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41 杀鸽计划进行中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391 2020-07-12 08:00:00

  “鸽子妹。”

  “嗯?!”

  “不不不,楚小姐,楚哥……你快来帮我看看。”

  楚琬走进厨房。

  差点当场去世。

  原因很简单——被气的。

  阮之宁这人,还算是懂得知恩图报,吃了她的晚饭,主动提出了收拾残局。

  嗯,除了在收拾餐桌的同时,顺便摔了两个碗之外,一切都挺正常的。

  然而,那是刚才。

  现在!

  水池里的泡泡已经漫过水池边,顺势滴淌下来,铺满地了。

  楚琬冷冷地睨了一眼:“你这是放了多少洗洁精?”

  “不多,就半瓶,这锅上的油还没洗干净呢。”

  阮之宁倒是实诚得很。

  楚琬压下火气:“那锅里的油呢?”

  “倒了啊。”

  楚琬往垃圾桶一瞧:“你倒哪里了?”

  阮之宁没当一回事,用他那满是泡泡的手指了指脚下。

  完犊子了!阮之宁直接倒下水道了!

  楚琬紧抿着唇。

  阮之宁见她这个表情,上演了一秒变脸。

  挂满悲伤的脸上还有一坨泡沫。

  这种时候,一定要掌控全局,不能给鸽子妹留一丁点率先发挥的余地。

  他一掀嘴角:“我又没做过这种活,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还想骂我。”

  “秋豆麻袋。”楚琬一蹙额,抓住了他的语句毛病,“什么叫你的第一次都给了我。”

  “就这啊,还能有什么第一次?”阮之宁抓起一个盘子,“你个小污污。你想要那啥的第一次,我还不给呢。”

  好了,成功转移注意力。

  第一次什么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免去了狗血淋头一顿臭骂。

  “憨批。”楚琬吐了两个字。

  她径直往外走。

  阮之宁叫住她:“你去哪?”

  楚琬:“找通下水道的电话。”

  阮之宁想了想,羊咩咩应该也不会这项技能,那就由她去吧。

  能用羊咩咩和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

  **

  如果阮之宁有尾巴,此时此刻,他的尾巴肯定断了。

  三连问好中——

  “吃水果不?”

  “喝冰阔落不?”

  “玩小霸王不?”

  楚琬连说两个“不”字。

  在听见“小霸王”三个字的那一刹那,她的眸子一亮。

  阮之宁悄然勾起了唇角,有戏!

  楚琬:“不。”

  不存在的尾巴耷拉下来了,脑袋也跟着耷拉。

  “人家错了嘛,下次一定不会犯的。”认错服软是接近鸽子的第一步。

  今日份的计划还是老样子——杀鸽。

  不过,他不想和楚琬正面硬钢,他要曲线救国,要用温柔感化这只该死的鸽子。

  楚琬:“你还敢有下次?”

  “不敢不敢,以后你提前教教我,我不就会了?”阮之宁递过游戏手柄,“不气不气,来玩魂斗罗,尽管带飞我。”

  转移注意力大法好。

  楚琬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接了。

  她只当是阮之宁在变相认怂和讨好,为他水漫厨房而赎罪。

  阮之宁的手藏在身后比了一个“耶”。

  建立共同兴趣爱好,这是接近鸽子的第二步。

  有了楚琬,阮之宁觉着自己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开挂,高歌猛进。

  楚琬:“你倒是把枪口对准下面啊,你没看见下面有人吗?你瞎啊。”

  一秒三喷的鸽子重现江湖。

  阮之宁疯狂点头,竖起大拇指:“我瞎,但楚哥不瞎,楚哥真棒棒。”

  楚琬:“……”

  她的小火锅里没加料吧?

  怎么毒傻了一个人?

  她下意识地眯了眼。

  这人,有鬼!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

  谁先撒手谁是狗。

  楚琬:“不不不,还是呆毛毛更棒棒。”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奇怪?

  阮之宁:“楚哥最棒棒。”

  楚琬:“棒你个大头鬼,你又特喵的偷我人头!”

