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29 作诗、玉指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202 2020-07-07 20:56:10

  于乔这一番见礼后,却没人搭理他。

  之前喊话的州牧家的三公子随从,则是将于乔上下打量一番后,才皱着眉头开口:“你真是秀才?”

  “这是学生的秀才文书!”于乔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便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文书,示意对方来验证。

  然后,于乔指了指自己背上的竹篓,不急不缓的说道:“学生之所以这一番打扮,是因为学生的叔父是修行之人,他说这山里或许会有丹禾,所以让学生试着挖一下,不过学生只挖到了一株三四年年份的人参而已。”

  说着,于乔已经打开了自己的竹篓,里头除了一把镐头外,便只有一根食指粗细的野人参。

  这会儿,听到于乔的这一番解释,那两名女子便纷纷看了过来。

  这两女子的年龄看起来都不大,脸上还有些稚气,梳着人妇的发髻,不过这不足为奇,于乔这个年纪的女子,已经是两三个孩子的母亲都有很多,想来是这两女子都已经嫁人的缘故。

  她们当中,一位模样娇俏秀丽,此时正凑到另一女子耳边,似乎是在小声说着什么话。

  而另一女子面容妩媚,眼波流转间便有丝丝魅意,撩人无比。

  她听着身边女子这会儿说的悄悄话,却是瞪了过去,翻了翻白眼,然后她朱唇轻启,微微动了动,似乎也说了些话。

  不过,她们到底说了什么,却是从始至终,都没人能听见。

  这个时候,于乔的文书已经被那随从看过了,这随从就冲那位州牧家的三公子高声喊道:“三公子,确实是渠府的文书,这位秀才还是乡试榜首!”

  “哦?”听到自家随从这番话,这位州牧家的三公子总算是将目光从那两女子身上挪开,转移到了于乔身上。

  他看了一眼于乔后,忽然轻笑一声,然后拿鞭子指了指那两美貌女子,冲着于乔说道:“那边的秀才,看着她们,你是不是很想英雄救美,好一亲香泽啊?”

  不,本秀才爷一点也不想!

  这是瞬间出现在于乔心头的回答。

  旁人死活,与他何干?

  于乔正想将把这一番话心里话给加点修饰词,用委婉语气说出来,就听这位州牧家的三公子接着说道:“那好,本公子就给你这个榜首秀才一个机会!让你能够雄救美!”

  于乔顿时愣住了:“……”

  给他机会?

  他不要啊!

  你哪只眼看出来本秀才爷想英雄救美来着?

  要不是你们说要放箭,你以为我会出来?

  于乔内心深处,这会儿真的是非常一言难尽,他颇为抓狂的在心中吐槽着,他真想把这番话说出口!

  但是,于乔深知这帮权贵子弟最注重颜面。

  你若是在他说话的时候,未经过他的允许,就直接开口打断他的话……那么,被对方打个半死都是轻的!

  因为会被对方认为是在挑衅他!

  所以,于乔只好耐心的等这州牧家的瞎子三公子把话说完。

  “你是乡试榜首,那么文采一定很好!这样吧,你不如作一首诗,或者一首词,要是让本公子满意,本公子就放了你们,如何?”

  闻言,于乔又是一愣:“……”

  他还以为这州牧家的瞎子三公子想戏弄他一番,然后达到让其心情愉悦起来的变态目的,但万万没想到……是让他作一首诗词?

  这州牧家的瞎子三公子,这莫不是晃动脑袋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吗?

  于乔心中直翻白眼。

  “怎么?你作不了出来吗?”州牧家的三公子冷笑起来。

  “三公子你未给学生题目,学生不敢擅自做主,自行命题作诗作词。”于乔连忙用一副谄媚嘴脸如此说道。

  州牧家的三公子微微点头,然后他眉头一挑,指了指自己,说道:“既然秀才你还等着本公子出题?那么,就以本公子为题如何?”

  “请三公子稍等片刻。”于乔行了一礼,然后走了三步,好似在沉吟,随即又走了四步,便一甩袖子,微微抬头望着远处,口中吟诵道:“轻薄儿,面如玉,紫陌春风缠马足。”

  顿了一顿,于乔装模作样的看了这州牧家的三公子一眼后,继续念道:“双镫悬金缕鹘飞,长衫刺雪生犀束。”

  然后是越念越快。

  “绿槐夹道阴初成,珊瑚几节敌流星。”

  “红肌拂拂酒光狞,当街背拉金吾行。”

  “朝游冬冬鼓声发,暮游冬冬鼓声绝。”

  “入门不肯自升堂,美人扶踏金阶月。”

  念完之后,于乔抱拳一礼,冲着州牧家的三公子,一脸惭愧的说道:“学生才疏学浅,微末诗词,不足以用来赞誉三公子,还请三公子见谅!”

  于乔这一番话,说得语气无比诚恳,这听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而这会儿,这位州牧家的三公子一脸懵逼,他不能说是不学无术,些许文字功底还是有的,但是……他没听懂这首诗词说的是什么?

  于是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随从。

  随从顿时苦着一张脸,他能明白自家公子是什么意思,是在问他这首诗词的意思但是……他要是听得懂,他还用得着给人当奴仆?

  不过终究是在州牧府待久了,于是他想了想,说道:“公子,这轻薄儿,面如玉,想来是夸公子容貌俊朗!这长衫刺雪,说的应该是白色的长衫,这般衣物,只有贵人才能穿。”

  说到这,随从心中不由生出一种恍然大悟感——原来这首诗词,就是在夸自家公子俊朗华贵啊!

  当即,这随从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

  “公子,这珊瑚是宝物,而这美人……”

  不等随从说完,这位州牧家的三公子就一拂袖子,让随从闭嘴,然后看着于乔,一脸笑容的说道:“秀才,你这首诗词不错!看得出来,你很用心了!好,既然你做了这么一首诗词,那么本公子言而有信!对了,秀才,你对外不能说这首诗词是你做的,不然的话,本公子知道了,可饶不了你!我们走!”

  说完,这位州牧家的三公子就一拉马缰绳。

  他这次出来是散心的,因为他的大哥要过寿辰,他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好,这首诗词正好让他拿出来,在他大哥面前秀一秀。

  他大哥平素最喜文墨!

  想来这首诗词他大哥听了,一定会欢喜的不得了!

  马行犬奔,一转眼的功夫,这一行人就没了踪影,只剩下那两女子,这会儿正看着于乔。

  忽的,那模样娇俏秀丽的女子用一根青葱玉指,指了指于乔,娇笑道:“你这秀才,也忒坏了!哪有你这样,当着人面骂人家的?”

梦里几度寒秋

谢谢quentin1937大大的500点打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