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24 生机、住持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083 2020-07-04 22:48:09

  听完了剑妖观的故事后,于乔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他很惆怅。

  怎么也无法睡着。

  最后还是剥离自身念头后,念头被风吹散的后遗症发作,这才倒头睡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

  于乔见到高和尚要去打水,便连忙跟上去帮忙。

  尽管拳脚功夫不精,只是略懂一二,但于乔的身子骨还是很坚实的,力气也不小。

  附近有条溪流,两人要去那条溪流处打水。

  走在路上,高和尚忽然说道:“秀才,你这一大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是怎么了?担心你的念头之伤吗?这你就放心好了,有师父的那三根香火,保你康复不说,还能让你的念头凝练不少,省去你一两年的锤炼苦功。”

  我这一脸的惆怅这么明显吗?

  于乔闻言,不禁愣了一下。

  不过,貌似他妈要杀他,他不心事重重也难啊!

  “娘哎,您老千万给我生个弟弟啊……”

  于乔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因为于守田不是他娘的如意郎君,是他此时的一线生机!

  这九子母天鬼经很是邪门,只有和如意郎君所生的子嗣,才能够用来修炼九子母天鬼经。

  一旦不是如意郎君,那么和其所生之子,便断然不行。

  而被人以妾室身份纳入家门,怎么看都不像是如意郎君所为啊!

  当然,这只是于乔的一番推测而已。

  事实如何,他也没法保证!

  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尽人事,看天命了……

  或者,他在这接下来的二十三天内无事,而他能使用净化的情况下,他生母又刚好出现了。这样的话,于乔就能因此避免被杀了。

  看着自己视野中的那一个图案,于乔这才心安了几分。

  这是他最大的依仗。

  “学生倒不是为此担忧,学生只是在想一件事情。为何叔父之前说,我修行了众生魔相经,便和修行了弃人经的他是一脉呢?”

  “秀才,这个贫僧就可以告诉你。”高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却是笑了起来,“秀才,在你看来,这个世间,有八大佛经,三大阿修罗魔经。但在大多数佛门中人,包括不少道门中人看来,这天下,是六大佛经,四大魔经,还有九大道经。”

  “原来如此。”于乔微微摇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八大佛经变成六大佛经,无疑是众生魔相经被纳入魔经之属,而那一部大天龙寺的大天龙心经,则已经被毁了,只能从佛经中除名。这样一来,可不就只剩下六部佛经了?

  对此,想明白的于乔,只想吐口唾沫压压惊。

  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变成魔道中人了?

  这时候,两人都听到了流水声,便赶紧上前,在溪水边简单洗漱后,各自打了一桶水回去。

  回到破庙前,高和尚非常勤快的开始烧水,做早饭。

  天弃僧则领着于乔,继续说一些修行之人的事情,好丰富下于乔的见闻学识。

  讲到了高和尚将凉好的白粥用竹碗盛过来,天弃僧才止住不讲,然后一口将白粥喝完,便背过身去,看着天上此时的那一轮烈日,问道:“于乔贤侄,贫僧能和你说的,已经都说了,等会儿到贫僧挂单的寺庙内,切莫和他人提起贫僧的法号。”

  “是,学生谨记叔父教诲。”于乔恭恭敬敬的回道。

  随后,三人便上路。

  于乔本想和高和尚轮换着去拉那一辆平板车,结果翻过脚下一个山头,便瞧见了一个挺大的村子,村子里都有高墙黑瓦的建筑。

  而在那个村子的后山上,就有一座不是很大的寺庙。

  “这便是我和师父挂单修行的庙了。”高和尚指了指前头,说道:“秀才,你只管走,这车贫僧来拖就行了。”

  于乔愕然,原来天弃僧和高和尚修行的寺庙,只是一座山野小庙。

  他便只好向高和尚拱了拱手。

  然后,他朝着天弃僧道了一声谢:“多谢叔父!”

  这庙,就距离他们昨晚休息的地方虽说不是很近,但赶路的话,也不过是半个时辰就到了。

  这也就是说,昨晚上天弃僧和高和尚是特意在那一座破庙内借住的。

  而其目的,不无意外是为了将于乔给带入这修行之人的大门内!

  若不然,何必多此一举?

  “贤侄不必客气,这是棋道人的人情。”天弃神说着,便往前走去。

  于乔便赶紧跟上。

  不多时,三人就出现在那一座山野小庙前。

  然后于乔就发现,这庙尽管破旧,可真的一点也不小。

  这庙有前后五个院子。

  寺庙门口,还有一个小沙弥在扫地。

  这小沙弥瞧见到了仿佛干尸一样的天弃僧,顿时就被吓到了一跳,然后慌忙双手合十,低头大声叫道:“师叔祖!”

  天弃僧微微点头,算是回礼,便走了进去。

  于乔和高和尚自然是赶紧跟进去。

  然后,于乔就看到,但凡是见到了天弃僧的和尚,都会恭恭敬敬的称呼天弃僧一声师叔祖。

  不过于乔有些奇怪,因为这寺庙内的和尚,都和他在鱼龙寺见过的和尚差不多。

  “这寺庙内,似乎没有修行之人……”于乔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问话声音很轻,是刻意压低的。

  “是没有,我和师父会来这,是因为刚好遇到了师父的儿时玩伴。师父的那儿时玩伴,已经成了这寺庙的住持,他认出师父后,便竭力邀请师父和我去他寺庙里住一段时间,好让他和师父叙叙旧。”

  “偶然一次机会,师父小露一手,整座寺庙的人就都对我们恭恭敬敬无比。之后,这老住持圆寂,师父和我本想离去,但新住持非要我们留下,所以我们就在这挂单了。”

  高和尚简单给于乔解释了一下,说明他们会住在这里的原因。

  于乔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时,有一名中年的胖和尚迎面走来,见到天弃僧就双手合十:“师叔,您回来啦!”

  “住持,这是贫僧的侄儿,他要在这住一段时日,还请住持安排个房间。”天弃僧回了一礼,然后指了指于乔。

  这胖和尚住持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答应道:“师叔请放心,这事儿包在师侄身上!师侄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让您侄儿住的舒服无比。”

  高和尚一听这话,却是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然后没好气道:“说吧,你是不是又惹麻烦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