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60 论学、揣度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041 2020-07-22 23:54:17

  于乔别有用心,自然是一口答应,并且欣然前往。

  王沂的堂叔是一商人,在东河县王家也是不怎么起眼的一个角色,若不然也不会高看王沂一眼。

  并且除了特意带着王沂来见世面外,还想方设法让王沂认识这琼山县的权贵子弟,好让王沂能够扩展自己的交际圈子。

  因为王沂这堂叔无子,想来是准备投资在王沂身上,好为自己的晚年谋一个着落了。

  毕竟王沂再怎么说,也有一个秀才功名傍身。

  权贵人家眼里,一个秀才算不得什么,但对于王沂堂叔这样的人来说,一个秀才还是很有分量的。

  王沂的堂叔,在这琼山县租了一座小宅子,王沂带着于乔进来时,这王沂的堂叔不久前和人谈生意去了,王沂便领着于乔去了后院,让下人送上茶水,他则继续和于乔讨论诗词文章。

  于乔两世为人,除了这个世界看的书外,他还有很多在王沂看来,惊为天人一般的学说。

  王沂不知于乔是拾人牙慧,只觉得越和于乔交谈,便越是心惊。

  要不是他瞧着于乔不过一少年模样,都要以为于乔是当世亚圣了。

  不过心底里佩服不已,王沂嘴上却是只字不提,他不想就此落了下风,但又说不出更好的来,只能一位“嗯嗯”、“甚好”的应上几声。

  最后,连王沂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便开始转移话题:“于兄,孟兄方才在酒宴上,他孟家送了你数十亩田地,还有几家铺子,不知你要如何打理?”

  说起这,王沂不由心中暗羡不已。

  这可是价值数百两银子的东西啊!

  谁能不心动?

  “自然是由它去。”于乔微微摇头。

  他一开始还真以为孟家要送他一些营生,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不对劲。

  无他,这一些营生的价值太高了!

  而且这还都是会生蛋的鸡。

  便是再败家的人,也不会拿出这么一份礼来送人,因为混得稍微不如意点的举人家中,也不过这点家产罢了。

  加上在于家被灭门后,孟家那般吃相,眼下却又这般,实在是颇有些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于乔怎么想都感觉有点不太正常……

  而事出反常,必有妖。

  所以哪怕于乔还没去看过,只是听一听,便不当回事了。

  这十有八九,是一个能出人命的陷阱!

  听闻这话,王沂不由愣了一下。

  “王兄,天上不会掉馅饼啊。”于乔这时候故作深沉的说道,一脸的高深莫测。

  这让王沂不由一愣,然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于兄谨慎是对的,这一份礼,确实是太大了,大得越想越不对劲。”一开始听说,他是心中羡慕嫉妒兼而有之,但这会儿于乔这么一说,他仔细一想,也觉得有些问题。

  数百两银子,按十五个铜板一斤粮食来算,至少能换两万斤粮食!

  而一斤粮食,可供一个壮汉,吃三天!

  这么一笔钱,一个壮汉就是吃一百年,都吃不完!

  “王兄高见。”于乔适时的吹捧了王沂一下。

  这让王沂不由脸上露出了笑容,旋即就说道:“于兄,家叔来这琼山县是谈完生意就走的,差不多明日一大早就要启程了,所以我也只能跟着一块儿走,想来是来不及和于兄辞行了,他日于兄若是来了东河县,我必当扫榻相迎。”

  “定当来叨扰王兄!”于乔立即说道,“眼下时候不早,我也要先回去了。”

  王沂闻言,不由笑了起来。

  旋即,他便将于乔送出了门口,目送于乔远去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

  “榜首二字,名副其实。”王沂不由感慨一声。

  他本对于乔有些怨恨,但一番交谈下来,于乔的文采,却是叫他心悦诚服。

  不过,哪怕如此,也并不妨碍王沂继续吃柠檬。

  毕竟于乔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

  他都已经二十有八,而于乔才不会一十六岁,比他整整小了一个岁轮!

  “想我王某苦读诗书二十年,却不想是痴长人家一十二年,老天,你这是无眼啊!”

  一如既往的,王沂开始发牢骚。

  这是他二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改不了了。

  每天骂一遍贼老天,以利于保持心理健康。

  ……

  于乔走在路上。

  他没有急着回孟府,他这会儿在琢磨那座“给孤园”在哪儿。

  因为不出意外的话,他感觉这次王沂回去,就要去那座“给孤园”了,所以他还真得去“叨扰”王沂一番。

  不过想到这,于乔却又有些担忧。

  “在故事里,王沂是因为生活不如意,这才在自寻死路之下,被带去了给孤园,眼下王沂的生活无疑是如意些许了,那么还会去那座给孤园吗?”

  于乔琢磨着,对这一事他是完全没什么头绪。

  毕竟故事只是故事,而眼下他身边的,是活生生的人!

  故事是死的,人是活的。

  于乔这会儿就很担心,王沂不会再去寻死,这样的话,岂不是去不了“给孤园”了。

  因为王沂的那位堂叔,还是有些身家的。

  哪怕王沂的那个刁钻媳妇不给王沂饭吃,王沂的这个堂叔,也是不会短了王沂的吃穿用度的。

  王沂大不了搬去他堂叔家住就是。

  “所以,我要不要找人,半路上宰了王沂这堂叔……”于乔不由恶向胆边生,他目光转动。

  但转念一想,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便只好作罢。

  “等等,或许不用我出手……”

  于乔忽然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他之前一直所忽略的一点:“王沂的媳妇,可不是什么善类!而要是王沂还是会去那座给孤园,那么这就说明王沂这媳妇,大有问题啊……”

  于乔想到了自己曾在谭孟河家的伙房里听到的那一番“鬼语”。

  再想想王沂的妻子,在这样一个朝廷律令制度下,仍旧是如此泼辣霸道模样,浑然不怕人知道她苛待自己丈夫,显然是另有依仗啊!

  而在这样一个朝廷的治理下,什么样的后台会最让人有底气呢?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更何况,棋道人曾说过,普天之下,类似他那日在谭孟河家所遇到的人,还有不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