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著

  • 灵异

    类型
  • 2020-06-18上架
  • 193616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书生、和尚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112 2020-06-17 16:50:15

  滴答,滴答。

  水滴声断断续续的在这家客栈内响起,紧挨着的鱼龙河面上,一轮月影纹丝不动,显得这夜……格外平静。

  就是没有人影。

  这一份安静,让于乔没来由的感到害怕。

  滴答,滴答。

  水滴声一声接着一声。

  于乔咽了口唾沫,他心中越发不安。

  目光转动,他人却不敢动。

  哪怕知道自己是在梦里,可这梦……真实得让他头皮发麻。

  “于秀才……”

  忽然,一声很轻的呼唤出现在于乔耳中。

  于乔浑身一颤。

  又是这一个呼喊声!

  “于秀才……”

  “于秀才……”

  呼唤声原本距离于乔很远,但随着这两声呼唤,莫名的出现在了他身后。

  于乔的身体瞬间僵硬。

  他感觉到了一股冷风,就像是有人在他脖子上一个劲吹气一样。

  于乔下意识的捏紧了五指。

  他很想转过头给对方一拳!

  但是……他不敢!

  “你转过来看看我呀,看看我呀……”

  “你不记得我了吗?于秀才……”

  站在于乔身后的人,在低声呢喃。这声音,还很好听,就像是一名妙龄少女在他耳畔呢喃自语。

  于乔紧咬牙关,一言不发。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是我呀,芸儿,于秀才,你快转过来看看我呀!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呀!”

  那声音陡然就变得哽咽起来,一股伤感之意,丝丝缕缕的,缠上人心头,叫人心头直起怜爱之意,恨不得立刻转身将对方揽入怀中。

  但是,于乔就是不动,也不说话。

  “于秀才……”那声音在他身后又呼唤了起来。

  于乔木着脸,还是一言不发,但这一次,他却猛地转过了去。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秀才,我爹才是秀才!你要找的于秀才,名字于守田,是我爹!”

  “我叫于乔!”

  “而且我没秀才功名,我就是个童生,去年的乡试名落孙山,没中!”

  “别再喊我于秀才,传出去,我会挨鞭子的!”

  这一番话,几乎是于乔吼出来的。

  吼完后,于乔就愣住了。

  人呢?

  他想象中的人呢?

  于乔看得到的,是客栈内的走道。这一条走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就像是刚才的那一声声少女呼唤,只是他的错觉。

  可是,人在梦中,又怎么会产生幻听呢?

  他左看看右看看。

  然后,于乔就醒了。

  刚睡醒,还又做了一场自己吓自己的噩梦,于乔这会儿人有点懵。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精神。

  于乔看了一眼这间茅草屋内,地面上由于昨晚上暴雨而泥泞不堪。这屋子搭建在半山腰的下坡地,水流淌下来,就直接没过了屋子。

  不过没塌就是万幸。

  见状,于乔将摆在床尾的布鞋拿来,抖了抖,穿上后下了地。

  这床只是几根竹子捆绑而成,两头垫起来,便充作晚上休息的地方了。这些不是于乔弄的,是山脚下的猎人搭建的,昨晚风大雨大,他只是占了便宜。

  搬开竹木门,于乔走了出去。

  外头芳草萋萋,一片青碧之色。山脚下还有一条河流,河面波光粼粼,那是什么虫子飞过时留下来的痕迹。

  这便是鱼龙河的一部分。

  “这鱼龙河附近,哪有什么客栈啊?”于乔想到了他连着做了好几次的噩梦,此时看到这条鱼龙河,不由嘀咕一声。

  然后,于乔叹了口气。

  乡试一年一次,他这一次是赶着去参加乡试的。去年虽然没过,但今年还可继续努力。

  不过和去年相比,他这一次去参加乡试,还多了一项任务。

  任务是他父亲给的。

  让他在来乡试的路上,去一个地方,给一位叫“芸儿”的姑娘,上几柱香。

  那地方不好找。

  因为是在深山老林里,而且原本住在那里的那户人家早已经搬走,只留下明显被大火肆虐过的残垣断壁。

  于乔能知道的这么清楚,自然是后来他找到了那个地方。

  也见了一座只有一块破烂墓碑的矮小孤坟。

  上头长满了野草。

  于乔没拔草,只是按照他父亲说的,给这位上了几株香就走了。

  进了山,于乔就想趁着天黑下来前出山,紧赶慢赶,却没想到这山里头的天色暗的快,万幸他遇到了两个好心的瘦和尚,将他带出了山。

  不然这天一黑,他没准要迷失在山林里,运气差点的话,还会让山里野兽饱餐一顿。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在琢磨那个叫“芸儿”的,和他父亲到底什么关系,这才一连两天,他每天夜里都听到有人喊他“于秀才”。

  第一次听到这一个称呼,于乔是吓个半死。

  因为朝廷的律令森严,明文规定,没有考中秀才功名的,亦或者已经考中但还没有得到朝廷颁发证书的,他人不得称呼其为秀才。

  不然就算逾距。

  而对于逾越规矩的,朝廷的惩罚都是非常严的!

  称呼者和被称呼者都要受罚!

  “事不过三,若是今晚上还来,那么多半是我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于乔这般想着,就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口。

  袖口露出来几颗很小的珠子。

  这是一串念珠。

  于乔是不念佛的,平日里也就参考前去县里的鱼龙寺里拜一拜佛,然后打肿脸充胖子,心中肉痛无比,但还要装作大方的往功德箱里扔一锭银子。

  通常对于他这样的大方之客,鱼龙寺里头的和尚都会赠予一把木梳。

  不过那天到他时,木梳没了。

  于是,鱼龙寺的住持便把他随身带着的一串念珠,送给了于乔。

  不过于乔手腕上的,不是鱼龙寺住持给他的那一串。那天晚上,那两个瘦和尚将他带出山时,其中一个瘦和尚似乎腰间有一件利器,一不小心割断了于乔手腕上的念珠绳子。

  于是,那个瘦和尚便将他随身携带的念珠送给了于乔。

  于乔本不想收,一来他这念珠也不是什么值钱物,寻常木头打磨而成,他会戴着,只是想借此图个好运。

  就跟他穿越前,会在考试前转发某个锦鲤来着。

  二来,这两个瘦和尚还把他带出了山不是?

  不过那两个瘦和尚非要于乔收下,盛情难却下,于乔就只好戴着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