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39 来人大吼:查水表!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96 2020-07-10 08:00:00

  楚琬拿过手机看题面,足足看了一分钟。

  她的嘴角抑制不住地疯狂上扬。

  天哪噜。

  哦,我的九尾狐奶奶啊,看看这让人兴奋的小破题。

  这不是老天爷都在帮忙吗?

  楚琬:“卧室门被人推开了。”

  阮之宁:“我在睡觉。”

  纪颜白沉默了三秒,掷地有声:“觉很美。”

  楚琬:“屁屁很痛。”

  阮之宁的指节被他掰响了,他没想到这么一个破题会落到他的头上。

  江皓莅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来人大吼。”

  许韵仪:“查水表!”

  “……”阮之宁思忖着该如何应付,这明显是把天上飞、地上跑、水里游的所有路都堵死了。

  “快点儿啊,等的我花儿都谢了。”楚琬模仿着企鹅欢乐斗地主里的语音。

  阮之宁“哼”了一声,说:“楚琬又吼。”

  这人真是歹毒极了,把“推门查水表的人”换成了“楚琬”。

  楚琬瞟一眼即将接话的纪颜白。

  纪颜白连连咽着唾沫,谁能想到阮之宁要拉着楚琬一起死呢?

  他犹豫着说:“里面的人。”

  楚琬:“肛肠医院。”

  江皓莅:“来电话问。”

  许韵仪:“多久复查。”

  阮之宁轻松应着:“我的屁屁。”

  话说到这里,应该整理成这样的故事——卧室门被人推开,阮之宁在睡觉,觉很美,他的屁屁很痛,来人(楚琬)大吼:“查水表!”楚琬又吼:“里面的人,肛肠医院来电话问多久复查我的屁屁。”

  好生歹毒啊,竟然对她进行了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

  楚琬做着深呼吸。

  没人敢就此结束这轮游戏。

  纪颜白心领神会地指着阮之宁说:“我问觉觉。”

  好了,主语切换回来了。

  楚琬:“一晚三块。”

  江·工具人·皓莅:“你欠太久。”

  许韵仪又一次用上了自己的原话:“啥时候给。”

  除阮之宁之外的四人“哈哈哈哈嗝”的笑开了。

  笑声持续了很久。

  好像孔乙己吃茴香豆那般,被一群人嘲笑到瑟瑟发抖,不敢多加辩驳。

  楚琬往后一仰。

  嘴里念念有词:“艳阳天那个风光好,红的花是绿的草。我乐乐呵呵向前跑,踏遍青山人未老。”

  阮之宁以为她下一句会按套路出牌,甚至想为她接上一句——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未曾想过楚琬竟然问:“呆毛君,如果度夜资要不回来,你怎么办?睡了觉觉之后屁屁痛不痛?要不要我帮你预约肛肠科一把手?”

  度夜资?!

  Wtf?!

  还有预约肛肠科一把手是什么鬼东西!

  他不要!!!!

  他没有任何毛病!他不是gay佬!

  不对,他根本就没有和别人gay!

  阮之宁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楚琬却觉得自己快乐极了。

  这种快乐的感觉就像是刚杀完敌,不费一兵一卒,轻松地取了敌方将领阮之宁的首级,心情一片大好,归途中偶遇一片带小花的草原时,不自觉地哼起歌儿,拿起一把喷蓝火的加特林哒哒哒哒扫射,顺便卖个萌。

  为什么要卖萌?

  嘚瑟啊,赢了呆毛之后就得可劲儿嘚瑟啊。

  阮之宁:“嘤嘤嘤,欺负人……”

  内心在疯狂叫嚣——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一只好鸟!

  楚琬:“别哭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哦,我可以为了你改名叫莫斯科。”

  阮之宁:“……”

  行,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

  随意找了个借口回家的阮之宁本来可以长舒一口气。

  但是……

  为什么鸽子会在他的车后座上乐乐呵呵?

  “哎,呆毛君,你这么急回去,赶直播啊?”

