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诸天次元的龙王

第2章 一身正气

诸天次元的龙王 谭安宁 7144 2020-07-10 19:04:47

  黑心虎虎目圆睁,看着一脸正气的李空,忽而伸手指着自己。“你敢耍我?”

  “山上一缕烟,拘留十五天,你放火烧山,何止十五天,识相的束手就擒,尚可以视……”

  黑心虎微怒,真气盈体,一掌拍出,李空措手不及,硬接一掌,疯狂后退。

  见李空接他三成功力一掌,虽然极速后退,但没有半分受伤的模样,黑心虎皱眉。

  长相清奇之士,果非泛泛之辈。

  李空借力来到虹猫身边,瞥一眼焦躁不安的麒麟,低声道:“少侠快走,我来拖住魔教。”

  虹猫一愣,微声道:“原来你刚刚是声东击西,好来到这边,但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我乃正义化身李空,生平最见不得人以多欺少,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我,我也知你身份,七剑传人之长虹剑主,你我同是正道脊梁,切不可殒命于此,总之你先和麒麟离开,我来抵御魔教众人。”

  两人交流虽然轻微,但黑心虎何其敏锐,大手一挥。“他们想跑!给我杀!莫要伤着麒麟。”

  李空一拍麒麟屁股,急喝一声。“快走!”

  义无反顾,冲向魔教众人。

  麒麟灵性不弱于人,也知利弊,驮着虹猫,一个急加速,凌空而起,跨向对岸。

  身处于半空之中,虹猫回头一望,只见李空冲向人群,但完全不会武功,且两手空空,眼看就要被擒住。

  “麒麟,你先走!”

  当即足尖轻点,从空中折返,长虹剑出鞘,杀入魔教众人围攻之中,与李空靠背。

  “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们先离开么?”李空有点头大。

  “你一点武功也没有,却甘愿为了我们挡住敌人,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

  李空哭笑不得,不愧是虹猫少侠,本来他还想来一招降龙十八掌清场,但现在看来,还有操作空间。

  “看锤!”猪无戒声音一起,流星锤飞来。

  虹猫挥起长虹剑,抵住流星锤,但猪无戒奸猾无比,从怀中取出带有剧毒的蝴蝶镖,飞射而出。

  虹猫一口真气不继,险些中了阴招,勉强用剑挡开。

  李空环顾四周,黑心虎没有出手,虎视眈眈望着两人,给了虹猫极大压力。

  李空知道,黑心虎是在等一个良机,但他又何尝不是?降龙十八掌暗暗酝酿。

  但不知为何,气力不继,降龙十八掌一时无法发出,李空微感心焦,也只能一边抵御喽啰攻势,一边蓄势。

  这时两人边战边退,来到深谷边缘,再退半步,就将坠入谷底。

  麒麟忽然折返,黑心虎眼前一亮,他等的就是现在。

  方才虹猫从麒麟身上跳下,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不成想麒麟没有逃跑,又从对岸跃来。

  黑心虎极速接近,麒麟驼住虹猫,又拉上李空,向着对岸奋力一跃。

  黑心虎大怒。“放箭!”

  箭矢袭来,李空微一犹豫,降龙十八掌蓄势只有一半,但面对魔教众人该是够了。

  可金龙一出,龙威可能吓到麒麟,掉进深谷可就难办了。

  而且降龙十八掌威力极大,这一掌下去,催山断石,到时候可能把他们活埋,思忖片刻,只留一分威力。

  ‘嗖嗖嗖’冷箭如雨,虹猫以剑断箭。

  虹猫本来身处麒麟背上,就不敢用全力,生怕让麒麟负重太多,跌落谷底。

  再加上李空需要保护,顿时捉襟见肘。

  李空目光微眯,掌心一条细小金龙如蛇发出,一闪而逝的龙威,让众人呆滞片刻。

  虽然只有一分威力,但降龙十八掌依旧不凡,落进魔教弓箭手当中,顿时轰然炸裂,残肢断臂无数。

  虹猫一惊。“这是什么?”虽然只看到一道金光,但其中的龙威,让他无法释怀。

  “我堂堂正义化身,岂能没有两把刷子?若非看地形不合适,保管让这些魔教余孽吃不了兜着走。”

