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40 有心人炒出“温软”CP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79 2020-07-11 08:00:00

  杨阳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出了原委。

  阮之宁往小沙发上一倒。

  前段时间,他和杨阳洋毫无征兆地离开了这座城市。

  因为,导演通知补一场戏,问题是……补的是尸体的戏。

  这就够离谱了。

  当他扮演一具直挺挺的尸体的时候,竟然和女一号有了对手戏。

  他不禁怀疑导演是不是老鹰打饱嗝——鸡脖吃多了。

  离谱上面添了离谱,等于离谱的二次方。

  几分钟的戏,NG了无数次,导致他在剧组待了很久。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一来二去,等到他们回到家中,已是半个月之后。

  想到了一句诗,并迫切地吟唱出来:少小离家老大回……

  呸呸呸。

  现在的情况,说好呢,也不大好,说不好呢,好像也还看的过去。

  那部剧的女一号是当红流量小花,按照她的发展趋势来目测,什么金猪奖、金麻雀奖、金蛤蟆奖势必会被她收入囊中。

  杨阳洋给他打电话之时,正是微博爆炸的第一波——

  某知情人士爆出他本人在剧组那啥那啥(潇湘不让写的词)女演员。

  吃瓜群众被舆论弄潮儿用一辆烂拖拉机带上了高速公路,速度是一百八十迈,心情是曰特么的嗨。

  据说知情人士手里握着实锤。

  杨阳洋这般着急上火,仅仅是怕这件事被黑粉带节奏,对阮之宁进行超强打击。

  阮之宁原本是没有在意的,子虚乌有的事,难道还能把烂拖拉机改造成航空母舰?

  就算造出了航空母舰,那也没什么,过一段时间,热度退了,这件事就作罢了。

  嘴长在别人脸上,他能给那些鸟嘴抹上强力胶?或者简单粗暴地做了他们?

  这是法治社会哎!小脑袋瓜在想什么?!

  直到刚才,微博迎来了第二波爆炸——

  网传被他那啥那啥的当红流量小花,金蛤蟆奖有力竞争者温颖给这个泡水西瓜又注了一吨水。

  她在微博上cue到了阮之宁,并且表示戏里生情,感情正在升温阶段,暂且没有确定关系。

  字是常用字,词是常用词,啷个凑到一起就暧昧又隐晦了呢?

  那一条微博勾引了一连串吃瓜群众。

  甚至为他们组了一对CP,名字都定下了——“温软”。

  这谁顶得住啊。

  怎么不改个“温柔乡”呢?

  要不“醉生梦死”也成啊。

  好像,跑题了。

  阮之宁勾勾手指:“羊咩咩,温颖好看不?”

  “我的亲亲boss啊,您现在还有心思关注这个?”杨阳洋拿起纸巾,盖在了鼻头上,用力一擤,“好看,要是不漂亮,能这么快爬上去?”

  阮之宁:“你说,鸽子妹和温颖相比……”

  杨阳洋义正言辞道:“没有可比性!温小姐人如其名,既温柔又聪颖,重点是温柔!你看看那姓楚的,连温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宁愿和温颖组cp,也不要跟鸽子扯上半毛钱关系啊。”

  “这件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阮之宁的脸快要和杨阳洋贴上了。

  四目相对,鼻息相闻。

  杨阳洋的喉头滚动。

  “我哪敢啊,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编排您啊。”

  “谅你也不敢。”

  阮之宁揉了揉杨阳洋的脑袋瓜子。

  杨阳洋:“boss,温小姐这一出也解了您的危机啊。”

  “嗯?”

  “别人都传您是gay佬,这回可好了,足以证明您是直的。”

  “我是不是直的,你还不清楚?”

  杨阳洋的视线往旁边飘:“这我哪能乱说呢。”

  “要不我们凑合?也正好给我解围。直不直的都无所谓,咱们内部消化。”

  “别!你没男人要,我还有男人要呢!”

