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0 戏里的人假正经,看戏的人最无情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773 2020-07-01 08:00:00

  空气是那么的安静。

  锅里的汤汁若是没有沸腾,杨阳洋会觉得时间之神施了魔法,把这个小范围给冻得死死的。

  尹姝:“快点儿啊。人家都在秀恩爱给你看,你凭什么要甘于人后?”

  楚琬不由得在心里赞叹道:妙啊!比妙蛙种子吃了妙脆角进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还要妙!

  杨阳洋忸怩不安。

  心中摆了一架天平。

  天平的左边是亲亲boss,右边是他颇有好感的“朱小姐”。

  暂且还没有失衡。

  手心手背都是肉,该怎样抉择?

  假戏真做?真戏假做?

  啊,选择困难症的心态要崩了啊!

  杨阳洋一会儿瞅瞅阮之宁,一会儿看看尹姝。

  这时候,要是能变成一只鸵鸟该有多好啊,把脑袋埋进沙坑里,不听王八念经,不就没事儿了?

  尹姝假作生气,噘起嘴:“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骗子,死骗子!你是不是想找个幌子,来掩饰你喜欢男人的事实?!”

  杨阳洋的心“咯噔”那么一跳,那颗心啊,就像炸弹在蹦极似的,“咻——”的一下,就跌进了大峡谷,炸开了一朵蘑菇云。

  她哪只眼睛看出他喜欢男人了!

  他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我没有骗你。我才不会喜欢男人。”

  他硬着头皮涮了一块肉片,放到小碗里,再小心地喂到尹姝嘴边。

  整个过程中,他把翘兰花指这个重要的标志丢到了姥姥家。

  尹姝:“还是亲爱的对我好。”

  杨阳洋只觉头皮发麻:“嗯……”

  尹姝的眼风飘到了阮之宁那里,倏而收回视线:“那在你心中,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总不能一直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吧,跟个三无产品似的,没保障啊。”

  杨阳洋一个劲儿擦汗:“男女朋友,男女朋友。”

  尹姝长舒一口气,录音成功了。

  过程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死娘娘腔亲口承认了。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搞事,搞事,只要结果!

  楚琬的手指稍稍抬起,弯了弯。

  尹姝灿然一笑,看似对杨阳洋wink,实则是做给楚琬看的。

  这是她们之间的简单的“击掌”。

  阮之宁意味深长地瞧了杨阳洋一眼。

  万幸,他对这个经不起考验的羊咩咩没有一丁点儿信任度,他在很早以前就备下了第二套方案。

  结果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鸽子痛快。

  系统:【叮,恭喜仙仙通过这个紧张又刺激的加时赛,小红灯顺利点亮。】

  楚琬:你总算没有作妖了。

  系统笑得很贱,不像个阳间的玩意儿:【嘿嘿嘿嘿嘿……】

  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事发生。

  但是,楚琬并不想深入思考。

  想太多,没结果。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随它去吧。

  楚琬的良心突然作祟,她用双手为阮之宁献上一片西瓜。

  “西瓜选它,它超甜。”

  阮之宁接过:“像你一样?”

  楚琬还没来得及答话,阮之宁自顾自地继续说:“既骗感情又坑钱。”

  “……”

  他起身:“你们慢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过了五分钟,楚琬也借故离开了。

  她得出去透透气,顺道……脚底抹抹黄油,溜。

  系统:【仙仙,现在有一个坏消息摆在你面前,你是听,还是听,还是听?】

  楚琬:wtf?还有坏消息?

  系统略带遗憾地说:【小红灯只亮了那么几分钟。然后,他就绿了。】

  楚琬:???

  看见这个硕大的问号没有?

  虾米情况?

  楚琬:你确定不是灭了?

  假的真不了,点亮了,没有持久度,灭了倒是正常。

  但是红了又绿了是什么鬼?

  怎么会绿!

  谁敢把青青草原搬到羊幂的头顶,再放几匹野马?!

  系统:【这件事你得问问你的亲亲闺蜜啊。嘿嘿嘿……】

  楚琬:求求你做个人吧,答应我,玩点阳间的东西吧!

  系统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幸灾乐祸:【恭喜仙仙!】

  难怪绿帽系统没有直接说任务完成,只是提了一句“通过加时赛”。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

  系统:【仙仙,这件事你怎么看呢?】

  她又不是李元芳,看什么看,她还能说一句“大人真乃神人也”吗?

