!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老娘今天不把他喷到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黑,他就不知道五彩斑斓的绿才是他的专属色。

行走的叶阿回

狗作者拿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说,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都不来骂我了,嘤嘤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