  李空傲然一笑。

  虹猫顿时明白,原来李空不需要他回身救援。“是我冲动了。”

  李空笑了笑。“没有的事,我其实也没有太大把握,还要多谢你相救,咱们快点走吧。”

  “可恶,休想逃走!留下麒麟!”黑心虎眼看到嘴的鸭子飞了,也顾不得许多。

  方才白猫舍身用出火舞旋风剑法,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故以一直在压制伤势,但现在不得不出手。

  从崖边一跃而起,一式黑虎掏心,直取麒麟背上的两人心脏。

  李空目光凝重,全力出手的黑心虎,也是他没有一开始就干脆蓄势,用降龙十八掌偷袭,反正大光明接近之因。

  李空心里其实也没有底,虹猫蓝兔七侠传的世界,战斗力等级十分模糊。

  白猫以火舞旋风剑法,竟能使得天地出现异象,凭空生出火焰龙卷,却仍没有杀掉黑心虎。

  而七剑之中,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奔雷剑,此剑一出,可唤天地落雷,但这么牛逼的一把剑,表现也忽高忽低。

  李空的降龙十八掌虽然威能无双,但真跟大boss不死不休,把黑心虎逼急了,并不明智。

  况且,李空也没打算一出面就把黑心虎干掉,那以后咋办?谁来扛大旗?

  黑心虎没了,七剑没得人砍,总不可能来砍李空嘛!

  堂堂正义化身,又不会做什么坏事,被人追着砍,这说出去像什么话。

  李空与黑心虎对了一掌,这十成功力,果然厉害,李空即便强化过身体,也是脏腑翻腾,几欲吐血。

  虹猫就更不用提了,直接一掌拍在胸口,两眼一翻,倒在麒麟背上,暂时昏死过去。

  此时黑心虎余力用尽,不得不返回,李空松了口气。

  麒麟见虹猫受伤,慌忙叫唤。

  李空舔了舔嘴唇,轻声安慰道。“莫慌,虹猫心脉不曾受损,没有生命危险,乖乖小麒麟,快点去到对岸。”

  麒麟缩了缩脑袋,有点害怕的样子,四肢伸展,望向对岸。

  黑心虎怒不可遏,这是他最接近麒麟的机会,一旦错过,以麒麟的灵智,想要捕获难如登天。

  “拿弓箭来!”

  牛旋风递来弓箭。

  黑心虎弓拉满月,真气灌注,一剑正中虹猫肩头。

  若非李空情急之中,将虹猫的位置拉开一点,这一箭已将虹猫射死。

  李空怒斥。“好快的箭,魔教果然阴险!”

  眼看这一箭没有建功,黑心虎面沉如水。

  “教主,我来助你!”猪无戒大献殷勤,发出一连串剧毒蝴蝶镖。

  “混账,你往哪里射?”黑心虎肝胆皆颤,盖因猪无戒的毒镖,瞄着麒麟射。

  麒麟若死,他的狂病怕是没得治了,顿时怒极,一掌将猪无戒打翻在地,呕血不止。

  “快,他们掉进谷底了,快去搜,麒麟如果死了,我要你的命!”黑心虎虎目中怒气暗藏。

  猪无戒心中微感不快,若非他急中生智,瞄准了麒麟,两人一麟早已逃走,哪里会掉进谷底?

  “是。”猪无戒皮比较厚,没有受到重伤,拜地领命。这时护法跳跳也赶到,目光一转,和猪无戒同走向谷底。

  两人和麒麟掉进谷中,李空还有点担心,这掉下去不死也得重伤,但当落在地上,居然毫发无伤。

  顿时醒悟,跳崖嘛,多大点事?