  阮之宁抱紧了游戏手柄,仰起脸:“这叫拿,不叫偷!不会说话就别说,嘴捐给有需要的人。”

  楚琬轻笑一声,看吧,这人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说好听点叫直率,说难听点叫单蠢。

  阮之宁足足愣了三秒,哎呀,这是在做什么,好不容易营造出的好气氛就在刚才被鸽子把遮羞布都搞没了。

  他叹了一口气,决定剑走偏锋:“我今儿个心情不大好。”

  楚琬:“冰箱里有马尿。”

  “嗯?”

  “你有故事,你也有酒。”

  “我不是这意思……”

  楚琬:“你有情绪垃圾,我可没有桶。”

  得,算她狠。

  理想的有效社交是你有故事我有酒,可惜现在绝大部分无效社交都是你有垃圾我有桶。

  像楚琬这种油盐不进的人,直接把社交程序关掉,管它有效无效,蓝屏警告。

  阮之宁花了半分钟平复心情:“你是不是心情不大好?”

  “嗯。”

  嘿,又有戏了。

  阮之宁正想开口。

  大门被打开。

  玄关处的脚步声哒哒哒响起。

  杀鸽计划被迫中场休息。

  “boss啊,您还有心情打游戏呢!”杨阳洋连鞋都没来得及换,便扭着细腰,迈着小碎步,到了阮之宁的眼前。

  阮之宁推了推眼镜:“我为什么没心情?”

  “都快炸了!”

  “谁妈炸了?”

  “我,哦不,你,呸呸呸,谁妈都没炸!”杨阳洋有些语无伦次。

  阮之宁的手微微动了:“你不是要和Siri视频通话吗?”

  杨阳洋一脸懵逼:“什么Siri?”

  “就是你超超超喜欢的那个美女Siri啊。”

  阮之宁起身,一边关心着杨阳洋与Siri的恋爱进度,一边把他往房间里塞。

  末了,他站在杨阳洋的卧室门前。

  沉下脸:“不准出来。”

  杨阳洋:“可是,可是……啊啊啊,您到底要干嘛啊。”

  他的声音很浅,很轻:“杀,鸽。”

  “……”

  Boss竟然还想着坑鸽子妹,老天爷啊,救救这个脑袋锈烂了的人吧。

  杨阳洋“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并大喊一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女朋友,谁来打扰我,我跟谁急。”

  靠在门后,他的双目无神,已然放空了自己。

  Boss,我只能帮您到这了。

  话说温颖真漂亮……嘿嘿嘿。

  他掏出手机,点开相册。

  最近照片里的第一张,赫然是他和温颖的合影。

  悄悄设置为手机桌面。

  与此同时,楚琬坐在地毯上,双手托腮。

  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搞什么飞机?

  Siri?

  跟一语音助手谈恋爱,啧啧啧,谁信啊。

  搁这儿骗纯情小少女呢。

  嗯哼?装老地雷?就是那种谁踩谁立马知道这是一个不会boom的过期劣质产品?

  阮之宁:“我们继续那个没说完的话题。”

  楚琬:“什么话题?”

  【——唱双簧的记仇日记——】别名:楚琬捧呆毛

  今日份的仇,结定了!

  (乱入的楚琬:怎么了?)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为何在鸽子这里栽了跟?

  (楚琬:那多好啊。)

  本该活蹦乱跳,吹吹小牛,喝喝小酒,逗逗小咩咩,为何要来这里?

  (楚琬:可不是嘛。)

  怎么这一个月来,我除了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楚琬:那么长时间啊?)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

  (楚琬:怎么说来着?)

  杀鸽,杀鸽,杀鸽。

  (楚琬:噢——)

  只是,进展不大顺利。

  (楚琬:不好吗?)

  嘤嘤嘤,想哭。

  (楚琬:讲点别的。)

  你再乱入,我……我就记仇X2了!

  (楚琬:好嘛,就等这个呢。我也能记啊,这仇结定了!谁解跟谁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