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10 道人、罡步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447 2020-06-27 22:25:50

  而后,老和尚便将这一个故事由来,细细的说给于乔听了。

  听得于乔头皮发麻。

  难怪他总觉得这个朝廷,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

  “师父,不知可有解法?”于乔忙问。

  “先别叫贫僧师父。”

  于乔:“……”

  他一脸无语的看着这老和尚。

  为什么突然有种高僧逼格瞬间荡然无存的感觉?

  许是见于乔的眼神实在是过于怪异,老和尚干咳一声,然后用嘶哑的嗓音说道:“贫僧无力救你,便不误人子弟了。不过我佛慈悲为怀,老衲也不忍见书生你就此尸骨无存。不如这样吧,贫僧为书生你引荐一位高人如何?”

  “高人?”于乔一愣。

  “他刚好就在这附近,这是信物,你找去便是。找到后,喊他棋道人便是。”

  接过老和尚递过来的半块青铜令牌,于乔还是有点懵。

  这是……和尚介绍他去拜道士为师?

  不过,事已至此,于乔只好收下了令牌,他在郑重地道了一声谢后,问道:“大师,小生为何到了此处?”

  “贫僧刚好来找这蠢货,便看到你两拽着一只大黄狗,死活要和人家要结拜,无奈之下,只好把你们两个给一块儿给带过来了。”老和尚双手合十,面无表情的说道。

  于乔:“……”

  拽着一只狗结拜?

  看着一脸呆滞的于乔,老和尚觉得是于乔不相信这番话,就指了指于乔身上的一戳狗毛,说道:“这便是你们两个的三弟身上的毛,当时它挣脱你两后,贫僧看着它跑向了陈木林旁的千槐府,至于究竟是谁家养的,贫僧就不知晓了。”

  三弟……

  听着从老和尚嘴里崩出来的这么一个词,于乔不禁神色躲闪,没办法,这太叫人尴尬了。

  于是,他赶紧和这老和尚告辞。

  “书生你自去便是,棋道人最近几日都在那个地方。”老和尚点了点头。

  “多谢大师。”

  于乔又道了一声谢,就匆匆离去,他现在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哪里还好意思在老和尚面前久留。

  老和尚所指的地方,是这附近不远处的一处山谷。

  说来巧的是,于乔他生母和他说过的故事里头,就有这一处山谷。

  血梅谷。

  而这附近的当地人,则管这一处山谷叫做山泉谷。因为这山谷中的泉水一年四季不断流,清澈无比不说,且有一股淡淡的甜味,运去渠府卖的泉水,有一部分是从这儿打的水。

  很快的,于乔就看到了他要找的山谷,正想进去,但冷不丁于乔想到了一件事。

  此处距离渠府说远不远,说近但也不近,有七八里的路程。

  他和高和尚喝醉,无论如何也是在渠府,怎么跑到的七八里外的地方?

  于乔不由拿出了那半块青铜令牌。

  对着月光仔细看了看。

  只见令牌上满是锈迹,上面似乎还有一些字迹,但可能是年代太久的关系,这些字完全成了一片模糊。

  看完了,于乔正要把令牌收起来,却看到自己一道血影突然朝着自己扑过来。

  这血影出现的突然,于乔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那血影扑上了。

  心中一悸,于乔呆滞之时,脑海中出现了一道妙曼的女子身影。

  一身大红衣裳,好似嫁衣,裙摆逶迤在其身后。

  脑海中,这身影还背对着于乔。

  “这书生,你醒醒……”而这时,于乔听到了有人在喊他。

  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于乔下意识的睁开了眼,但他身前无人影。

  他便看向身后。

  身后也没有。

  “醒了啊,醒了那就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声音说道。

  于乔转了一圈,却仍旧不见人影。

  “你看不见我,那么按照我说的,往前走,别进入山谷,就在山谷口踏一遍罡步。”那声音继续说道。

  “罡步?”于乔心中一动,罡步这一说法是道家的,那么就是说——这位就是棋道人吗?

  如此神秘,果真是高人!

  就是……刚才的血影是什么?

  之前在他脑海中化为一妙曼的女子身影,但随着他被这声音唤醒,他脑海中再无这女子身影的踪迹。

  而他身上也没有什么不适感。

  “你不知道吗?罢了,我教你吧!”那声音听到于乔这话,便自顾自说了起来。

  于乔便赶紧按照这声音刚说的往前走。

  很快他就来到了山谷口。

  往里头一探,尽管月色明亮,但这山谷内却有些看不真切,且不知何处来的淡雾,遮蔽了于乔的视野。

  那声音这会儿犹在说:“第七步,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这一步落下,罡步便是成了。”

  “多谢!”

  于乔照做,前面六步没什么感觉,但当这第七步踩下去,一下子就不同了。

  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般。

  就像是他在爬一个不怎么陡峭的坡,到了坡顶时,纵身一跃,使得身体短暂的轻飘飘起来。

  而当他感觉到落地后,于乔就惊讶的发现,他不在山谷口,也不在山谷中。

  他在一片红色的竹林中。

  在他前方不远的地方,是一个竹亭。

  这竹亭子和周边的红色竹子不同,是青色的。

  淡淡的雾气这儿也有,在竹亭附近飘荡。其中有些雾气的颜色不太一样,也是青色的。

  有一种妖异感。

  此时,这竹亭中,有一道道人打扮的身影,在看着于乔。

  于乔这会儿也看到了这道人,他连忙行了一礼,问道:“不知前辈,可是棋道人?”

  “是我。”这身影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这半块鬼门关令,是从何而来?”

  半块鬼门关令?

  于乔不由想拿出那半块青铜令牌,不成想他一摸,居然摸了个空。

  而这时,于乔听棋道人说道:“你所踏罡步,名七杀罡步,第七步落下,如踏天梯,直接神魂离体。是以如此,你方能入此处阳世阴间。此时,你的肉身,还在山谷口。”

  于乔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阳世阴间……

  莫非,这世上还有地府阴间不成?

  “这是一位仿佛干尸的大师送给小生的,他让小生来拜道长为师。”于乔说道。

  “难怪,我就说你一个血肉凡胎的书生,怎么身上会有弃人经的气脉?原来你是遇到了那个将阿修罗魔经修成无上佛法,且老管不住自己想要多管闲事的老和尚啊!”棋道人说着却是摇了摇头,“之前我倒是可以收下你,但她选择了你,我却不好收你了。”

  “可是那一位身着大红衣裳的女子?”于乔不由开口。

  “正是……等等?”竹亭中的身影似乎一呆,他好一会儿后才再度开口:“你是说,她在你脑海中显化了本来面目?”

  “是的,不知……”于乔正想发问。

  但这时,竹亭中的身影忽然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于乔双膝跪地,行了一大礼。

  于乔惶恐,正不知所措,就见竹亭里的棋道人又站了起来,然后说道:“这一跪,是谢书生你还了贫道自由!”

  于乔不解。

  棋道人自顾自说道:“书生,我可以传你贫道的毕生所学,但书生你必须应我一件事。”

  于乔想了想,咬牙说道:“前辈请开口!”

  “她既然选择了你,那么她现在无疑已经魂魄归位,转世去了。我这有她生前所留的天下男人皆炉鼎剑,此剑可带着你找到她。”

  啥剑?

  天下男人皆炉鼎剑?

  这什么鬼名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