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51 吃相、钱引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056 2020-07-18 22:59:05

  林举人已经走了,于乔却仍旧坐着不动,只是偏转过头,从这二楼客房的窗口,看向这客栈的前门口。

  等于乔看到林举人走出了客栈,坐上由下人抬着的轿子远去,他才突然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砰。

  冷哼一声,于乔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去。

  他咬牙切齿地将目光投向了琼山县的县衙方向,从这地个地方,正好可以将县衙一览无余,于乔冷声说道:“欺人太甚!”

  林举人是衙门的刀笔吏,这次由林举人出面,而不是由乡里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出面,便意味着这是那位县太爷点头答应了的。

  也就是说——这于家的东西,那位县太爷也吃进嘴里不少,甚至很有可能是大部分。

  说不愤怒,那是假的。

  但尽管动怒,于乔这会儿还保持着冷静。

  “我此时回来,若不是有这层秀才身份,只怕是一入县城,就被人带去隐蔽之地,用刀抹了脖子,然后随便找个荒山野岭扔了喂野狗了吧?”

  呢喃自语着,于乔为了避免自己无法控制好情绪,便起身关了房门,在屋内念了一个时辰的经文,确定自己能够完全冷静下来后,这才离开了客栈。

  这于家的人尸体,眼下都已经入殡下葬,但于府的旧址,于乔还是要去一趟的。

  于府的宅子,尽管还挂着于这个姓氏,但早已经易了主,只不过眼下于家人才死没几天,吃相不能太难看。

  于乔靠近时,不无意外的被几个衙门的差役给拦住了,不过在于乔自报家门,又确认了一番秀才文书后,就被差役放进去了。

  “这位差爷,我爹的尸体,最后躺在什么地方?”于乔不动声色的摸出一两银子,塞到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位差役手里,并且这一声问得格外小声。

  这差役顿时脸上露出笑容,他忙不迭转过身去,背着人咬了一口银子,确定是上等银后,当即眉飞色舞的对于乔拱了拱手,说道:“于秀才,这你可问对人了,他们是后来的,而我……是第一个进入于府的,给于老爷收尸的时候,我虽然没在,但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么就有劳差爷了。”于乔又拿出了一两碎银子,塞到这差役手里。

  这差役这会儿都快笑出声来了,立即带着于乔进入,然后就直奔后院伙房的井口位置。

  于乔自小在这于府长大,因此这差役一往哪个方向走,就知道他要去哪儿。

  不过,于守田怎么是死在井口附近?

  于乔看着,却是起了疑心,因为这伙房附近,他爹以前是从来不往这来的。

  莫不是躲避追杀,逃到这儿来的?

  不过那差役将于乔领到了井口边,却说道:“于秀才,于老爷当时就坐在井口边。”

  说到这里,这差神情就犹豫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请差爷直言,放心,学生向来守口如瓶,差爷若不信,可以打听打听,和学生熟识的那些个书生,哪个不知道这一点?”于乔立即说道,并且又递出了一两碎银子。

  差役一把这银子拿过,就跟抢似的,然后脸上犹豫瞬去,乐呵呵的说道:“有了秀才这番保证,那么我老李也可以放心说了。当时于老爷的是满脸微笑的坐在井口边,身上没有丝毫凌乱,也不见流血,仵作验尸时更是没找到一处伤口,于老爷就像是自然亡故一样。”

  他方才的犹豫姿态只是装出来的罢了,目的是为了于乔手里的银子。

  银子到手,当然是一股脑儿全说了。

  于乔心中骇然,他本只是一些猜测,但现在可以确定,杀死于家满门的凶手,绝对不是人!

  “是那个叫芸儿的女鬼吗?”

  于乔心中暗自琢磨,这是他在得知于家被人灭了门后就有的猜测。

  当他按下净化后,那个女鬼失去了“目标”,而他又是被他爹于守田扔出去当替死鬼的,既然这替死鬼没死成,那么这死的……就只能是于家这边了。

  不过于乔却是没想到,那个女鬼动手,居然是直接没人满门,而不是只杀罪魁祸首于守田。

  “那学生的那些兄弟姐妹呢?”于乔又问道。

  这差役却说道:“哎,这气候炎热,秀才对不住,我老李年纪大,得好好歇一歇了。”

  于乔顿时明白,这贪得无厌的衙门豺狼,还想要银子!

  于是,于乔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于乔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感情,毕竟他娘亲在他很小时候就神秘失踪了,一个没妈的庶出子弟,又是在这兄弟阋墙、手足相残的大户人家之中,于乔又怎么还会有这方面的感情呢?

  要不是他伪装的够好,加上于家在琼山县一直都缺乏竞争力,无法为自家的举人运营出一个手里有权的官身来,因此于家内部的情况也相对较为平缓,只要认个怂,站个队,便能自此相安无事了。

  于乔走出于府,他想了一想,忽然往琼山县外走去。

  那个叫芸儿的女鬼此前纠缠他时,曾说其和于守田是青梅竹马,而恰巧,于府曾有一位在于府待了有三十多年的老管家,在七八年前这位老管家却突然离去。

  由于走这位老管家当时得太突然,又不再现身,加上其没有家人,所以其他人都当他是出了什么意外,死在外面了。

  毕竟这年头人意外惨死,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不足为奇。

  不过于乔在几年前,却是意外遇到了这位老管家。

  当时于乔没有上去和这位老管家相认,只是悄悄打探了一下这位老管家的消息,才发现这位老管家改换了姓名,躲在深山老林里,一直以来以砍柴采药为生。

  这是一种灯下黑的躲藏方式。

  但于乔却觉得这位是老管家在靠着过去积攒下来的银子为生,毕竟人住在大山里,什么需要去买,砍柴采药卖的钱,又怎么够?

  所以,于乔不怕问不出来。

  而他于乔赶到时,这位老管家正好在家中,看着家里空空如也的米缸,一脸愁苦之色。

  于乔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当着这老管家的面,依次排出了十个铜板。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