  “嗯。”

  “你直播的时候,观众里女性居多吧?”

  “嗯。”

  “美妆直播是不是会试很多口红的颜色?”

  阮之宁愣了半秒,随即点头:“嗯。”

  “你带的货基本是化妆品?”

  “嗯。”

  “时不时的整点情趣?”

  阮之宁又愣了半秒,情趣啊?有吗?大概是有的吧?书粉儿们看起来都挺喜欢他讲笑话,尽管他的笑话很冷。

  “嗯。”

  楚琬的脑子以一秒三千转的速度消化了阮之宁这个“嗯”字。

  “你不会……”

  “嗯?”

  “带色吧?这玩意儿要被网警封杀的,你小心点。”

  半个“嗯”字已经到了他的嘴边,猛然清醒:“我带你大爷啊。”

  “我大爷死十年了。他可能不大会做直播。”

  “……”

  “你好好开车,等我安全到家了之后,你单独去见他。”

  “……”

  单独见个蛋!

  阮之宁把车停在了路边。

  他很认真地望着后视镜:“鸽子妹,信不信我带你去爬山。”

  楚琬:“然后我给你拍个照,再把你从观景台上掀下去?”

  阮之宁平复着心情。

  人设不能丢!

  他要温柔!

  用似水的温柔感化这只杀千刀的鸽子,并且在适当的时候一刀捅死她。

  这才是完美的计划。

  他露了露自己的小虎牙:“记得像朱朝阳那样写日记。”

  “好啊。我还会给你买一份保险,受益人是我。”

  好个屁!

  祖安语录到了嘴边又咽下:“嗯。”

  温柔的他,又一次忍了。

  **

  回到家中,楚琬蹬着拖鞋上楼去了。

  杨阳洋踮起脚尖,推搡着阮之宁进了卧室,顺手带上了门。

  阮之宁:“你在做贼?”

  “我的亲亲boss啊,您再不回来,人就没了啊!”杨阳洋抱着手机干嚎,就没见他掉一滴眼泪。

  “给自己号丧请出去。”阮之宁扭动了门把手。

  杨阳洋双手握住了他的手:“boss,您被炒cp了!”

  “我?被炒cp?”

  【——心态爆炸日记——】天气:你热吗?我很热

  对不起,那个喜欢我的书粉儿们。

  我真是干啥啥不行,flag立了马上倒掉、满嘴真香第一名。

  但是前阵子我压力我实在是太大了。

  我就是搬了个新家,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我没想到要遭受鸽子妹的迫害。

  你们不知道就是那种大晚上肚子会叫的时候,她告诉你,她要去煮面。

  我一硬气,她就用言语击杀我。

  她说呆毛,你可以看着我吃,你可以的!(抽泣ing)

  然后,其实我这一段时间经历了很多的反转。

  你们都说阮之宁这么一人怎么可能被一只鸽子玩弄于鼓掌之间呢,他可是老阴阳人啊。

  我想说真的,我觉得我给你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你们看,天底下哪有一直厉害的人,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大吼一句真香。

  现在你们看到了,有人祝我:再来亿次!有人笑出了猪叫声!还有人要狗作者再加更几章庆祝一下。

  说我就配拥有这些毒害。

  可是这只鸽子真的太会喷人!

  我这小身板根本承受不了!

  我现在好焦虑啊,别人遇到的鸟人最多是只鹌鹑,我遇到的是鸽子中的战斗机!

  我一开口,我就被她怼到体无完肤。

  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她不仅能从言语上战胜我,还能在行动上秒杀我。我就是个憨憨。

  为什么合租?!

  租一套小别墅它不香吗!鸽子妹不能因为我老实巴交,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坑我吧。

  请救救我。

  然后……

  哎哟,我的天啊,她怎么能歹毒成这样!

  我是被一只鸽子杀了无数次的阮之宁。

  再见!

  嗷嗷呜呜呜哇……

  七个黑叔叔请载歌载舞地把楚琬抬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