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042 挖坑下套的坦白局

国民男神他又绿了 行走的叶阿回 2259 2020-07-13 08:00:00

  “聊聊人生,聊聊理想,聊聊你的心情。”阮之宁在“心情”二字上特地加重了音,并且说得很慢。

  楚琬:“人生啊?理想啊?心情啊?”

  “对对对。”

  “I’m OK .多谢关心。”

  “……”失败,是一种悲哀。

  楚琬的阵地从地毯转移到了沙发。

  阮之宁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一罐可乐。

  他将可乐罐子从茶几的这一头推到了那一头。

  楚琬却盯上了他手中的易拉罐。

  把可乐推了回去:“你喝酱油,我喝马尿。”

  阮之宁又拿了一罐啤酒搁到桌上:“不醉不归?”

  “还没喝就醉了?您可真能耐呢。”

  “我说的是卧室。”

  楚琬拉掉了拉环:“醉了还怎么归?刚说到哪里了?”

  灌下一大口。

  阮之宁:“你不是不聊吗?”

  “要泥寡。”

  “……”摸仙堡来的,惹不得惹不得。

  楚琬有着自己的打算。

  芳草天的沙雕任务从来都不限时,但是它常常会在她放松警惕的时候冒出来说——时间缩短。

  不如,接近阮之宁,早点儿完成任务,把芳草天打发了。

  楚琬:“玩坦白局吗?”

  他的视线与楚琬的视线相接的那一瞬间,他试图在这歹毒的女人眼底找寻一丝丝不同寻常。

  那双眼眸漾着浅浅的光。

  他的心“咯噔”一下。

  “怎么玩?”

  “说说你的心情是怎样变得不好的。”

  常常会觉得自己可以扛下所有,最怕的就是突如其来的关心。

  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微微颤了一下。

  他有意无意地避开楚琬探究的目光。

  楚琬:“作为交换,我也和你坦白。”

  “emmm……”

  楚琬起身,从厨房里抱了不少啤酒,一股脑儿丢到了茶几上。

  易拉罐空了好几个。

  客套话也说的差不多了。

  楚琬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觉得你特别适合演一个角色。”

  阮之宁如遭雷击。

  后心窝处有了些许冷汗。

  她……

  楚琬:“洪世贤,背品如衣柜的洪世贤,那个‘你好骚’的洪世贤。”

  “……”

  懂梗的人在这时候,通常会说“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楚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然而,阮之宁的心绪被扰乱了。

  他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她大爷的,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既然要追求刺激?”

  楚琬的拳捏紧了,后半句呢?!

  阮之宁打了个哈欠,没后文了。

  系统讥嘲道:【就这?】

  楚琬:滚滚滚。

  系统:【你这是偷鸡不成,小心等下蚀把米。】

  楚琬: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只会“阿巴阿巴阿巴”。

  系统:【嘿嘿嘿……任务时间……】

  楚琬:打住,容我缓缓。

  阮之宁神情古怪,这人说着说着就出神了?难道说……她在谋划什么歹毒的行动?

  楚琬:“就这?”

  阮之宁:“对啊,就这。不然我还要从品如的衣柜里找丝袜来穿上?”

  楚琬一脸嫌弃:“可以。”

  这欠抽的大嘴,在说什么呢!阮之宁硬着头皮问:“那你穿什么?”

  楚琬:“艾莉穿品如衣服的时候,可没想过品如穿什么。你穿个十层八层的丝袜都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阮之宁:“……”

  **

  虽说是坦白局。

  但是,两人互相防备,互相挖坑下套。

  楚琬给自己的“朋友”贴上了从小被爹妈抛弃,姥姥不爱,舅舅不疼的标签。

  她自己则是为“朋友”打抱不平,气到上头的绝世好闺蜜。

  哎呀,这种无中生友的事大家看破不说破。

  而阮之宁省略了许多细节,把自己描述成了悲情男二,一个常年“被备胎”的可怜蛋。这不,又被一个大波浪渣女拿来挡枪了,就差被正主儿找上门,一拳又一拳。

  在楚琬看来,这人铁定是傍富婆的小白脸,被富婆的老公发现了,要把他揍到爹妈都不认识。

  这下子,似乎能给阮之宁租房找个理由——来避难的。

  明面上——

  楚琬:“我懂,这种滋味不好受,这女的真不是个人。”

  阮之宁:“我明白,江湖道义,要为兄die两肋插刀。”

  背地里——

  楚琬:左勾拳,右勾拳,正主快来锤爆这个小白脸的狗头。

  阮之宁:有事没事就插自己两刀,你活该,你这只臭鸽子活该没人要。

  表面兄弟竟然有了那么一指甲盖的共情。

  两人恨不得抱头痛哭,分分钟万春小区二结义。

  **

  夜深了。

  星星也困了。

  这种文艺的说法,不适用于两个不相爱却相杀的人。

  待到阮之宁洗浴完毕,回到客厅之时。

  “鸽子,醒醒。”他一面擦着自己的头发,一面用手戳了戳楚琬的肩膀。

  酒意早已把清醒赶出了大脑,楚琬强打起精神,眼睛开了一条缝。

  她懒懒地问:“干什么?”

  阮之宁:“快醒醒,该吃安眠药了。”

  “我吃你大爷。”

  不清醒的人还具备骂人的能力。

  鉴定完毕,over。

  但,语气明显软了许多。

  楚琬翻了个身,蜷在沙发上。

  阮之宁拿起空调遥控器,“滴滴”摁了几下。

  杨阳洋的房间门开启。

  兰花指先行一步。

  他踮起脚尖,飞快地从阮之宁身后跑过。

  “咳。”阮之宁轻咳一声。

  杨阳洋虎躯一震。

  他腆着脸,尴尬地笑起:“boss……”

  “嘘——”阮之宁指指睡得正酣的楚琬,“阳台说。”

  带上了阳台的玻璃门。

  杨阳洋的声调不自觉提高:“不行!我不同意!”

  阮之宁瞟一眼屋里:“这事暂时不提。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杨阳洋嘴儿一噘,往藤椅上一坐。

  “您说。”

  阮之宁顺手拔了盆栽植物的一片绿叶子。

  “一般来说,讲故事的人,都喜欢‘我有一个朋友’,其实那个朋友,是自己。”

  杨阳洋颔首。

  阮之宁:“那,故事的真实度为多少?”

  “天知道。”杨阳洋的双手交握,一本正经地说着,“要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真实度可能为负。”

  阮之宁:“你缺爱不?”

  杨阳洋交握的双手忽然松开,双臂交叉护住前胸:“boss,您别乱来!”

  “朱小姐能成功得手,不就是看准你缺爱吗?”

  “……”

  往事重提是折磨。

  它NN的,一说朱小姐就来气。

  杨阳洋:“您把天聊死了!”

  【——整活日记——】时间:激动到睡不着的深夜

  为什么卖茶女能够割韭菜?

  为什么主播能够坑到你的钱包?

  为什么总有小dior丝相信天下掉馅饼,而这个名叫“爱情”的馅饼偏偏就准确无误地砸中了他们?

  因为缺爱+幻想。

  这些人不知道主播的私人WeChat不可能真的只卖一支穿云箭。

  更不知道老板带着小姨子不是跑路,而是拿着钱跟小美人儿唱《狼的诱惑》去了。

  娘子,啊哈!

  对不起,跑骗了。

  我决定,从鸽子的故事入手,杀她个片甲不留!

  哎,搞一个缺爱的人就是这么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