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5 饱汉不知饿汉饥,饿汉不知饱汉虚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72 2020-07-06 08:00:00

  医生办公室的电风扇因为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已经骨质疏松,缺了一个螺丝的大脑袋不住地点点点。

  每隔两秒,就会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还没人敢提出开空调。

  科室里经费有限,能省则省。

  “一刀,一刀。”许韵仪抱着一沓没整理好的病历,一脸兴奋地小跑到了楚琬跟前。

  脑门上的汗珠子狂飙。

  双颊红扑扑。

  一看就是热的。

  她把病历往桌上一放,用手给自己打扇。

  楚琬的手掌覆在鼠标上,将正在浏览的页面窗口最小化。

  “嗯?”浅浅的鼻音里带着一个小小的问号。

  许韵仪的手从这一沓病历的最下面抽出了一张宣传单,“啪”的一声拍到了桌上。

  她弯下腰,附在楚琬的耳边低声说道:“刚才我路过药房,那个超帅的药师给我的,让我问问你去不去。”

  超帅的药师?

  去不去?

  楚琬神情古怪地拿起宣传单。

  好家伙,新开的水上乐园,里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游泳池。

  不过……

  这儿有点儿熟悉。

  脑子里残存的记忆告诉她,绝对不能去。

  为什么?

  前两天阮之宁和羊幂就在那“密谋”,想挑一个黄道吉日去这个新开的水上乐园看泳装美眉。

  万一撞上……那就是火星撞地球,太阳砰砰砰爆炸,自己随着爆炸的太阳砰砰砰爆炸。

  和他们住一块儿已经是这世界上最苦的事了,要是连休闲娱乐也碰一起的话,那真是苦上加苦,等同于被生活无情的QJ了,还不能反抗,只能说“爽”!

  打死也不能去!

  “我看了他的工牌哦,叫纪颜白,超级偶像剧的名字,要不要认识一下下啦。”许韵仪在她耳边喋喋不休,“和江哥是不同风格的帅男人,你真不要考虑嘛?”

  楚琬拧着眉头,把宣传单叠成了小方块,搁到了桌角处。

  果断拒绝:“不要。”

  许韵仪狡黠一笑,自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故意拉长了音:“噢……我懂啦!认识认识又何妨嘛,你总不会年纪轻轻就吊死在江哥这棵树上吧。”

  楚琬正想说些什么。

  这时候,朱文凯凑了过来,嘴里还嚼着木糖醇:“你们在说什么呢?带我一个呗。”

  天气热到不想干活,不如来凑凑热闹。

  “敢敢,女孩子的悄悄话,你来打听个什么劲儿。我建议啊以后的三八节就改成男女通用,毕竟有些男人比妇女还三八。”

  被许韵仪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朱文凯委屈上了,嘴里的木糖醇突然就不香了。

  朱文凯:“我不就问问嘛,你们能说,我怎么就不能听了。”

  许韵仪吐吐舌头:“再问,我就切了你的猪耳朵。”

  “行吧行吧,真是。”朱文凯不情不愿地往护士站走。

  许韵仪:“刀儿,刀儿,你就答应了吧。”

  “不大想和陌生人去水上乐园玩。”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要拉拉手。”

  楚琬:“……”

  心知自己失了言的许韵仪赔着笑脸:“刚才纪颜白和我说话的时候,我脑子一下子短路了,顺口就答应了他。然后……然后……就……哎呀,刀儿,你就当作陪我了嘛。”

  楚琬算是听明白了。

  这姑娘擅自做主,一口应承下来。如果不搞定她的话,便会丢面子。

  “要不你带个护士妹妹一起去?”

  “你不去的话,纪颜白肯定不会去的啦。哼,你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楚琬:“你这是饿汉不知饱汉虚。”

  她们在说什么虎狼之词?

  “那个……”江皓莅站在楚琬的身后,“许同学能不能把你刚拿进来的33床的病历给我用用?”

