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53 诡谲、卖田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039 2020-07-19 22:08:21

  于乔来时,这地方林木阴郁,遮蔽了不少日头,使得光线不算很明亮,但人走进来也不会有产生丝毫不适感,反而还有几分凉爽的舒适感。

  可随着夜幕降临,这地方犹如瞬间切换了画风一般,诡谲的氛围在这里弥漫开。

  那摇曳的枝丫,好似有爪子一般,落在地上的阴影,显得莫名瘆人。

  夏夜本该蝉鸣蛙叫不断,但这地方却是只有怪异的风声。

  呜呼——

  呜呼——

  这风声像是猫爪挠人心一般。

  越是听,便越是心慌慌。

  突然,从地底下腾起了一股股淡黑色的烟气,这烟气如有生命一般,带着呼啸声,涌入了那一间破败的茅草屋中。

  呜呼!

  风声陡然变得猛烈起来!

  而随着这风声的变化,就在这夜色下,那一片树林阴影之中,忽然就出现了四道人影。

  这四道身影,静静地站着,似乎是在等待着茅草屋里走出来什么。

  不过好一会儿过去,这茅草屋都没什么动静。

  这让这四道身影开始不耐烦起来,于是他们走出了阴影之中,来到了月光底下。

  只见当先的,是一个脸涂白粉,嘴唇上抹一点红的胖子,这胖子身穿黑色大衣,体态臃肿,宛如一个球。

  而随其后的,是一个一脸青色,嘴唇发黑的高个子。这高个子穿着白色的锦衣短卦,好似一个小巨人。

  第三道和第四道身影,则分别是——一个有着一张通红大脸的小矮子,和一个脸涂金粉的瘦竹竿。

  这胖高矮瘦四道身影,围着这茅草屋走了一圈,便不由互相看了看,一只只绿豆大小的眼睛转动,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鬼语声立马响起。

  声音阴冷,好似有彻骨之寒,直入人心,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这是活人无法听懂的声音。

  这四个身影说了一阵,然后就很突然的,他们的身影一下子便虚化了,就像是从没来过一样。

  风声依旧猛烈,吹得那间茅草屋的破败窗户上的窗户纸,来回抖动不止。

  这风吹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停歇。

  眼看着天边露出了鱼肚白,那间破败的茅草屋内,这时突然就出现了一道诡异的声音。

  那就像是夜鸦哀嚎。

  令人只闻声,便有一阵毛骨悚然感!

  吱嘎。

  柴门应声而开,一道穿着破败衣衫的佝偻身影,随之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趁着天色还未大亮,消失在了这片山林之中。

  但不是跑去了深山之中,而是下山去了。

  山下,就有一个村子。

  村子名磐村,里头有五十几户人家。

  这是一个大村子,为此村中有衙门设立的村正,以及村里人公举出来的村老。当然,这所谓的“公举”并不是村里人一起选出来的,通常担任村老的,都是村里最有钱的那几家的家里老人。

  这一道佝偻身影来到了村字里,正要往村口的一户人家过去,但还没等他靠近,一声嘶哑的犬吠就响了起来。

  那是一只被拴在门口的土狗,上了年纪,且瘦骨嶙峋的,这会儿由于这道佝偻身影的靠近,这只老狗浑身都在颤抖。

  狗也是会恐惧的。

  不过,这只老狗却始终是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并且挡住了这一道佝偻身影的去路。

  这一道佝偻身影缓慢了抬起了头,盯着这只老狗看了会儿,一只脚抬起又放下,如此几次后,听着这老狗的恐吓声,最终还是不敢往前走了。

  于是转身来到了另一家门口。

  这一道佝偻身影一走,那只老狗顿时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狗眼中是极为明显的恐惧,它瑟瑟发抖着,蜷缩在一团。

  而那一道佝偻身影来到另一家门口后,便伸出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咚咚。

  三长两短。

  很快的,屋内就响起了骂骂咧咧的声音:“那个天杀的天还没亮就敲门?不睡觉的吗?”

  骂着脏话,不过门还是开了。

  屋里人一见这佝偻身影,是认识的,顿时更加没好气起来:“老寡夫,一大早敲什么门,我家可不要柴!不过你白送的话,我还是要的!”

  佝偻身影不说话,只是伸出手,掐住了这人的脖子。

  这是一个壮汉,但是连挣扎都没能挣扎一下,便没了气。

  等到磐村有人家早起做农活,才被人发现这一壮汉的尸体,横陈在自己家门口,顿时惊动了整个村子。

  村子里死人了,还是死在自己家门口,很快还没睡醒的村正就被叫来了,看了一眼尸体,就不耐烦的让人埋了。

  一个死人而已,没什么好稀奇的!

  这个年头,谁还没见过死人呢?

  有时候在河岸边走,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找过去后,通常都可以在附近草丛里看到一个竹篮子,在竹篮子里头是一副在襁褓中的腐烂尸体,或者森森白骨。

  在这底下往往都会有还压着一封红包,不过大多时候,都是红包早被人拆开,拿走里面的银子,或者值钱的东西了。

  不过几位村老也来见过尸体后,却是干净拦住了村正,然后在一番商量后,就匆匆派去去衙门报案了。

  衙门的差役是下午才来的,来了后很不耐烦,简单问了问,找不到顶包的人后,就让村里人,把因为天气闷热而已经开始显臭的尸体,用独轮车送去了衙门。

  尸体一到衙门,就交由仵作验尸,然后没一会儿,便有几名差役架起一个干柴堆,直接把这尸体给烧了个干净。

  而这案子,也就此算是了结了。

  这案子在磐村还在传,附近乡里的几个村子听说了后也在传,唯独没有在琼山县里头流传开。

  于乔也因此不得而知。

  他这会儿,按照田契上写的,已经找到了他的那一亩地。

  那是紧挨着一片山石的田地。

  不算荒地,但也是贫瘠无比,原本租田种的人一见到这田地主人来了,还想收回这一亩贫瘠田地,并且免他今年的租金,当即是千恩万谢,连说于乔是个大好人。

  于乔瞅了一眼自己这地,他不通农务,也不靠这块地吃饭,便索性低价卖给附近的一位乡绅,拿了一两七钱的现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