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4 解锁最新款超劲爆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30 2020-07-05 08:00:00

  凌晨四点。

  常有人把“凌晨四点”定义为“努力、奋斗”的另一种说法。

  可是楚琬却觉得,这是自欺欺人。

  当然,仅代表楚琬女士个人人生标准。

  毕竟,她是因为沉浸式打游戏才到这个点的。

  话说回来,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努力一定很舒服。

  短暂的舒服。

  楚琬的双手枕在脑后,目光定在了有了一线鱼肚白的天边。

  她明白,自己是失眠了。

  用意念唤醒栖息在她脑子里的芳草天。

  楚琬:你还没和我说解锁了什么最新款超劲爆的东西。

  系统昏昏欲睡,呈现宕机状态:【仙……仙,你在……说什么?】

  楚琬:沙雕玩意儿,我说尼玛呢。

  系统仍旧迷迷糊糊:【啊?什么?】

  楚琬:我在夸你既聪明又帅气呢。

  系统:【可是你看起来不大聪明的亚子。】

  迅速恢复过来的系统回归了往日痞痞的贱样。

  楚琬:不想和你计较,我困了,我睡了。

  说罢,她合上双眼,静静属羊,不,应该是数“水饺”,歪果仁才属羊。

  楚琬喃喃:“一只水饺,两只水饺,三只水饺,我想水饺。”

  系统:【你把我吵醒,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困了,你要睡了?】

  才数到十只水饺的楚琬不耐烦地说:你有什么疑问?

  系统:【你可真是说一套做一套,心里还有另一套,你就像老母猪戴胸罩,一套接一套!呸,鸽子。】

  不用问,这句“鸽子”是从阮之宁那里学来的。

  楚琬:长得好看的人都喜欢说一套做一套。

  系统内心os: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好吧,它承认,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有一点甜美,让它这颗冷冰冰的机械心也小小的动了一下下。

  楚琬打了个哈欠:我到底解锁了个什么最新款超劲爆?

  系统:【当然是先完成一个超简单的任务,然后获得最新款超劲爆,我这一辈子都没送出过的特大奖励呢!】

  楚琬:你敢说你这一辈子?!

  系统铿锵有力:【Yes!】

  这个邪,是信还是不信?

  她对这个“这一辈子都没送出过的特大奖励”有了那么一丝丝兴趣。

  约摸,一米粒那么大。

  系统逐渐兴奋:【你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楚琬:接受。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爽快地应承了下来。

  系统有了些微迟疑,这还没威胁她说要自爆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配合!

  一定有鬼!

  楚琬琢磨着,尽管芳草天不会有什么好货,但她的好奇心在膨胀。

  然而,在知道芳草天那个超简单任务之时,楚琬泪目了。

  是什么给了她勇气,敢如此嚣张地接受绿帽系统的垃圾任务?

  可能是梁静茹吧。

  系统:【当绿毛龟说出:“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即可获得我这一辈子都没送出过的特大奖励!反之,接受超超超劲爆的奖励——仙仙牌自爆,你值得拥有。】

  楚琬:……

  系统:【来来来,跟我念句话:孩子你是最棒的!重重重复这句话……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重新来过。跟我念:大家有,才是真的有,安城好有。】

  楚琬:……

  系统:【你有什么获奖遗言,不对,是获奖感言。】

  楚琬:你好骚啊。

  **

  有人说,一个失眠的人会进入另一个人的梦境。

  阮之宁希望,他能在鸽子妹的梦里挥动四十米大刀,杀她千百万次。

  杨阳洋翘着兰花指,熟练地吞吐烟圈。

  一看就是惯犯了。

  老烟枪。

  杨阳洋啜了一口烟,发牢骚:“boss啊,你不能因为你睡不着就来迫害人家吧?人家可是睡得很香的呢。”

  阮之宁坐在他的对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切成块的西瓜。

  杨阳洋:“抽烟不?助眠的。”

  亏得他能把这句话说出口。

  明明就是提神醒脑烟!

  阮之宁赏了他一个白眼:“不抽。之前有个大师说,我未来的女朋友不喜欢会抽烟的男人。”

  杨阳洋“嘿嘿”一笑:“boss,啥时候带我去算算呗。”

  “不用了,我都知道大师见了你会说什么。”

  杨阳洋:“说啥?”

  阮之宁:“你算个什么东西?”

  “……”

  杨阳洋将烟头灭了。

  他定了定神,问道:“最近,你怎么了?”

  阮之宁嘴里的西瓜一下子就不香了。

  味同嚼蜡。

  沉默。

  对视一眼之后接着沉默。

  杨阳洋:“boss,你可别告诉我没什么。”

  阮之宁闭了闭眼,神情略沮丧:“我,似乎遇到了我的写作瓶颈期。”

  杨阳洋叹口气:“我知道,你从未有过歇个半年还不动笔的时候。”

  七年的相处,早已让两人之间有了许多不能用言语表述清晰的默契。

  “我不敢问啊,我怕你知道我知道之后更难受。”

  阮之宁扬了扬唇角:“只是琐事郁结于心罢了,给时间一点时间,一切会迎刃而解。”

  杨阳洋灵光乍现:“boss,瓶颈期不就是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我倒是想到个好主意。”

  阮之宁明显感觉三个大大的黑黑的问号砸到了他的头上。

  羊咩咩能想到的……

  多半是……

  损招。

  果不其然。

  杨阳洋:“我们去游泳池寻找你心仪的女猪脚,总有一款适合你嘛。”

  “……”

  愿与同好争高下,不和傻子论长短。这是去寻找人设还是去寻找胸设?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绝世好点子?啊,我怎么这么机智,天哪,我都快爱上我自己了。”

  “……”

  好哇,真是太好了,和泡面头步惊云拿的绝世好剑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一字之差的他是——绝世好贱。

  “boss,意下如何?择日不如撞日,就安排个最近的黄道吉日?”

  “……”

  都择日不如撞日了,还挑个黄道吉日?

  精神病院二楼十三床听了直呼内行!

  “害,正常人能想出这个招吗?还有谁!还有谁!”杨阳洋笑岔了气,小腹一痛,“我先去个厕所。”

  一分钟后……

  杨阳洋捂着肚子,夹着腿,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蛇形而来。

  阮之宁蹙了蹙额。

  杨阳洋:“忘拿手机了。”

  【——记仇日记——】时间:快天亮

  生活哪有什么秘诀,不就是生下来,活下去,往死里熬吗?

  为什么我的生活里还加了成吨的黄连?

  好苦啊……

  话又说回来,不就是生活吗?它再凶再恶,能比过鸽子妹吗?

  不管有没有仇,先结了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