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32 修行、疑贼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178 2020-07-08 23:50:22

  半是怅然,半是向往,于乔心中感叹不已得回了临山寺,他先去寺内饭堂用饭,结果发现饭菜已经没了。

  不过这难不倒他。

  拿了银子,找到昨日嫌他给钱少的沙弥。

  没一会儿,在小沙弥眉开眼笑中,于乔手中有了两个馒头和一个咸鸭蛋。

  “书生,寺内剩下的就这些了。山野小庙,不留剩饭的。”这沙弥用一副听起来像真的一样的口吻说道。

  于乔眼瞅着这两干馒头和一个咸鸭蛋,差点骂出口。

  他可是给了一两银子啊!

  上等银的一两啊!

  可折合成十钱银子,能换三千个铜钱啊!而一个这样的干面馒头,不过两个铜钱而已……

  好在于乔及时醒悟过来了。

  这会儿他是在寺庙里头啊!

  他这穿越前,穿越后,哪次进寺庙不被坑啊!

  顿时,于乔心里平静下来。

  甚至还一脸风轻云淡的道了一声谢,才回自己的住处。

  于乔撕开一个馒头,就着冷水,吃了个半饱。至于另一个馒头和咸鸭蛋,于乔打算留着当晚上的夜宵。

  然后,他便去打了一些井水,简单的洗漱一番。

  清洁了自身后,于乔便又开始了静养。

  点燃那最后一根价值百两银子的特殊香火,于乔轻声念着众生魔相经。

  “众生如魔,我亦如魔……”

  经声漫漫,似有一种奇妙魔力。

  而在这经文声中,于乔只觉得,自己好似在飘一般。忽上忽下,无限自由。逐渐的,又产生了那种落地感。

  经历了两次,于乔知道,这是静养要结束了。

  就是很可惜,他没有踏入这念头的第二步。

  于乔没有强行踏出的心思,他顺其自然,只不过在“感觉”自己落地后,本能的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动,顿时给了于乔非常不一般的感觉。

  他好似身处梦中,随意走动,但又明明意识清醒着,并且清晰的“看”到,自己几步外的那只小桌子上,放着一只瓷碗。

  瓷碗中有一个馒头和一个咸鸭蛋。

  在他的意识画面中,只有黑白二色。桌子是白色的,咸鸭蛋和馒头则是黑色的。

  这一种感觉,非常奇妙。

  于乔顿时了然,他这是踏入了念头修行的第二步——如梦身游。

  而等到哪天他能熬过一个节气,于乔便算是踏入了念头修行的第三步了。

  这会儿,于乔很是意外,他本以为这第二步自己没戏了,结果自然而然就踏入了这第二步……

  这或许就是无意间达到了天弃僧说过的心念足够纯粹了。

  但在这时,于乔忽“看”到有一只白色的手突然出现桌子上,一把抓走了那个馒头。

  这吓了于乔一跳,他连忙睁开眼,看过去。

  然而屋内漆黑一片,虽今晚有些许月光,但这屋内昏暗,却是瞧起来困难。

  于乔不敢犹豫,他感觉自己屋里是遭了贼了,便赶紧用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燃了身旁的蜡烛。

  烛光并不明亮,但勉强为于乔提供他所需的光明。

  他看向桌子。

  果不其然,那只瓷碗里只剩下一个咸鸭蛋了。

  环顾四周,却不见人影。

  “莫非见到了烛火,所以跑了?”

  于乔这么一想,就快速熄灭了火。

  同时,他往地上一趴,并飞速滚了一滚。他怕那蟊贼还没走,而自己点火,正好将自己的方位暴露给那蟊贼。

  然后,于乔屏住呼吸,静听这一片黑暗中的动静。

  不过好一会儿后,于乔都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倒是自己趴在地上,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这会儿难受死了。

  不得已之下,于乔只好微微动了下,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墙壁,顿时就是“咚”的一下轻响。

  于乔感觉自己暴露了,便没有犹豫,再度用手中火折子一甩,点燃了蜡烛,借着火光就是快速打量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

  正当于乔感到奇怪的时候,他看到了桌子上的瓷碗。

  这会儿,碗里头的那个咸鸭蛋已经不见了。

  但碗里也没有空,又多了一个馒头。

  于乔不由走过去,仔细看了看。

  然后他就发现了这个馒头上,被什么人给啃了一口,那牙印看起来无比清晰。

  “欺人太甚……”于乔的脸上神情顿时非常精彩,这是嫌馒头又干又冷,还硬邦邦的没味道,所以咬了一口馒头后给扔了回来?

  然后还拿走了那个比较好吃的咸鸭蛋?

  当即,于乔环顾四周,这会儿他仔细的往地上去查看。

  果然,让于乔找到了一些他想要找的痕迹。

  那是几片鸭蛋壳的碎片。

  就在窗边的墙角。

  而这会儿,原本被于乔关上的窗,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窗棂上则还落着两片鸭蛋壳的碎片。

  “跑了?”

  于乔恨恨的看了一眼窗口,这临山寺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居然都有蟊贼跑进来了。

  “等等,或许不是蟊贼,若是哪个和尚误了饭点呢?”冷不丁脑海中蹿出这样一个念头,于乔便仔细想了想,然后他越想就越觉得合理。

  要不然的话,这个偷吃东西的,怎么不伤害他呢?

  另外他的财物也未见有被动过的痕迹啊!

  那把绿油油的天下男人皆炉鼎剑,于乔可不是随身携带的,而是就挂在门口。

  这是天弃僧和他说的,说是这样做可以辟邪,防止邪祟夜晚破门而入。不过若是进了蟊贼的话,就很容易被取走。

  因为这把剑只防邪祟,不防人。而这把剑,看起来就非常值钱。那剑鞘上那一抹绿,那可不是涂抹上去的颜料,而是宝石!

  于乔看着被打开的窗,心中略有些庆幸。

  还好他这次静养已经结束了。

  若是静养中被打扰呢?以后修行中被打扰呢?那后果不堪设想啊!当即,于乔决定他日后不在一处绝对隐蔽安全的地方,就不独自修行。

  于乔走到床边,将之前被他扔在床上当垫子用的外衣捡起来穿上,然后就发现自己这外衣的兜里,这会儿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发烫。

  于乔摸出来一看,是那个小金佛。

  这让于乔顿时有些尴尬。

  他以为是自己刚才坐到了这个小金佛上,毕竟外衣让他当垫子用了。

  而这时,就在于乔身后的墙角阴影中,一张小脸突然从黑暗中露了出来,她用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盯着于乔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后,微微张开嘴,露出一嘴的尖牙。

  不过,她不是想咬于乔。

  她抓起自己的袖子,抹了抹嘴。

  然后,她在看了一眼于乔后,又看了一眼那把挂在门上的天下男人皆炉鼎剑,随即便从窗口翻身离开了。

  好似轻如鸿毛,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动静产生。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