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6 快说,你是猪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160 2020-07-07 08:00:00

  楚琬要是知道老天作死,硬把呆毛君和她放到一起,她绝对不踏足水上乐园方圆五公里!

  系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的超劲爆任务有戏了。】

  楚琬:在泳池玩品如的衣柜?

  系统:【有何不可?】

  楚琬:甘霖娘。

  许韵仪递出一瓶冰饮:“这个帅哥哥是谁呀?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泳池里,杨阳洋正在逗一个只会狗刨的小弟弟。

  许韵仪自然是不会关心娘娘腔,她关心的是娘娘腔旁边立着小呆毛的阮之宁。

  楚琬瞥一眼:“邻居。”

  江皓莅若有所思。

  她之前也同他和朱文凯说过这人是邻居。

  看样子,是自己误会了。想太多,没结果。

  纪颜白好奇地盯着阮之宁。

  阮之宁凭着自己的超强直觉,回眸,正巧撞上了纪颜白直勾勾的探究的目光。

  纪颜白冲他挥挥手,算是打招呼了。

  阮之宁微微颔首。

  高冷如斯。

  “我去打个电话问问朱文凯好点了没。”江皓莅起身,往换衣间走。

  朱文凯昨夜突发高烧,因故没和他们一起来嗨。

  许韵仪双手捧着脸,一脸呆萌地问道:“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你们的邻里关系怎么会处得这么差?”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有问题。

  哪有邻居一见面就是笑里藏刀,杀气腾腾的?

  要不是楚正修还健在,许韵仪能脑补出“杀父之仇”。

  还有啊,江皓莅和阮之宁之间也是怪怪的。

  难不成……

  不会吧?

  不是吧,不是吧,近水楼台妄图先得月的邻居vs同窗多年感情逐渐升温的实习伙伴?

  楚琬的话粉碎了她的胡思乱想:“往日怨近日仇,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

  “噢!”许韵仪似懂非懂,反正听不懂的都很厉害。

  纪颜白突然说道:“那个瘦瘦的男人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楚琬心头一紧。

  难道这么阳光的大男孩子会被娘娘腔吸引,而后带偏,成功走向gay的道路吗?

  “许韵韵,一起下去玩?”纪颜白说罢,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泳池。

  他总觉“许韵仪”的名字太拗口,自作主张换成了叠字。

  许韵仪放下冰饮,紧随其后,从泳池边上慢慢地摸着下去了,还是带泳圈那种。

  纪颜白:“楚琬琬,你要一起吗?”

  “不了。”

  她得好好思考下怎么让阮之宁说出那么骚气的一句话。

  不过,在泳池边的藤椅上先小睡一会儿养足精神也不错。

  系统:【好好做任务!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想想有没有一点小激动?】

  楚琬:没有,滚。

  系统闭嘴了。

  楚琬觉得世界安静了。

  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高富帅?

  真是放它娘的犬屁!

  杨阳洋远远望去。

  他转过脸对阮之宁说:“好机会。”

  只有楚琬一个人,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阮之宁勾勾唇角:“你去吧,烈士。”

  “好!”

  于是杨阳洋去了,他根本没注意到阮之宁对他的称呼。

  楚琬正靠在藤椅上闭目小憩,玩了一上午,又遇上了阮之宁“主仆”二人,身心俱疲。

  杨阳洋在“不小心”路过的时候,悄悄地摸到了楚琬放在一旁的游泳圈。

  阀门拔了,再用手摁摁。

  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泳圈漏气。

  “嘿!”纪颜白趴在泳池边上。

  吓得杨阳洋一个激灵。

  杨阳洋拍拍胸口,翘起了兰花指:“干嘛啦!干嘛啦!”

  纪颜白的嘴角上扬:“下来玩啊,大爷。”

  阮之宁别过脸,根本没法看啊!

  辣眼睛,这是相当的辣眼睛。

  过了十来分钟,江皓莅也回来了。

  阮之宁冲杨阳洋使了个眼色。

  杨阳洋会意,完美的时间点已经到来。

  看看这假冒伪劣的游泳圈,明显瘪了许多,要是楚琬套上它来追杀自己,铁定是沉湖,不,是沉池。

  到那时候,先让她呛几口水,再捞起来,难不成奄奄一息的她还能折腾出一朵花来!

  他游到岸边。

  扯起了烂喇叭似的大喉咙:“楚琬,你下来啊!你这个小孬孬!”

  楚琬猛地睁开了双眼。

  杨阳洋想到了一句歌词——眼睛瞪得像铜铃。

  楚琬:“你有病病?”

  他伸着脖子,大声叫嚣道:“你还敢跟我顶嘴,信不信我能打断你的狗腿,让你终生忏悔!”

  楚琬:“你别上来了。”

  杨阳洋:“你倒是下来啊!”

  楚琬:“嗯,等着。”

  她将游泳圈套上,慢慢地滑了下去。

  杨阳洋游到了更远的地方,路过阮之宁之时,还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阮之宁笑了笑。

  哎,这计划是不是进行的太顺利了?

  游泳圈如他们预料的一般,越来越瘦,越来越瘪。

  楚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她霎时惊了。

  哟呵,怪不得这人敢主动挑衅,原来是有备而来。

  她是不是该将计就计?

  她装作不知所措,反应迟钝,身子下意识地往池边靠。

  这俩糟心玩意儿岂会让她顺利上岸?

  于是……

  杨阳洋主动过来,拽着她,一顿操作猛如虎,来到了泳池当中。

  纪颜白和许韵仪正在同江皓莅聊天,没人注意到他们。

  杨阳洋捏住了游泳圈,漏气加速。

  “说,你是猪!”

  楚琬:“你是猪。”

  杨阳洋再用力一挤:“快说,你是猪!”

  楚琬:“你是猪。”

  阮之宁也向这边游来,可不能让羊咩咩玩过火了,变成了谋杀。

  他的双臂穿过楚琬的腋下托起了她,随时准备撒手,丢她入水。

  楚琬的腿踹了过去,正中杨阳洋的大腿:“打你不挑时间。”

  阮之宁:“瞧瞧,这人个不高,胸还小,人不聪明,屁事不少。盘她!”

  “呛她!”杨阳洋笑得浑身发颤。

  楚琬一把拽下游泳圈,往杨阳洋的脖子上一套。

  只见楚琬长臂一展,抡圆了,掐上了杨阳洋的双肩。

  尚在懵逼的杨阳洋瞪圆了眼。

  Wtf?

  她会游泳?

  她会游泳还要游泳圈干什么?迷惑敌人?!好生歹毒的心肠啊!

  楚琬冷冷一笑:“快说,你是猪。”

  天知道她只是不想游,想泡泡澡,没想到被这两个瓜怂惦记上了。

  随后,她回头看向阮之宁:“你,今天必须死。”

  【——记仇日记——】天气:你觉得我热不热?

  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一首诗——

  春眠不觉晓,你往哪里跑?

  夜来风雨声,这样的法术还死撑!

  诗名:你!死!定!了!

  她怎么能玩这一套呢?

  明明会游泳还挂个游泳圈!

  我凸(艹皿艹)!这仇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