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8 系统日记首次曝光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83 2020-07-09 08:00:00

  经阮之宁的嘴说出的游戏规则挺简单的,但是总让人有一种“他在搞事情”的感觉。

  楚琬琢磨一阵,没琢磨出结果。

  搞事情?

  随他!

  他就算是个洲际导弹,今天她楚琬也要给他拦截了,丢到太平洋里炸个喷泉出来。

  再把导弹壳子捡回来,亲自为他开瓢。

  “我……想问问,有没有惩罚?”许韵仪捧着一杯奶茶,咬着吸管。

  她那本就不大灵光的小脑袋一下子接受这么大的信息量,好像有点点短路了。

  江皓莅觉着这游戏已经足够坑爹了,再放上惩罚,未免太可怕了。

  纪颜白则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臭居居。

  他咽下了嘴里含着的茶水:“惩罚啊,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但是这个游戏没办法分输赢。”楚琬想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纪颜白:“好像是哎。”

  江皓莅皱了皱眉头:“那就这样吧。”

  阮之宁胸有成竹地给自己添满了茶。

  他要手刃鸽子,不见血的那种。

  【游戏规则】:题目由场外人士(度娘)倾情提供,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第一个答题人。每个人的答案不能超过四个字,当构成一个完(反)整(转)的故事之后,本题结束。

  楚琬冷笑一声。

  小贱毛,打你不需要挑日子,今天就得让你跪下叫爸爸。

  阮之宁眯着眼。

  明年的今天,就是鸽子的忌日!完美!

  纪颜白撕裂了这两人营造出的沉默空间:“开始?”

  阮之宁和楚琬异口同声:“好啊。”

  两人的内心在这一刻同步:你就看我杀不杀你就完事儿了。

  江皓莅抽签中了。

  阮之宁念出了第一个题目:“在电梯里放了一个屁。”

  以“江皓莅”为主语,楚琬兴致缺缺。

  江皓莅微微红了脸:“我看别人。”

  许韵仪:“emmm……没发现。”

  阮之宁:“于是我。”

  纪颜白冲江皓莅wink,说道:“走了出去。”

  楚琬:“又回来了。”

  江皓莅只觉得脑门上挂了三条黑线,他傻啊,走出去还回来?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再走出去。”

  许韵仪的脑子突然停止思考:“大吼一声。”

  阮之宁:“我的屁!”

  纪颜白会意:“它香不香!”

  江皓莅:“……”

  纪颜白隔空虚虚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许韵仪小声地说:“对不起啊,我忘了是江同学你。”

  “没事。”江皓莅轻叹一口气。

  第二个接受迫害的是楚琬。

  她挑眉看向阮之宁。

  阮之宁薄唇微启:“在逛街时碰到了前任。”

  经过一轮,大家渐渐放得开了。

  楚琬:“装没看见。”

  江皓莅扯扯唇角:“并靠近他。”

  楚琬抿了抿唇。

  许韵仪念在室友加闺蜜之情,没有下毒手:“说。”

  阮之宁:“你看。”

  纪颜白:“天上的云。”

  楚琬拧着眉头,让前任看个蛋蛋!

  她沉下声来说:“像不像。”

  好在有个梗是——你看天上那朵云,像不像你欠我的三百块钱。

  但愿他们能懂。

  江皓莅果然懂了:“你欠我的。”

  许韵仪:“三百块钱。”

  故事到这里,似乎可以结尾了。

  然而阮之宁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碾压鸽子的好机会的!

  他轻咳一声:“的一夜情。”

  纪颜白接口道:“这是分手时的分手boom还是分手后的坦白局?”

  楚琬:“……”

  “这个,就得问女主角了。”阮之宁的笑意爬上了眉梢。

  这叫什么?

