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7 美妆博主or带色主播?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434 2020-07-08 08:00:00

  “我不死,我不要死!”

  垂死病中惊坐起,眼前坐的还是你。

  这特么的是什么人间疾苦?

  楚琬不以为意地说:“不用我杀你,你自己就死了。Boom!”

  杨阳洋抬起手掌,覆盖在了自己眼睛上。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平日里不爱锻炼的他,身子骨虚。被楚琬那么一吓,再被当空的毒辣太阳一晒,就那么晕了过去。

  醒来后,就在休息室里躺着了。

  身体虚晕过去,这个很正常。

  他不知道是谁送他来这里的。

  Boss?

  他的手掌稍稍挪开,移出了一条缝子。

  休息室里还有一个人抱着手机,眼角余光都不愿意分给他。

  杨阳洋叹口气。

  就算在boss头上吧,他无法想象另一个男人碰了他的身子,那该有多么gay啊。

  阮之宁换了更舒服的姿势,靠在藤椅上,手滑动屏幕。

  楚琬:“既然你醒了,那我就走了。”

  “你等等。”杨阳洋用手肘支起自己的身子,“赔钱。”

  楚琬:“?”

  阮之宁闻言,放下了手机,看了过来。

  脑子泡了水?竟然敢主动出击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看来……

  需要让羊咩咩的脑子多泡泡水,水壮怂人胆嘛。

  杨阳洋:“是你把人家害成这样的,你得赔钱。”

  楚琬:“赔?”

  杨阳洋:“赔!”

  阮之宁横插一脚:“对,赔!必须赔!你这人良心大大滴坏了,把人害成了这样,还不好好的赔。”

  刚站直的楚琬又坐了下来,微微一笑,很认真地说:“好,那就陪你坐一会儿。”

  “……”杨阳洋倒了回去,完败。

  天哪,这是个什么玩意儿?特别版哥斯拉plus吗?

  **

  等到许韵仪三人换好衣服来休息室找他们。

  纪颜白提议道:“这附近有个特色书吧,我们去那里吃点东西?楚琬琬,你觉得如何?”

  摸了摸空虚的肚子的阮之宁抢先一步说:“楚琬说nice。”

  楚琬:“你以为你是我的代言人吗?”

  “代言人?不不不,我没有那么low。我是你的亲亲室友呢,我们不是说好了,大事你做主,小事我做主。现在,我代表你同意这些小事情,那也是合情合理。”

  室友?!

  许韵仪和江皓莅震惊了。

  楚琬:“去你大爷的合情合理。我们什么时候商量过大事小事谁做主?”

  阮之宁:“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

  阮之宁补充道:“小事就不用细说了,大事包括:外星人入侵地球,太阳爆炸,人类移居星球。”

  “……”

  “所以这件事,我说了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态度如此强硬。

  楚琬小宇宙里的火山快要喷发了。

  奈何阮之宁眨巴眨巴眼:“嗯~好不好嘛~”

  楚琬:“……”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世界如此美妙,她却容易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楚琬微(咬牙)笑(切齿)着说:“好啊。”

  震惊!昔日室友反目成仇,“被邻居”的他主动示好杀人如麻的她。

  明天可以直接到UC震惊部上班了。

  阮之宁装作没看见她的假笑:“我就知道你对人家最好了啦。”

  这人不搞事情好像浑身不得劲。

  楚琬睨了阮之宁一眼。

  他!是存心的!

  阮之宁一笑,小虎牙自带“叮”的一声闪现。

  是的,他是存心的。

  江皓莅的笑容僵住了。

  原来他们发展到这一步了……

  许韵仪倒吸一口凉气,老天真是不公平,给楚琬这么优秀的人开了一扇门,还打开了一扇窗,更重要的是送了一台风驰电掣大运摩托让她在别人无法企及的人生道路上飞奔。

  美男在侧,不为所动。

  老爹很行,不屑拼爹。

  自己牛叉,随时可实现实现事业爱情两开花。

  纪颜白冲瘫在小床上的杨阳洋眨眨眼:“兄die,你休息好了吗?要不要我背你?”

  杨阳洋忙摆摆手:“我就不去了,等会儿回去还有工作要忙呢,你们去玩吧。”

  “你们做什么工作的啊?”许韵仪偏着脑袋,好奇地问道。

  楚琬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认识阮之宁这么久,还不知道他究竟做什么的。正常人会带一个娘娘腔助理?

  太魔幻了吧。

  难道说……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

  这么gay、gay?

  杨阳洋的眼风一阵一阵的,他试图和阮之宁连上线。

  阮之宁的信号塔仿佛拦腰断了,完全没能接收到杨阳洋的求助信号。

  楚琬适时补刀:“难以启齿?”

  许韵仪顺着她的话往下接:“羞羞哒?”

  杨阳洋想着,说出来吓死你们这群小杂碎。奈何不能暴露阮之宁的真实身份。

  楚琬的目光在这两个明显有小秘密的男人脸上来回扫。

  只听得阮之宁清清喉咙:“我,主播,美妆博主。”

  一片寂然。

  阮之宁:“不像吗?我不美吗?”

  他特地学杨阳洋翘了翘兰花指。

  众人:“……”

  杨阳洋的嘴角不为人所察觉地抽了几下。

  美妆个大头鬼啊!

  阮之宁又说:“羊咩咩要去大商场为我采购化妆品。”

  众人了然地点头。

  楚琬暗忖,可能吗?

  阮之宁这个贱人怎么会翘着兰花指说——“不要9998,不要1998,只要998。这个也太好看了吧,哇哦,买它!”

  冷静分析,这货恐怕不是美妆博主,而是带色主播!

  这样一来,就能顺理成章地为他的“变态”做一个合理的解释。

  杨阳洋则是认为阮之宁不怀好意地模仿他,太过分了。难道翘兰花指的人就注定不能拥有甜甜的男人气概吗?

  纪颜白打着圆场:“换地聊吧,肚子在唱空城计啰。”

  **

  书吧小包间。

  阮之宁随意地拿了一本杂志摊在膝上,时不时地翻翻。

  楚琬坐在他的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头顶。

  她想要看出些端倪,一个人头上戴绿帽,为什么会时亮时不亮?

  另外三人则是在吃饱喝足之后玩起了简单的剧本杀。

  阮之宁搁下抿了一口淡茶:“好茶。整点?”

  楚琬:“你以为你在喝中国好茶,小罐茶吗!”

  阮之宁:“你既然不想喝茶,那你死盯着我干嘛?难道你暗恋我?”

  江皓莅闻声后稍稍侧脸。

  楚琬:“死盯?我只是看看你头上的帽子戴正了没。”

  阮之宁:“你戴的,当然很正,简直无人能敌。”

  楚琬:“……”

  论不要脸,她还是比不过一直没脸没皮的人。

  阮之宁眯了眯眼。

  还不够。

  打击报复还不够!

  他的指尖在木桌上轻叩了两次,已然想到了歹毒之计。

  阮之宁:“我们来玩故事接龙吧。”

  【——整活日记——】天气:还是那个天气

  我,就是江湖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人称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此处省略一千个描述我的帅气的形容词),拥有千万粉丝,上至七八十老妇,下至两三岁奶娃,迷倒少女无数,一朵梨花压海棠的——还要我亲自介绍我是谁?那我这几年不是白干了吗?

  我今天一定让这只鸽子——

  风萧萧兮易水寒,鸽子自挂东南枝。

  两只黄鹂鸣翠柳,鸽子自挂东南枝。

  人生在世不称意,鸽子自挂东南枝。

  天生我材必有用,鸽子自挂东南枝。

  Over!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