  “……”看着一脸惊恐的杨阳洋,阮之宁晃了晃自己的脖颈子,“暂时不管舆论走向,装聋作哑。然后,我想和温小姐聊聊。”

  “马上安排。”

  “安排你个大头鬼啊。”

  杨阳洋被阮之宁一把推出了卧室。

  阮之宁反锁了卧室门。

  这件事是一个套,还是一套接一套。

  从半个月前杨阳洋接了导演那一通电话开始便被人设计上了。

  有心人想捧温颖。

  温颖自己也争气,玩了一招破釜沉舟。

  该夸她聪明呢?还是笨呢?或者称赞一句算你狠?

  亦或是夸夸金主爸爸厉害死了?

  阮之宁坐在电脑前,十指插入黑发之间。

  也许是没有开空调的房间太热了,他额上的汗珠子一滴接一滴地落到桌上。

  他不想捧任何人。

  更恶心这种“被捆绑”。

  微博里未关注人消息亮起了红点点。

  有黑粉的唾骂。

  有吃瓜群众的看热闹式的询问。

  还有多年老粉的关心与安慰,以及祝福。

  唯独没有温颖。

  **

  “吃饭。”

  楚琬在外边大力敲着他的门。

  阮之宁闷声应了。

  楚琬在外边喊道:“不吃算了,吃翔吧你。”

  他的唇角下意识地扬起,连他自己也没发现。

  大概,这一嗓子才是真实的生活。

  阮之宁拉开门,正好对上了楚琬的眼眸。

  楚琬:“我做了小火锅。”

  “最后的晚餐?”阮之宁垂眸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钟,“八点,果然够晚。吃完就上路?”

  “爱吃不吃。”

  阮之宁给自己系好围裙之后,慢腾腾地坐下。

  “羊咩咩呢?”

  楚琬:“不知道。”

  “那就不等他了。”

  “我也没做他那一份。”

  按理说,楚琬今天下午把他杀的遍体鳞伤,应该很兴奋,甚至想再杀十次。

  但是现在看来,她跟吃了火药没两样,是怎么回事?

  “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字。”

  听听,这火气都可以把小火锅煮熟了。

  阮之宁:“你这是亲戚……造访?”

  楚琬:“关你屁事,好好吃饭。”

  阮之宁:“肉还没熟。”

  楚琬:“关我屁事。”

  阮之宁:“我可以讲脏话吗?”

  “可以。”

  “我可不可以说一句N*M*S*L?”他的气还没消下去呢,怼不死这只臭鸽子。

  楚琬不怒反笑:“当然可以。”

  “……”

  阮之宁细细琢磨,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难不成这是鸽子的新套路?

  骗进来杀?

  看她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意,似乎被他猜对了。

  天哪,既生鸽子妹,何生阮之宁啊!

  他捞了一片肉:“我刚才乱说的。”

  “俺也一样。”

  “你是不是在这里面……下毒了?”

  楚琬语气轻松:“是啊,走过必闻,闻过必死的毒药,呆毛死的多,呆毛死的快,不怕家里有呆毛,就怕家里没呆毛。”

  “你……”

  【——楚琬日记——】天气:没注意

  我在逛归宁微博的时候,看见有一条热评:“成年人的世界,是不是没有容易可言?”

  归宁回复:“有啊,容易胖,容易脱发,容易失眠……容易喜欢上我。”

  毋庸置疑,归宁是个自恋的老狗B。

  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话,至少前半句是对的。

  爸爸打来电话,让我后天下班和他一块儿回家。

  这是在我独自租房后的例行公事。

  每月那么几次,没有大姨妈准时。

  可是他和我说,那个谁,要过来看看我。

  我在那一瞬间,连“再见”都没说出口,就挂了电话。

  我没想到我会有情绪失控的一天。

  算了,狙击呆毛才是头号任务。

  看我杀不杀他就完事儿了。

  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