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25 香火、谨慎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224 2020-07-05 21:59:51

  “左右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之事,就是在师叔和师弟你们走了后,有个容貌俊郎的秀才自称是慕名而来,想要请我们去他家做一场法事,为他们家驱驱邪。自我本不想答应,毕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但架不住他给的银子太多,我就一时冲动答应了,结果……”

  这胖和尚说着,便长长的叹了口气,露出一脸忧愁和悔恨兼而有之的神色:“不曾想,这书生是个有点眼力劲的,看出法敬师弟他们几个的能耐,所以现在不光是不肯给银子,还把法敬师弟他们几个给扣住了,说是我们寺内不给他一个交代,他就把人送去衙门,当妖僧处置!”

  “师父走前不是都关照你们了,人怕出名猪怕壮,再者你自己什么名声,你难道心里没数?”高和尚闻言,却是更加没好气。

  胖和尚伸出了三根手指,苦着脸说道:“师弟啊,这真不怪我,他说法事一成,给寺内三千两银子。”

  高和尚顿时闭嘴,因为扪心自问,这三千两换他,他也心动。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然后,他看了一眼这会儿神情略显怪异的胖和尚,很是惊奇的问道:“你这是领罚了吗?”

  “正是。”

  胖和尚说着就脱下了身上的纳衣,结果扯动了伤势,好一阵龇牙咧嘴。

  他转过身来。

  于乔这才看到,在这胖和尚白白胖胖的背上,有着一道道伤痕。这些伤口看起来不是很深,然而尽管上了厚厚一层药,但这血还是在慢慢的渗出来。

  “是我连累了法敬师弟他们几个,身为住持,我该罚。三十荆藤鞭,一鞭不少。”这胖和尚这时候说道。

  于乔听到荆藤鞭,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这荆藤鞭可不是寻常的鞭子,通常衙门惩罚人的时候,都不到这种鞭子!只有在衙门遇到了需要严刑拷打犯人的时候,才会取出这荆藤鞭来。

  这种荆藤鞭一鞭子下去,若是用尽全力,能直接扯掉犯人身上的一层皮肉!

  体质弱的人,一二十鞭下去,就奄奄一息了。

  一般的壮汉,也抗不过五十下鞭子。

  这荆藤鞭之下,可以说是白骨累累也不为过!也因此凶名远播。

  于乔看着这胖住持,心中不由若有所思,他之前还有些感觉匪夷所思,就算是看在故人面前,像他叔父这样的高人,也不该留在这样的乡野小庙里啊!

  浅水养不出真龙啊!

  但现在,于乔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像他叔父这样的一位高人,愿意在这样一座乡野小庙里修行了……

  住持犯错,居然直接自领鞭罚!

  还是荆藤鞭。

  在这样一个等级制度森严的地方,这就尤为可贵了!

  这个世界的佛,可从来没说过众生平等这句话,只说过念经礼佛时佩戴的念珠等佛宝,越是用珍贵之物来打造,念经礼佛的效果就越好!

  这也导致了这个世界的寺庙,都格外追求黄金、珠宝等珍贵之物,比如这佛珠,大多为沉香佛珠、玛瑙佛珠等,寻常的木质佛珠,都是用来送给香客的。

  而但凡是个有香火的寺庙,多多少少都会有一尊金佛!

  虽然这种金佛所用黄金可能不会很纯,但绝不会是泥塑贴金!更不会是中空的!

  是实打实的一尊金佛!

  价值连城。

  “行了,贫僧知道了,会去处理的……只不过,贫僧一个老和尚,说话对方也不一定会听。他开口三千两银子,这三千两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县中大户人家,都不一定能拿出这三千两银子来啊!所以住持,这一事……你要好想想。”天弃僧这时候出声,缓缓说道。

  “多谢师叔,多谢师叔!师叔尽力即可,师侄不敢强求!”这胖和尚住持顿时面露狂喜之色,整个人因为激动,面部肌肉都抖动起来。

  然后,这胖和尚住持就对着于乔双手合十,“书生,稍后会有寺内弟子带你去看住处。”

  说完这些话,这胖和尚住持就告辞。

  等这胖和尚一走,高和尚就忍不住开口道:“师父,又要替这死胖子擦屁股吗?你不累,我都累了啊!”

  “他师父与我交情不浅……”天弃僧轻叹口气。

  高和尚顿时翻起了白眼。

  不过这时,天弃僧又继续说道:“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他师父圆寂前送给贫僧那一卷上古佛经,对贫僧踏过二十四关助力很大,只不过需要百年香火之力,才能让贫僧一窥这佛经真文。而刚好,贫僧算到,这座寺庙就有九十九年香火。并且在这两日后,就满百年之期了。”

  冷不丁听到这番话,莫名感觉自己脸被打得略有些疼的于乔:“……”

  说好的感人故交兄弟情呢?

  怎么突然间就没了?

  原来不是因为什么这座乡野小庙有佛家气度,而是因为那一卷上古佛经,需要这寺庙的百年香火之力!

  他叔父之所以会留在这座寺庙里,只是因为眼下这香火,还不够百年!

  于乔颇有些一言难尽的感觉。

  “徒儿,于乔贤侄,你们需谨记,修行之人,自身功力,才是一切根本。不然的话,就算前人为其百般算计来了两年的庇护,也不过是庇护到了狗身上。”天弃僧这时突然说教起来。

  于乔能听明白,天弃僧这番话,暗指的就是方才那位住持。

  于是他想也不想,连忙应是。

  管他叔父的目的是什么,他反正只是来跟着修行的!

  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这修行之人的东西,很多他都是睁眼瞎,需要好好恶补一番。

  不过高和尚听了天弃僧这番话,却是连翻白眼:“师父,这话我都听你讲了好多次了,你看看我,修行的多认真啊!而且,我已经熬过了五个节气了,要不是错过了‘清明’节气,只得等到来年再去熬节气,我早已经修成神魂……”

  高和尚这番话没说完,就被他师父天弃僧打断了:“没错过‘清明’,贫僧来年就可以给你上坟了。”

  高和尚顿时一脸窘迫:“师父,哪有你这么咒你弟子的?”

  “我哪里咒你了?”天弃僧双手负于身后,遥遥望着明净如洗的蔚蓝天空,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操蛋的事情,更加没好气起来:“你熬这五个节气,可是熬了整整五年!哪一年不是掐着时间,去熬这最容易熬过去的‘春分’节气,然后咸鱼到来年?啊呸,还熬‘清明’节气,真有这胆,怎么不去考虑下即将到来的‘小暑’节气?”

  高和尚转过头去,装模作样的左顾右盼,不过仍旧嘴硬道:“师父,我这叫谨慎!逆天修行,当时刻如履薄冰!我辈修行之人,就该谨慎小心一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