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29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28 2020-06-30 08:00:00

  摸头杀。

  阮之宁的手掌覆在了她的前额,十分轻柔地抚摸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下一瞬,楚琬扬起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用力往下一拉。

  她的手掌顺着他的手背往指尖游走。

  触及到他的中指之后,狠狠地一折。

  只听得一声微弱的“咔嚓”,阮之宁欲哭无泪。

  “没有折,没有断。”楚琬丢开了他的手,“没多大个事儿,你别摆出这张哭丧的脸。”

  阮之宁愤愤地看着她:“不是你的手,你当然不觉得有多大事。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做人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楚琬:“你确定?那我下手轻一点,做人温柔一点?”

  阮之宁点头如小鸡啄米。

  楚琬又一次握住了他的手指,这次是食指。

  再次发力,一折。

  阮之宁瞪着他,沉默数秒。

  手指上的痛楚,油油地在心底招摇。

  行道树也为他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奈何桥!

  沉默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他选择了前者。

  阮之宁:“你是什么品种的狗!这么凶!”

  楚琬却笑得人畜无害,一脸无辜地问道:“品种不重要。你就说我下手轻不轻,做人温柔不温柔?要不要我再轻一点,温柔一点点?”

  阮之宁摇头似拨浪鼓:“不用了!”

  楚琬的嘴角浮起一丝浅浅的笑。

  要用魔法打败魔法,用暴力征服菜鸡。

  **

  某个火锅店。

  这是杨阳洋挑的地方。

  楚琬从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尹姝装作陌生人。

  明明可以不见面的!

  都怪阮之宁这个天坑。

  尹姝和楚琬的视线刚一碰撞,便不约而同地转向别处。

  这是她们多年闺蜜情灌溉出的默契。

  “琬琬,你瞧你瘦的,多吃点韭菜,壮阳。”阮之宁的筷子上挑了好几根绿绿的韭菜,径直往楚琬的碗里放。

  楚琬的脚尖点上了阮之宁的鞋,用力一碾。

  阮之宁不动神色地又夹了一筷子大蒜给她:“嘴臭网友千万不能放弃自己。”

  楚琬从清汤锅里捞了一根金针菇,十分郑重地放到了阮之宁的筷子尖上。

  她荡开一笑:“来来来,以形补形啦。”

  阮之宁眯了眯眼,眼底是一道精光划过。

  楚琬镇静自若地往他的蘸料里添了几大勺小米辣。

  楚琬:“给点刺激,或许还有救。”

  阮之宁:“你是在暗示我什么?昨天你在我枕边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可是欧尼酱你好厉害,好棒棒。”

  没有最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

  他这个调调真是让人听得牙痒痒。

  楚琬:“越是没有就越会去强调。敢问您是哪里来的自信,在这红口白牙编排你爹我。”

  阮之宁压低了声音,又刚好能让对面两个人听个一清二楚:“我行不行,你很清楚不是吗?”

  他承认,他就是故意的。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这种法子,只要是用在鸽子这里,他愿意。

  要是这两个女人真不认识,他立马把这一锅辣汤喝下去。

  楚琬:“自从羊幂说过你短小又不精悍之后,我对你可是兴趣全无呢。”

  阮之宁:“你果然是在馋我身子!”

  楚琬一个眼刀丢了过去。

  眼看着楚琬快要进化为一秒三喷的意大利炮了,阮之宁赶忙用一大块肉堵住了她的嘴。

  再捧着她的脸,手稍稍使劲,挤压着她的双颊,话语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别说了,爸爸爱你。”

  杨阳洋快没脸听了,他一个劲儿地扒着自己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不敢跨越楚河汉界在两只老虎的跟前抢食。

  人都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难道……

  Boss的真身是母的?

  他悄悄地瞟着阮之宁。

  尹姝憋着笑,顺手拿起一张纸巾,拭去了杨阳洋下巴上的油渍:“亲爱的,你跟个小孩子似的,下巴上有个洞,吃饭会漏呢。”

  楚琬一眨眼。

  尹姝自动接收了来自战友的鼓励。

  杨阳洋抓了慌:“我我我,我自己来!”

  尹姝:“亲爱的,你在这种事上和我分彼此?难道在一个小时之前你对我说的一见钟情,想要在三个月内和我步入婚姻的殿堂,一起去北极圈度蜜月这些话,都是骗我的?”

  尹姝这一波操作真是绝了。

  赶鸭子上架,不管鸭子高不高兴,自愿与否,先赶了再说。

  楚琬想要给尹姝做一面锦旗,锦旗上就写——娘娘腔之敌。

  她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在规定时间里完成绿帽系统安排的破烂任务!

  她知道阮之宁没安什么好心,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挡她者,死!

  死无全尸的死!

  阮之宁给了杨阳洋一个自行体会的眼神。

  千万不能中了这种程度的美人计!

  杨阳洋:“我……”

  尹姝再次发动攻势:“那,你既然没骗我,为什么不肯喂我一块肉肉?你就是这么做别人男朋友的?”

  杨阳洋感觉空气在凝固,他随着空气一起凝固。

  时间为何突然静止?手边的蘸料碟子为何多了一大勺辣椒?碗里的不明物体从何而来?额头上的汗为何频频冒出?脸上的刀割之痛和心口处的阵阵凉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boss的爆发还是自己的无奈?

  尹姝满脸期待。

  楚琬埋下头,抿唇笑。

  阮之宁的拳头就搁在桌上。

  杨阳洋左手攥紧了纸巾,擦汗;右手攥紧了筷子,迟迟不敢动。

  【——记仇日记——】天气:闷热的夏夜

  许久不曾做梦的我,在被折了两根手指之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我死了,魂魄进入阴间,一路奔向奈何桥。

  奈何桥上确实有一个熬汤的孟婆。

  孟婆:“你再不走,等下就不能进往生之道了。”

  我:“可是我还是忘不了。”

  孟婆:“你都喝了七八桶了,忘川水都让你喝贵了!你到底有什么忘不了的人和事!”

  我:“那是一只歹毒的鸽子……”

  我又端起一碗汤,一饮而尽,打了七八个嗝儿,望着忘川水说:“我还是忘不了她那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丧心病狂,灭绝人性,赶尽杀绝的手段。我是活活被她折磨死的啊!我不能忘,我要报仇!”

  孟婆叹口气:“你做人的时候干不掉她,做了鬼还想干掉她?傻缺。”

  倏而梦醒。

  人间真实。

  做人的时候一定要干掉那只鸽子才行!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