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2 你在教我做事?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261 2020-07-03 08:00:00

  杨阳洋紧紧攥着安全带。

  他凝望着阮之宁的侧颜。

  他从这个把着方向盘的男人的眼里读出了两个字——杀气。

  不禁回想起与阮之宁初遇的情景。

  那一年,他在邻市重点高中学生的约架专属宝地——距离学校一公里左右的河岸边上见到了阮之宁。

  那时候的他只是刚好路过,为了看热闹而停下了脚步。

  阮之宁穿着白衬衣,袖口微卷,背着单肩包,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少年。

  和阮之宁对峙的是五、六个打扮很社会风的男孩子。

  他以为,这是常见的校园霸凌。

  社会气息很重的男孩子指着阮之宁的鼻尖骂骂咧咧,一分钟之后,他们动了手。

  结局是什么?

  杨阳洋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阮之宁的眼角余光瞥了过来:“羊咩咩,你在笑什么?”

  杨阳洋:“boss还记得那个河岸边吗?”

  “记得。”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被这娘娘腔缠上了。

  “你现在的表情和当时没两样,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这世上都不用激光了,用你就可以了。”

  “我们不一样,你这里……”阮之宁蜷起食指敲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有毛病。”

  杨阳洋没再多言。

  以一人之力打趴了好几个大男孩子的阮之宁,战斗力可不是吹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笑……

  还不是因为阮之宁当年说了两句让他终生难忘的话——

  打架之前:“你们别跟我讲社会,我社会起来,可是打十个起步的。”

  把那几个想要教他做人的小老弟打趴下后:“我不就给你们作了一首《屎记》吗?谁让你们拉屎不带纸,在厕所里还装大哥问人要纸!我都说了我没纸,我没纸,你们因为拉屎不带纸缺课最后被记过,怪我咯。”

  中二少年阮之宁把不良少年们拉屎不带纸的事迹用文言文的句式编成了《屎记》,并传播了出去,让那群校霸颜面扫地。

  事实证明,皮皮虾要挨打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惜这只皮皮虾会功夫!

  可惜了,可惜了,多好的一副小身板啊,不挨毒打可惜了。

  杨阳洋还花了十块钱买下了那首《屎记》,想想,挺亏的,十块钱能吃多少白菜馅饺子了!只有白菜没有肉馅的饺子比起《屎记》香多了!

  不过,他很多年没见过阮之宁和人斗狠了。

  阮之宁一语惊醒了神思飘忽的他:“下车!”

  **

  在街上跟没头苍蝇似的转了一大圈。

  他们在一家不起眼的夜宵店前站定。

  众声皆寂,唯有此处闹腾。

  单单是看着摆在大门外的木牌子上歪七扭八的几个大字,阮之宁的心中就腾起一阵无名之火。

  解了袖扣。

  他将衣袖往上撩了些。

  杨阳洋深吸一口气,看来boss今儿个要大开杀戒了!

  如今逐渐大叔的boss能否重现当年一挑六的飒爽英姿?!

  哦不,他收回那句“逐渐大叔”,boss这人邪门的很,好似有读心术,很容易就发现了他心里的小九九。

  一条长腿迈进了门。

  阮之宁礼貌地敲(砸)了敲(砸)门。

  “谁特么这个点来啊,搅了老子们的兴头!”

  阮之宁:“我来找一个人。”

  大堂里没有人,在里屋答话的人嗓门又粗又大:“你找个鬼,去你大爷的找人,你以为这是按摩店啊?还对暗号?滚滚滚,哪里来的死回哪里去。”

  他循着声源往里走。

  杨阳洋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手里抓了一个锅铲。

  他在心里默念:只有娘炮才淦女人,男人都是淦男人的,嘤嘤嘤可不可以不做男人了?

  里屋又传来一句:“妹妹,爽不爽,哥哥的宝贝还行吧?嘿嘿嘿……”

  那男人接着说道:“还有更大的,妹妹要不要试试?”

  阮之宁只听得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他飞起一脚,踹开了里屋的房间门。

  “爽你大爷!”

  死一般的寂静。

  无数双眼睛定在了阮之宁的脸上。

  眼神若是能杀人,阮之宁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大金链子叼着一根烟,歪着脑袋,手里还抓着一张“红心3”。

  他慢悠悠地打出最后一张牌:“我终于赢了。”

  而坐在大金链子对面的是跷着二郎腿,喝着奶茶的楚琬。

  阮之宁觉得信息量有点大。

  头有点晕。

  大金链子咧咧嘴,用舌尖刷了刷自己的牙缝子,而后狠狠地“啐”了一口。

  “小兔崽子,你他娘的来这里干什么的?”

  阮之宁突然失了言语,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

  救人?

  那个人好端端地坐在那里打斗地主呢。

  仅仅是路过?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个破烂理由行不通,很可能会挨上一顿社会主义毒打。

  杨阳洋抱着锅铲躲在他的身后,细声细气地说:“boss,我们好像……误会了什么?”

  阮之宁低声说:“你在教我做事?”

  杨阳洋:“不敢不敢,我们先走吧……”

  走?

  只希望别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像极了砸场子的他们对上一群肌肉男小混混……

  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还带了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小菜鸡。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冲动了。

  楚琬站起来说道:“陈哥,这是我朋友。”

  大金链子拍拍桌子,冲阮之宁一撇嘴:“既然是妹妹的朋友,那坐下来整几把?”

  阮之宁没答话。

  “陈哥,我明儿个还上班呢。”楚琬眨眨眼,晃了晃手机,“我们有联系方式了,下次再约吧。”

  “成。明儿个再约,晚上桥头见。”

  大金链子的嘴角动了动。

  他的小老弟们会意,把这几个人送了出去。

  无人的街。

  相顾无言的三人。

  阮之宁打破沉默:“哥哥的宝贝大不大?爽不爽?好不好看?”

  楚琬:“……”

  她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杨阳洋捏着嗓子阴阳怪气道:“大呢,爽呢,好看得很呢。明天还来呢。”

  警车“呜呜呜”地朝着这里来。

  不多时,大金链子和他的小弟们被赶出了小店。

  正义的察察蜀黍:“又是你!你是不是又在桥上拦人打斗地主了!看那报警内容,我就知道十有八九是你犯的事儿!”

  【——记仇日记——】心情:极度不美丽!

  我向佛祖许愿,让她人长得磕碜点。

  我向佛祖许愿,让她少活十年。

  我向佛祖许愿,让她敌敌畏拌饭,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到极点。

  这人无可救药,傻子吧啦,祸害众生,就该去见阎王爷!

  她没钱买药,眼里有泡,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快点一路走好!

  气得我心肝脾胃肾没一处好的!

  事后,我总算弄明白了电话里她没说清的话是什么。

  ——如果你们硬要我玩这个,那我能不能用一副新的扑克牌,你刚才用掏了牙的手摸过扑克牌,上面有味儿。

  至于“宝贝”是什么?

  ——王炸啊!

  我肺快气炸了!

  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