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2 佛珠、捕快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151 2020-06-22 21:31:07

  于乔是穿越而来的。

  至于怎么穿越的,于乔至今都有点懵。

  当时,他正在用买来的二手平板电脑看聊斋,不知怎么的,突然跳出来一个方框,方框里有一行字。

  不是——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而是——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于乔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顺嘴就怼了句——不就是复读机和鸽子?

  然后,他的二手平板电脑就冒出了火星。

  眼前一黑,当再次睁开眼后,于乔发现自己穿不光是穿越了,而且已经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了十几年了……

  前面的十六年,姑且称之为胎中之迷。

  而有这样一段亲身经历的记忆,于乔对于这个世界的家人很快就接受了。

  将袖口卷了卷,于乔就继续赶路。

  眼下时候早,天气还不温热,不过要不了多久,就要热得人只想光着膀子穿着裤衩,跳河里去凉快凉快了。

  当然这念头于乔只敢在脑海里想想,他是绝不敢付诸行动的。

  除非买一个大宅子,然后屏蔽左右,不然他是不敢做出这种在这个世界被视为“伤风败俗”的举动的!

  因为……这是重罪!

  于乔就亲眼见过一次。

  那是在五年前,他在岸边树荫下练拳。

  然后,他就看到有个少年被人撺掇着光膀子跳下了河,恰好被几名路过的贵人家眷瞧见了,就派人把这个少年抓上岸。

  于乔就在菜市口,听人宣了一遍这少年的罪行后,看着这个少年被打了一百下鞭子!

  打完一百鞭子时,这少年由于体质太弱,早已经痛昏过去。

  后来,于乔才知道,这个被撺掇下河,然后被打的少年是县里头大户张家老爷的一个私生子。

  其早年寄养在乡下。

  后来其母亲得了重病,临死之前,其母便托人将这少年送到了张家。

  张家碍于脸面,不得不收下这个私生子。

  至于撺掇这个张家私生子跳下河去游泳的,自然是张家的几个庶出子弟。

  于乔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和那几个张家子弟同为庶出,往日里时常凑在一起讨论学问……和女人。

  而那个私生子,于乔后来再也没见过。

  如果没意外的话,那个少年应该是死了。

  大户家里的勾心斗角,手足相残,也是非常骇人听闻的。不光女人会这么干,男人也会!

  比如于乔。

  作为庶出,他的压力很大。

  不过好在于家虽然是县里大户,但祖上没有出过当官的显赫人物,每一代的最高学历,就是举人。因此于乔尽管是庶出,这日子较之他那群书生朋友,无疑是最好过的一个。

  县里的庶出子弟,想要参加乡试、府试,无一例外,都是母亲这边给钱。除非去都城燕京赶考,家族之中,是不会给庶出子弟提供银钱的。

  而于乔的乡试,前后两次,都是他父亲给的银子……

  这固然跟于乔的亲生母亲已经不在了有关,但也和于家的手足相残没其他家那么严重有关。

  至于这一切看似智障的操作,则源自朝廷的一个规矩。

  朝廷规定,想要增加田地和铺子等家业,甚至担当什么职业,都必须达到一定数额的人丁数量。

  这人丁,只计算男子。

  所以,为了扩家业,也为了自己的升迁之路,大户人家,唯有一个劲的扩增家族成员。

  然而生男生女,岂是人能做主的?

  这全靠天意啊!

  因此,这大户人家只能多娶多生。

  若是如此,这大户人家也不必默许家族子弟手足相残。

  朝廷还有一个律令——分承制!

  一个家族中的产业,无论嫡系庶出,甚至是私生子,都有继承的权利!而且不准剥夺,哪怕其母亲与人通奸,这一个子嗣都可以继承一部分家业!

  甚至每当大户分家,朝廷还会专门派人来监督。

  出于这一点,为了避免家族势力被无形削弱,这些大户人家,也只好放任自家子弟手足相残了。

  而每一代胜出者,无一例外,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但这样的人物,也是最适合带领家族的!

  “所以这个朝廷管的是有多宽?”

  于乔再一次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他此时在一座桥上,过了这条河,他就能看见人烟了。前头是一个村子,里头有几十户人家,算是一个大村。

  于乔原本计划去那村子里,去村正家里买点吃的。

  结果,县令不知道抽什么风,一大早在这儿。而按照朝廷律令,县太爷所至,无功名者,皆需跪拜。

  这是一个县令啊!

  不是皇帝啊!

  居然还要见到了就跪拜?

  所以……于乔为了不挨鞭子,只好跪在一边,忍饥挨饿,低着头,心中则一个劲的诅咒这县令的祖上和大型犬科动物发生超友谊关系。

  桥不长,那县太爷的轿子就在桥头,左右有几个衙役,一个捕快打扮的人,还躬着身子,双手抱拳,面对轿子低着头,想来是在汇报着什么。

  然后,就没什么人了。

  这让于乔忍不住在心中腹诽:推行那么奇葩的规矩律令,这天下居然没有人满为患不说,通常都是十里不见人烟,真是奇了怪了!

  这时候,于乔心心念念的县太爷的轿子,终于被那几衙役抬了起来。

  见到轿子晃悠悠走远了,于乔麻溜的起身,走下桥,就看到那刚才和县令汇报工作的捕快居然还没走,这会儿正盯着桥下的水面,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还是在想什么。

  于乔也不管他,自顾自走。

  不过在经过这捕快时,这捕快忽然喊住了他。

  于乔只好停下,做了行一个书生常用的见面礼仪,然后规规矩矩的问道:“这位差爷,不知唤住小生,有什么事吗?”

  这捕快一脸方正,他看着于乔,说道:“书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裴某想问问,书生手上的珠子是哪来的?家母信佛,所以裴某也想去买一份。”

  听到这捕快说话客气,于乔就实话实说了。

  这捕快一开始脸色还很正常,但冷不丁听到是两个瘦和尚塞给于乔的,顿时脸色一变。

  他问道:“这两位僧人,有多瘦?”

  于乔不知道这捕快为什么要这么问,但乖乖配合就是。

  他仔细想了一下,给了一个确切的形容词:“一个形容枯槁,一个仿佛干尸。”

  捕快脸色再次一变,他看了一眼于乔手上的那串珠子,然后又看了一眼于乔,叹了口气,随后拱拱手,道:“书生,保重!”

  说完,这捕快转身便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