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50 灭门、分食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135 2020-07-17 23:42:19

  琼山县。

  依山傍水,南邻鱼龙河,北靠琼山,地貌开阔,但无论是水路还是旱路,都不好走。

  鱼龙河上不太平,时常有渔民离奇失踪,更有人赶夜路时,几次三番瞧见鱼龙河上出现了灯火通明的大船,然而仔细一瞧,哪里是什么大船,分明就是一艘纸船!

  一个个涂金粉,擦殷红胭脂的纸人,男男女女,在船上来回走动。

  那场景,别说有多瘆人了!

  只不过每逢此事,都有县里头名望极高的老夫子出来说教,以曲解的子不语怪力乱神之语,压下一切说鬼论异的。

  迫于这位老夫子的名望,大多人只能跟着睁眼说瞎话,于是人云亦云,明明有鬼,但愣是连个鬼都不敢提!

  不过大家也都不是傻子,你不说,就真的没有吗?

  相信这鬼话的都已经不知道是喂了鱼龙河里的鱼,还是这鱼龙河附近的什么东西了。

  所以,在这鱼龙河,从上游到下游,是连一家客栈也没有。

  这鱼龙河附近,可是有官道的!

  官道上是最好走的路,每年过往行客不知凡几,但没人跑这来做生意,就可见些许端倪了。

  由于这水路的不好走,连带琼山县的旱路也不好走。

  毕竟一路上没个补给休息的地方,而大多数人出一趟远门只能靠双脚步行,这想要出门一趟,自然就很不容易了。

  是人就离不开吃喝拉撒啊!

  因此,穷苦之人,一辈子都没出过一趟远门,离开过这一座小县城的,在琼山县都很常见。

  于乔也曾是这常见人群中的一个,直到他参加了乡试……

  而在这一次于乔被列为乡试榜首后,他成为秀才的消息,却是早早地被人给传回了琼山县。

  毕竟有了功名,那便是出人头地了!

  对于一座县城来说,那便是多了一个说出去有头有脸,可以撑场面的人物。

  就是……

  “于家被人给灭门了,这件事该怎么和那位刚回来的于秀才说?”为这件事有所苦恼的,是往日里于家的姻亲家族。

  因为在于家上下,一百多口人,被人一夜之间全部杀了后,他们就不约而同,非常默契的霸占了于家的田地和商铺。

  本来这也没什么,毕竟于家的嫡系和有功名在身的人都死了,一个跑出去参加乡试的庶出,那根本就不算什么。

  更何况,其中于家家主于守田的好友,更是在一次酒酣耳熟后,语焉不详的说,那跑出去参加乡试的于家庶出,应该是无法回来了。

  结果,眼下不光人家好好的回来了,还是带着秀才功名回来的!

  一个有秀才功名的于家庶出,在于家无人的情况下,那么便是于家那些田地和商铺的唯一继承者。

  但是,都吃到他们嘴里了,他们又怎么愿意再吐出来!

  反正横竖都已经得罪了,也不怕再撕破脸!

  “这件事,请县衙出个面吧,毕竟,老夫这大侄子,尚未成亲,孤身一人,按朝廷律令,一个男丁,最多只能拥有一家铺子,和一亩田地。”说这话的,还是于守田的那位好友。

  此人名叫孟和昌,是琼山县大户孟家的家主,和于守田交情过硬,两人年纪相仿,年少得意时曾一同外出游学过,也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是以彼此之间都知道对方的一些隐秘之事。

  于家被人灭门,说实话,最开心的,其实就是孟和昌。若不然,他也不会在于守田死了后,痛快地喝了一个酩酊大醉。

  要知道,孟和昌平素有“严君子”的美称,严于律己不说,更是滴酒不沾。旁人都当他是痛失好友后借酒浇愁,然而实际上……他那是高兴得实在是情不自禁!

  ……

  于乔是被那无头石马给带回琼山县的,从青狐村到琼山县,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而一到了琼山县附近,这石马便像是被打回了原形一样,又变成了巴掌大小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怎么催动这石马,但于乔还是将这无头石马揣兜里,毕竟这可是一件宝贝。

  于乔随即就走进了县城。

  然后,他就知道了他家被人给灭门这一事……

  怔住好一会儿,于乔才缓过神来。

  随即,于乔拱了拱手,朝眼前之人问道:“请问先生,凶手是谁,可曾捉拿归案?”

  “尚且不知,不过请于秀才放心,县太爷已经让金捕头追查去了。”回答于乔这话的,是衙门的一位吏官。

  这吏官姓林,曾是一位举人,一番运营无果后,这位林举人又格外热衷于当官,便索性做了一个吏官。

  为刀笔吏,平素负责记录衙门的案件详细。

  这是一个清苦差事,手里更没什么权,哪怕不运营,倒贴着让人来当,都没个举人愿意做,所以过往这等清苦差事,哪怕是有官身,都得找秀才来兼差。

  之所以是找秀才兼差,而不是直接担任,便是因为秀才功名,按朝廷律令,是不能当官的。

  刀笔吏,虽是小吏,但也算有官身啊!

  只有举人,才有资格替补为官。

  这位刀笔吏是举人,所以于乔才说话如此姿态。毕竟在这位面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罢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功名高一级,也压死人。

  听到这林举人这么说,于乔便心里有数了,于家被灭门,多半不是人所为。况且也没哪个亡命之徒,能在一夜之间杀死一百多人!

  这一百多人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啊!

  尤其是大户人家,吃得好,身体壮,习练拳法刀剑者众多。哪怕每个人临死前只反击一刀,或者一拳,也足够把凶手给打死当场了。

  “对了,于秀才,由于你尚未成家,按照朝廷律令,这于家的田地和商铺,你名下却是无法有那么多,所以……”林举人说着,将一份地契和一份田契摆在了于乔的面前。

  于乔看了看,这是一家商铺的地契,在县内一条老街上,那条老街上没什么人,所以这家商铺要不是有盐引子,可以拿盐来卖,早就关门多时了。

  而另一块田地,则有一亩地。具体在哪儿,田契上有写,不过于乔还没去亲眼见过,所以不知道这田地究竟是好是坏。

  但从这商铺的地契来看,这一亩田地,多半不是在什么好地方。

  不过于乔没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声谢。

  林举人见于乔识趣,便笑了笑,招呼也不打,直接起身走了。

  

梦里几度寒秋

谢谢撒哈拉三毛大大的100点打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