  楚琬:可以讲脏话吗?

  这世界上本没有脏话,和绿帽系统交流的多了,也便多了无数饱含深情的脏话。

  系统:【不能。】

  楚琬:那我无话可说。

  系统:【她急了她急了,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因为说不了脏话对我无话可说吧?】

  楚琬无奈地耸耸肩。

  这就叫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报还一报。

  大不了就是继续做点不正常的任务。

  系统:【可是我一直在恭喜你啊,你这人就是听不进别人的话。世界如此美妙,你这样不好,不好。】

  楚琬:???

  系统:【恭喜仙仙先红后绿,即将为仙仙解锁最新款超劲爆——】

  楚琬:没了?

  系统:【我卡了,断网了。】

  楚琬:甘霖娘。

  迟迟没等到后面几个字的楚琬放弃了挣扎。

  **

  楚琬觉得自己快被绿帽系统搞得精神分裂了,这颗小心脏啊,时而被提出了嗓子眼,冲上云霄,时而从万里高空掉落,砸回肚子里。

  在经历血脉寸断之后又感受到血管被一根一根地续上了。

  这个过程,短暂而又漫长。

  让她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

  今夜无星,无月,天空漆黑一片。

  街边昏黄的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她走得很慢。

  偏就这么怪,这条路好像与taxi绝缘。

  或许走走路,散散步,消消食也是不错的选择。

  当她走到夜市之时,夜市上空无一人。

  这一片区的居民多是生活单一,早睡早起的老年人。

  虽然现在还没过零点,但早已到了他们进入梦乡的吉时。

  大排档里还剩几个喝酒划拳,不愿归家的男人。

  她在聊天框里输入: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解释为什么羊幂绿了?

  消息发出,没人回应。

  想来尹姝还没回家,她的手机仍旧是处于没电状态。

  当今社会的常态,没了手机的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楚琬踢起一颗小石子儿。

  听得几声吵嚷,她放眼望去。

  桥头,有好几个叼着烟的不良青年。

  他们发现了独自走夜路的她。

  有个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的小青年丢掉了烟头,冲她勾勾手指。

  他吐了一口唾沫:“妞儿,过来陪哥几个玩玩?”

  站在桥上的楚琬露出一口白牙:“玩?这么直接?”

  大金链子抠了抠牙齿,抠出了一点菜叶子,看了看,顺手放回嘴里,咽了下去。

  他饶有兴味地盯着楚琬:“哥几个没文化,不懂什么是委婉。”

  楚琬在心底叫嚣着:玩个鸟!玩个蛋蛋!

  她回望来时的路,无人的长街是那么的冷清。

  吊儿郎当的不良青年们纷纷踩灭了手中的烟头,向她走近。

  系统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仙仙,你命休矣。】

  楚琬扯扯唇角。

  她很清楚自己跑不过,打不过。

  但是她不想和他们玩!

  不论是劫财还是劫色,对她来说都是无妄之灾。

  她一边往后退,一边在屏幕上疯狂点击。

  通过短信报警,简洁明了地报了自己的位置所在以及目前处境。

  她冲大金链子笑笑。

  试图周旋:“这么晚了,要吃点夜宵垫垫肚子吗?我请。”

  她的脑子告诉她单单是靠警察叔叔前来救援,可能自己已经被这群混蛋吃干抹净了。

  她的手悄悄拨出了一个从未拨过的号码,点击了听筒静音符号,另一只手摸到了包里的美工刀。

  【——杨阳洋日记——】天气:没心情记录

  我。

  被骗了。

  网恋选她,她超甜。既骗感情,又骗钱。

  姓朱的那女的当着我的面,和一个长得很帅帅的小哥哥走了,离开之前还告诉我,她纯粹是来完成任务的,任务完成了,她就要去约会会了。

  我,我我……太阳她娘啊!

  为什么我不相信boss的话,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人瞎了眼会看上我,为什么我会抱着幻想,为什么我不按boss安排好的剧情来演?!

  我想用boss书里的一句话来描述属于我的跌宕起伏的狗血剧情——

  戏里的人假正经,看戏的人最无情。

  最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撬走朱小姐的人竟然是boss安排的!

  他才是最最最无情的那一个!啊啊啊啊!我不活啦!

  把棺材板给我盖一下,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