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带个净化去聊斋

66 药渣、给孤

带个净化去聊斋 梦里几度寒秋 2039 2020-07-26 22:13:26

  在少女眼中,这浑身白毛,便是尸毛,此时白毛消失,便是尸体化作了活人。她看到这“尸体”的额前有一道奇怪的金色痕迹一闪而逝,然后便是这“尸体”睁开了双眼。

  “我……怎么了?”于乔手捂着额头,他这会儿不怎么好受。

  像是醉酒的后劲,可是又有点不太像。

  然后,于乔一下子清醒了。

  他看到了地上的两具尸体,还有两幅白骨。

  于乔顿时脸色大变。

  “是谁陷害我?”

  地上的尸体,白骨,就他一个人活着,怎么看都像是阴谋陷害他啊!

  至于那个被卷起来的少女,于乔就看不到了。

  这个被“献祭”掉的少女,此时非人非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只是一种特殊的“药渣”,眼下凭生前残留下来的怨念维持着,但要不了多久,便随风而散了。

  因为这少女终究是已经死了。

  而成为鬼物,并不是死了就行的,要不然这个世界也不用成为鬼仙,才有资格转世投胎了。

  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

  况且就算是成了鬼物,也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而是怨念怨气混合了一些阴煞力量,所形成的一种邪祟。

  比如人邪,是昔日老管家的模样,但也只是看起来是而已。

  再比如芸儿,其坟头所在之处那般场景,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是其一身阴煞力量的源头。

  当即,于乔没有犹豫,起身跑了出去。

  听鹤楼此时仍旧是四层的模样,但一心只想逃出去的于乔,只是瞥了一眼后,就逃了出去。

  少女想跟上去,但她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于乔的背影。

  而这时,已经过了四更天。

  天快要亮了。

  等到天完全亮起来之时,就是这少女彻底消散的时候。

  天很快就亮了,而少女也在听鹤楼外头出现人声的那一刻,化作一缕青烟,就此消散无踪。

  这世上再无其存在痕迹。

  此时,于乔已经离开了琼山县。

  他怕自己身上落着官司,而衙门朝南开的县衙,可不是讲理的地方。更何况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于乔完全是一头雾水。

  他就蹭个饭而已,招谁惹谁了?

  真是晦气!

  此时县城的门未开,于乔原本是跑不出去的,不过当他将那无头石马拿出来,学着那日只只姑娘的样子,吹了口气后,这无头石马居然又从巴掌大小,变成了正常马匹大小。

  这让于乔欣喜不已。

  当即,他心中默念东河县。毕竟眼下他无去处可去,而于家被灭门,这琼山县也已经无他的立足之地。

  像他这样没有家族撑着的秀才,在其他大户人家眼中,其实和流民差不多。

  所以,他眼下倒不如直接去找王沂,与他一同进“给孤园”!

  只可惜,那铺子的盐引子和五两银子啊!

  于乔每每想起,就感到肉痛,无论是盐引子还是那五两银子,那都价值不菲啊!

  然而,谁知道他只是蹭个饭而已,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也不知他是遭人陷害,还是太倒霉了?

  这石马的速度极快,一如当初那般,于乔双眼无法视物,就是当石马停下来后,于乔瞧着四周的环境,却感觉有些不太对。

  东河县如其名,紧挨着一条大河,并且想要进县城,只能走山路,山路崎岖难行,因此进东河县是出了名的费鞋……

  于乔虽然没有去过东河县,但也对东河县的地形有所耳闻,毕竟诗会上不只是讨论诗词学问,还会说些别的。

  然而……他此时所来之地,这地方空旷无比,四野草木繁茂,不过还可以依稀见到曾经的道路痕迹。

  这是一条被废弃依旧的官道。

  只有官道在被废弃后,还有道路痕迹残留,其他的路,如那乡野间的路,只消数年时间没人走,那条路便再也找不到了。

  “我这是来了何处?”于乔一脸莫名其妙,他不是该去东河县找王沂吗?

  于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胯下这石马。

  他明明记得这石马是根据自己想要去哪儿,才去哪儿的啊!怎么会跑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来了?

  作为官道,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废弃的。

  而能被废弃的官道,都多多少少有点问题,比如曾发生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唯恐事后还会造成不详,牵连到官道上的驿站以及当地衙门。

  联想到自己直接被石马带到了这,于乔心中不由咯噔一下:“不是吧,我这是霉运连连了吗?”

  顿时,于乔后悔无比。

  他对这石马根本一无所知,只是见他人使用过一次,又骑了几次,自以为摸索出一些经验来,便……

  于乔强自镇定,这会儿太阳刚升起来,一切都还能挽救,于是他赶紧在心中默念渠府。

  这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去哪儿了,这石马的速度又是极快,飞驰电掣一般,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使用这石马。

  不过石马突然抖动一下,然后于乔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是这石马,一下子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一个不过巴掌大小的无头石马雕像。

  “这……”于乔呆滞片刻,然后他想了想,还是将这石马给捡了起来,然后往前走去。

  因为他并不是完全什么依仗都没有,他还有一个不靠谱的依仗——那柄通体绿油油的剑。

  这剑,好歹能辟邪啊!

  这地方于乔本以为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过他走了一会儿后,却是遇到了人。

  那是一名采药的姑娘。

  虽然于乔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草药可以采摘,但看这姑娘的打扮,便是为采药而来。

  而在这姑娘的肩膀上,还蹲着一只灰毛猴子。

  看那只灰毛猴子有些讨喜的样子,于乔心中略微缓了缓,于是主动上前打招呼:“学生于乔,琼山县人士,有一事想请教姑娘,不知此地是何处?”

  “你叫我什么?”这采药的姑娘,听到于乔这一声,姣好得脸蛋上却是露出半惊喜半好奇的神情来。

  这让于乔看得有点不明所以,他称呼一声姑娘,没错啊?

  不过这时,这姑娘又说道:“我叫锦……锦儿,这里是给孤园。”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