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90后的互联网时代

第三十七章:大公司就是不一样

90后的互联网时代 空天自碧 2123 2020-09-24 23:56:24

  成青云休息了两天,看了两天的书,在新的一周去了新的公司报到。

  新公司很大,人也很多,个个走路都带风。

  开会的时候,照例让大家互相认识,大家都自我介绍的时候,成青云听到有好几个都是从创业公司跳槽过来的,其中有一两个他还听过名字。

  成青云被分去写后台,第一天熟悉需求的时候他就发现这家公司与上家公司的区别。

  滴滴的需求极为细致,把业务拆分到字词只是基本操作,每一个功能都配了专门的原型图和详细解说以及各种需求。流程图,结构图,甘特图都一目了然。

  相应的,要求也更为明确,无论是程序代码的结构,数据的存储,程序上限的灰度测试,都有着很明确的标准。

  他想起淘天下,一开始的需求只是解说了各个功能的用途和目的要求,比较粗略,后来扩张之后请了两个产品岗位的人之后,需求是变得细致了,但仍有欠缺。

  不过,这也比不了,滴滴这时候已经完成了C轮投资,走到这歩的公司不会有底层和不专业的问题。停止了对比,他开始认真看需求。

  熟悉了一天的需求和代码,7点下班的时候他发现没有一个人动,他也就坐着继续看需求,等到8点才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起身离开,成青云也收拾了东西下班离去。

  第二天成青云有了权限之后就开始码代码了,他写的功能块是新增加的顺风车模块,他开始写路线对比,这一块他将撮合率低,容易被切单,是否顺路这几个标黄了重点关注。

  第三天一上班,他就拿到了一个全新的Mac Pro电脑进行办公,真嚎也意味着一天24小时电脑不离身了。他打开新电脑,写完代码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别人写的bug,顺带修复了,下班的时候,经理叫住他。

  “青云啊,你的基本功很扎实嘛,会写代码又能发现bug,下次啊,改完bug注释尽量再详细些哈。”

  “好的。”成青云习惯了,之前给人改bug时只留下个注意事项或是什么都不留,默默就帮人改了。

  “没关系,在职场,除了会做事之外,还要会说,让别人知道你做了这些事,我们做技术既要埋头苦干,也要善于沟通。”

  “谢谢陈哥提点。”

  “提点算不上,大家都一个team,有什么说什么。”

  半个月后他已经熟悉了滴滴的氛围。比较友善,大家嘻嘻哈哈,干活积极,下午茶丰富,有班车接送,公司有很多爱好社团,还会有活动,他刚参加的羽毛球社这周就有个比赛;还时常发小东西小福利,他已经收到一个钥匙扣一个毛绒公仔了。

  同时非常注重效率加班也狠就是可能现在可能处于扩张时候,加入的人有些良莠不齐,原本还以为自己不够格够不上大厂的成青云一下子就有了信心。

  虽然残酷,但有时候就是人比人,能找到些信心。同样,也是人外有人,经理和cto都是从零几年开始写代码,技术深厚,成青云也是在向他们学习,虽然有时候也有点不懂,但还是一一做下了笔记。

  这一切都让成青云觉得很有盼头不会有担忧的感觉,但隐隐也少了一分期待,或许世事不能两全,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大厂上班了。

  现实给完糖之后就开始打脸了,一个月后,成青云被调去了城市运营项目,虽然属于同一条产品线,但项目不同。

  关键是这个项目它还没有建立起来只是出了一个草案然后从几个项目部里挑了几个人出来凑成一个临时项目部,进行实现这个新项目。

  这个新项目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进行讨论才确定了需求和实现逻辑人员分配这些,然后等到开始投入生产的时候,需求又大改了一遍。

  改需求是最让开发讨厌且无法避免的事,而且这次的改版几乎是把上一版本的推翻了重新做。项目部组长和产品吵了一架没吵过之后大家只能接受保存好备份之后开始按新需求写。

  写了没多久,再次改需求。这次,不只是组长发火,组员也和产品开始争执起来。

  最后,谁也没有赢,因为另一个团队过来把他们项目给否定了,虽然各个团队之间是平行关系,但还是根据粘性和数据等隐隐有主次要等级之分。

  被否了项目的临时团队又各自解散回到了自己原先的项目里,过了一个月大家竟然发现,这个否定了大家项目的团队把这个否定了的项目捡起来做了,而且逻辑流程和之前被否定的时候基本不差。

  就好比一个机会,我先拿了之后,你过来说你这个机会不行,你拿了没用得让扔掉,等你扔掉之后他自己捡了回来,连包装都不带包装,直接说这是他的机会还顺带踩了你一脚说是你这个人不行,机会把握不住。

  成青云所在的项目部直接在项目内部群内大骂脏话,因为之前参与过这个项目的人每个人都被扣了奖金,组长不服,和cto辩论起来,可无奈组长是个传统技术人,代码写的溜,不会扯皮也不会自证。

  大家是在会议室里说的,成青云也在,然后他打开自己的电脑将这个项目从第一版需求到最后一版的需求,设计用例,以及每个人写的每个代码模块组装起来给cto看,才还原出事情的真相。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之前的项目是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并不涉及到核心流程。我们按照最终版的需求尽力得去完成了每个功能。现在的新项目是比我们之前的项目完成度和流畅度更高,关于底层,我们也是有做好并提供了一些相应的经验的。”成青云如此说道。

  看着完整打包好的整个项目,cto虽然没有给他们翻案,但给他们扣的奖金又补了大部分回来。

  会议结束后,大家向成青云道谢,纷纷表示要请他吃饭,组长还拍拍他的肩:“青云,多谢,你收集的好细致。”

  成青云笑笑不说话,细致,是他来公司学会的第一堂课。这些其实组长也有做,只是面对不成型的项目,又有内部记录,他只是按照格式保存了,不像自己几乎把每一步都记录下来。

  拿到公司发的笔记本那天,他还特意买了一个硬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