  “好。”许韵仪立马把桌上的病历交到了江皓莅手中,“那就拜托了,整理好给护士老师。”

  江皓莅:“……”他不就是想要其中某一份吗?为何成了接手全部?

  他捧着病历准备离开的时候,瞟见了楚琬叠成块的宣传单。

  腾出一只手来,展开了宣传单。

  江皓莅:“楚琬,这周末……你有安排吗?”

  楚琬:“没有。”

  江皓莅:“那要不要一起去这里?”

  许韵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很多句“答应他,答应他”被堵在了喉咙里。

  楚琬又一次果断拒绝:“不要。”

  神·许韵仪·补刀:“可你刚才说的是不想和陌生人一起,江哥不是陌生人,再加上女人说‘不要’,就是‘要’,四舍五入等于你同意了。”

  楚琬:“……”

  江皓莅不明觉厉地点点头:“楚琬,我会给你准备游泳圈的。”

  许韵仪:“就这么定了!”

  楚琬抿了抿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

  阮之宁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许久没睡过这么香甜的午觉了。

  只是……

  眼前这张大脸是什么鬼?

  杨阳洋咧嘴笑起:“boss,你醒啦。”

  阮之宁一巴掌呼了上去。

  “嘤!”杨阳洋捂着脸,“干嘛啦,人家是来和你说大师算出来的结果的啦。”

  阮之宁在一瞬间闭上了眼睛。

  就当没见过这个傻货吧。

  他还在梦里。

  杨阳洋爬上了床,骑到他的身上,用手掰开了他的眼皮。

  阮之宁:“你这个姿势……”

  好gay、gay的样子。

  他好想给这羊咩咩一脚,奈何,这货的屁屁刚好悬在了他的某个重要部位上。

  要是这货吃痛,会不会一屁股坐下来,让他从此一蹶不振?

  杨阳洋没有管什么姿势不姿势的。

  他急着把花了二百五十块钱从大师那里得来的结果告知阮之宁。

  杨阳洋:“这周末,水上乐园,绝对有你想要的东西。”

  “能掐指头的就是大师?那我戴个墨镜是不是就成了盲人按摩?”阮之宁小心翼翼地挪着,想要坐起来。

  杨阳洋一把摁住了他的肩头,这标志着阮之宁的前功尽弃,又成了杨阳洋的身下客。

  杨阳洋稍稍俯身,直视着他的双眼,认真地说:“boss,你要相信我。”

  “好好好,我相信你。”

  杨阳洋:“不,我从你的眼睛里读出了不信任!”

  “我真的很信任你!”

  杨阳洋:“不,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

  杨阳洋:“我不相信,除非你能证明!”

  阮之宁:“你先起来。”

  杨阳洋:“我不起来,你先证明!”

  既然,羊咩咩不仁不义,那他只好心狠手辣了!

  “你知道什么叫‘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吗?”

  杨阳洋摇头。

  然后……

  阮之宁的双手呈鹰爪状,猛地发力,揪住了杨阳洋的前胸,这人平时不爱锻炼,没有肌肉,就一层皮。

  出手的同时嘴里还喊道:“双龙出海!”

  拽住那一层皮之后,狠狠一拉:“揠苗助长!”

  再一扭:“扭转乾坤!”

  松了手,两个手指头蜷起,弹了弹两处小软肉:“放虎归山。”

  一切归于平静,或者说,死在平静里了。

  杨阳洋把这一气呵成的全过程收入眼底,他惊呆了。

  嘤嘤嘤,boss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

  他不要活了啦!

  阮之宁幽幽地说道:“我不会对你负责的。还有,如果大师是胡说八道,我就剪掉你的是非根。”

  【——楚琬日记——】天气:霸道的夏季高温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有种感觉,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括弧:遇到阮之宁除外。

  再括弧:包括但不限于和他交流、合作、以及任何莫名其妙的接触与间接接触。

  另外:黑名单上添一个芳草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