  人逢喜事精神爽,管它后面是哪样。

  “好吧,学妹应该不会在意这三百块吧。”纪颜白讪讪地摸了摸脸颊,挤出一句,“另外。”

  他虽然爱玩爱闹,但是他并不想把楚琬给得罪狠了。在医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说不定哪天他一抬头就被楚琬赏了一个正义的大铁锤呢。

  不如给个机会,万一学妹就觉得欠了他人情,下次请他吃饭饭呢。

  机会来了!神助攻啊。

  楚琬松了一口气:“阮之宁的。”

  新仇旧怨,不报非君子!江皓莅赶紧接下:“打胎费。”

  许韵仪沉吟片刻:“啥时候给。”

  纪颜白作为一个不耻下问的好奇宝宝,又戳了阮之宁的心窝子:“话说,你是男女通吃?”

  阮之宁的心底顿起一种挫败之感。

  招惹一只鸽子也就罢了,和一群鸟人玩游戏是不是自寻死路?

  不,哪能是自寻死路?他铁定能横扫一片!

  一顿操作猛如虎,轻轻松松一打五。

  “来来来,抽签。”纪颜白招呼着大家。

  第三个抽中的是纪颜白。

  纪颜白倒是个开朗的年轻人,他敲敲桌面:“来吧,我承受得住。”

  楚琬拿过放在桌上的手机念出了题目:“晚上睡不着。”

  纪颜白:“我睁着眼。”

  楚琬决定放他一马,人情债难还,不如早点还:“穿上鞋。”

  江皓莅喝了一口水压压惊:“走到客厅。”

  “和江同学。”许韵仪“咯咯”地笑起。

  难道这就是腐眼看人基?楚琬思考着如果传到她这里,她该说点什么好。

  阮之宁:“跳野狼disco。”

  “……”纪颜白用手掌拍了拍脑门,沙雕才和一个男人跳这么沙雕的舞,“然后困了。”

  “躺回床上。”

  江皓莅不想再把自己绕进去:“一夜好梦。”

  第三轮似乎没有特别多的雷点。

  江皓莅去吧台要了一些甜点。

  他把甜点放到木桌中间:“填填肚子再战。”

  “有一点想喝冰饮。”楚琬小声嘀咕着。

  他转身往外走。

  阮之宁望着他的背影勾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年轻真好啊,连喜欢都是这么青涩。

  你是年少的欢喜,倒过来也成立。

  瞧瞧,多有爱啊。

  哎,年纪大了,爱情就变得朴实无华且枯燥了。

  手机铃声乍响。

  阮之宁起身,走到窗边才接听。

  “boss,您快点回来吧。”杨阳洋有些急眼了。

  “嗯?”阮之宁还是那样不急不躁。

  杨阳洋:“有黑粉攻击您,说您之前去补戏的时候那啥那啥一个女演员,还有实锤!”

  “那啥那啥?”

  “就是那啥那啥啊……”

  阮之宁:“你是猪脑壳吗?人家说那啥那啥就那啥那啥?人家说实锤就实锤?”

  等会儿再去收拾烂摊子。

  他满心想着该如何在千军万马之中,取鸽子首级。

  “最后一题了。”纪颜白呷一口茶,轻描淡写地说。

  紧张而刺激的抽签环节。

  楚琬:“终于轮到你了。”

  【——芳草天日记——】天气:反正我不热

  仙仙常常会忘记自己是一个有任务之人。

  这件事,咱们就不提了哈。

  她每天早上都会站在衣柜前犹豫不决。

  她会自言自语:“今天穿哪件好呢?”

  霸·芳草天·总:“亲爱的仙仙,你穿哪件都像你的寿衣。”

  然后她就骂我。

  骂的很难听。

  我好委屈。

  对了,前两天好像是某个三次元世界的高考之日。

  我做了一件大事。

  我悄悄地穿越时空,去到另一个人的脑子里观摩整场考试,可是,我在考场的一瞬间有点想呆毛了,于是我尝试着操控那个人在试卷上写满呆毛的名字。

  结果全错。

  原来爱一个人真的有错。

  害,谁不想浪里个浪呢,主要是寄人篱下的日子,它不好过啊。

行走的叶阿回

在这里,衷心祝愿每一个参加2020年高考的孩子做的全对,蒙的全对。将985和211斩于马下!   另外,如果有追更的应届高考生,出考试成绩的那一天在评论区写下你的分数,你将获得同数值的币币!   (限十人)   (PS:分数条请打码重要信息发到我的围脖以便核对哦~)   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