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12 官身、人情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271 2020-06-28 21:13:50

  “一旦念头升华为神魂,神魂便会彻底暴露在这天地之间。”

  “白日的时候还好,阳光明媚,阳气充塞天地,神魂躲在肉身之中,还可安然无恙。但一到晚上,阳气消退,阴气大涨,这个时候的神魂,哪怕是躲在肉身之中,对于这天地,也如夏夜萤火一样!”

  “二十四节气,立春之时,会有寒气来侵蚀神魂。神魂一损,你身体也要出问题,因此患重病亡故,这在修行之人中也很常见。”

  “再往后,是雨水节气。”

  “这个时候的雨水,对于神魂来说,与剧毒无异!借用诗句春雨贵如油中的形容,这个时候的雨水,一碰到神魂,就像是滚烫的油水一样,能烫的人连连惨叫。”

  “被春雨烫伤的神魂,人也会跟着身体发热,内火旺盛,最后活活把自己给烧成一具干尸!”

  “春雨过后,就是惊蛰。”

  “惊蛰时节,对于天地万物,都是好事。当然,对于修行之人的神魂,还是例外。”

  “贫道之前说过的春雷一响,就是说这惊蛰之时!”

  “一到惊蛰,春雷绵绵,接二连三响动,修行之人的神魂一时不慎,就会被这春雷给震散。”

  “之后的春分、清明、谷雨等,那是一劫连着一劫!”

  于乔咽了口唾沫,他听得头皮发麻,这修行听着……怎么像是整个天地都在看你不顺眼一样?

  “那念头该如何熬过六个节气?”于乔赶紧问道。

  就算是天地看修行之人再怎么不顺眼,这条修行之路他也要走!

  毕竟,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啊!

  “有两个办法,第一便是书生你用七杀罡步硬抗。不过这种头铁的做法,贫道不推荐书生你去尝试,因为很容易头没了。”

  于乔:“……”

  道长你这么皮真的好吗?

  棋道人没管一脸呆滞的于乔,自顾自继续说道:“这第二个方法,便是找一些外物帮助。书生你是读书之人,你若是能找到昔年亚圣留下来的一些真迹,那么想要熬过三四个节气,是不难办到的。”

  于乔点点头,把亚圣真迹给记下,然后想了想,忍不住问道:“前辈,那圣人真迹呢?难道不行吗?”

  “不是不行,是你得到了圣人真迹,等若怀璧的匹夫,十有八九要没命。况且,据贫道所知,圣人真迹都差不多在争夺和战火中被弄没了,后世流传的,都只不过是后人仿写的。”

  不知道为何,突然感觉心中被扎了一刀的于乔:“……”

  “至于修成神魂后的二十四节气,也可以依仗外物。如惊蛰时节,前后有两三日,你可寻已经遭受过雷击的树木,或者是活了数百年的桃木,让它们代你受劫。”

  “雷击木和数百年的桃木,固然珍贵,但书生你只要舍得花银子,砸上个几万两,总能买到。”棋道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感觉自己自己心中再次被扎了一刀的于乔:“……”

  几万两……

  这琼山县的于家,整个家底都没有一万两啊!

  道长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钱盲”?对于钱,不知道怎么样才算多,怎么样才算少?

  “接下来和书生说说这第二点。”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二十四节气固然凶险,但总有办法去抵挡。而且大多数抵挡所需之物,都可以用银两来买到。所以,这二十四节气其实算不得什么致命威胁!”

  “真正的致命威胁,还是来自……”棋道人说到这,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加重了几分:“是魑魅魍魉、妖邪鬼祟!”

  “因为修行之人的神魂,对于它们来说,是可口的点心。而弱小一些的鬼怪,修行之人的神魂对它们来说,更是大补!”

  于乔瞬间手脚冰凉,他想到了那一天晚上,他在谭孟河家中遇到的事情,于是连忙把这事儿跟棋道人说了。

  “前辈,那个女人可是修成了神魂?”于乔问道。

  “那个女人算不得修行之人,只不过是被妖鬼迷惑了心智的一个玩物罢了,尽管看起来像是神魂出窍,但实际上,是这个女人,已经变成了半个鬼而不自知!若不然的话,她怎么能说鬼语呢?这样的人,不分男女,在这个世间都有很多,甚至不乏修行之人。”

  “相较于此,其实书生你更要好好想想你自己,你为何能听懂鬼语!”棋道人这一句话格外的大有深意。

  于乔闻言,不禁怔了一下。

  但没等他开口,棋道人就已经岔开了话题:“书生你修行之时,需要千万小心,最好去寻个门派,让长辈庇护你。”

  于乔听棋道人这么说,便想了一下。

  他已经领教过拜师之难了。

  于是,于乔问道:“前辈,若是实在找不到门派庇护呢?”

  “你从那个老和尚那儿过来,想来对这个朝廷多少有所了解了,正好你是读书人,那么……你就去弄个官身吧!”

  棋道人轻叹了一声:“只要你头上有着乌纱帽,那么妖邪鬼怪便不会将你视为食物。若真要为难你,也会看在你那身官袍的份上,索要些供品了事。”

  于乔闻言,立马说道:“前辈,小生已经有了秀才功名,明日就可拿到衙门给的证明文书,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秀才人头落,一鼎替死鬼。”于乔苦笑道。

  考中秀才,这是大喜事。

  但是……这给人当替死鬼,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于乔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悲。

  因为没有这“替死鬼一事”,他这一次乡试,想来多半又是名落孙山!

  思来想去,唯有苦笑罢了。

  “难怪那老和尚让你找贫道!这一事,贫道去找人讨个人情即可!”棋道人不禁嘿了一声,旋即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多谢前辈!”于乔心中激动不已。

  “先别高兴得太早,贫道虽说讨个人情容易,但那帮东西最喜欢出尔反尔。当然由于是贫道去讨的人情,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只不过日后他们少不得来折腾你。”

  “请恕小生无礼,前辈,不知这如何个折腾法?”听到折腾,于乔不由想了想那一把天下男修皆炉鼎剑,脑海中立马脑补一些奇奇怪怪的黄色画面,顿时他脸色发白,赶紧追问起来。

  “也不是什么难事,多为苦力活罢了。比如背个尸,守个坟什么的。”

  “这份累,小生能受!”于乔当即说道。

  “嗯,其实说来,这些苦活对于书生你来说,只要书生你有点眼力劲,那么多少也有一些益处,能捞点好处。”说到这,棋道人顿了一顿,然后说道:“哦,对了,你去找那个老和尚,讨要一些香火。若是他顾左言他,你就出高价买。那些香火可是宝物,能护你念头神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