  别说几百米,就是几万米,只要是悬崖,也休想要主角的命!

  李空抬头扫视,这谷底八成有百年朱果之类的好东西,再不济来两本武功秘籍凑合一下也行。

  看了片刻,毛都没有,李空无语,于是观察身旁人的伤势。

  虹猫被黑心虎掌力所伤,又中了一箭,此时重伤不醒。

  量他鼻息,还算平稳,李空拔掉箭矢,做了简单的包扎,便不多担心。

  又看了眼麒麟,背上被猪无戒毒镖射中,黑血潺潺流出,李空上前。

  麒麟眼中露怯,有那丝龙威的缘故,麒麟是灵性极高的生灵,不是凡物,依稀理解那龙威的含义。

  当然更重要在于,李空看着它的眼睛里,总有些不同的东西。

  李空哑然发笑。“小东西,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麒麟畏畏缩缩,不敢直视,李空于是拔去毒镖,黑血冒出一点,随后是鲜红的血液。

  李空啧啧称奇,好像那蝴蝶镖中的剧毒,对麒麟来说,压根不算什么,无法侵入体内,毒素很快就消失了。

  “系统,麒麟怎么不怕毒?”

  “这只麒麟虽然不是纯血,但也是天地灵物,一点毒性伤不到它。”

  “检测一下。”

  “系统检测中:

  名称:麒麟。

  真名:麒麟

  等级:一阶。

  能力:麒麟蹬腿,麒麟甩尾,麒麟头槌,麒麟瞪眼,麒麟走路……

  血脉:麒麟血脉(纯度10%)

  说明:天地灵物,虽非纯血,但饮其血仍可大壮筋骨,强身健体,增长功力。”

  李空挠挠头,他发出一掌降龙十八掌后,没缓过劲来,遇上黑心虎,酝酿了很久,才发出第二掌,弊端太大。

  里面主要的原因,气力究竟哪里不继?李空也有点察觉,主要还是昨天阿尔杰塔的功劳,把他搞得有点吃不消。

  如果不是强化了身体,现在走路都难。

  “能不能治疗肾虚?当然,这不是我想问的,你明白的,系统,我身体很好,我一个朋友,他委托我问一下。”

  “强身健体,包括强肾。”

  “好了,你下去吧,我会转告我朋友的,谢谢你啊,系统。”

  李空瞧了两眼,把麒麟看得有点慌,当然,李空是正义化身,节操满满,绝对不会作恶,喝麒麟血太掉逼格了。

  李空一脸痛惜。“你受伤了,小麒麟。”

  “呜呜呜…嘤嘤…”麒麟是个嘤嘤怪。

  李空沉痛地看着蝴蝶镖。“这镖上有剧毒!十分可怕,中毒的人,会全身溃烂,生不如死。”

  这一说,可把麒麟吓到了,它虽然是天地灵物,灵智不低,但十分纯洁,并不清楚自己有多么神异。

  “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帮你把毒素吸出来!”

  李空一身正气,当场就把麒麟按在地上,也不理会麒麟嗷嗷叫,一口就啃了上去。

  其救人心切之心,真是无愧于正义化身这四个字。

  但麒麟的挣扎惊醒了虹猫,他双目大睁,拔出长虹剑,虚弱举起,“你在干什么?放开麒麟!”

  李空都还没尝到味,拿出蝴蝶镖。“虹猫,你让我很难过,这只镖,你自己看,麒麟被伤到了。”

  “猪无戒的蝴蝶镖!”虹猫也是识货人,明白这镖上有剧毒。

  麒麟留下了一滴泪水,虹猫不禁感慨,瞧瞧,这剧毒都把麒麟折磨哭了。

  真是难以想象,如果没有李空,等毒素入体,麒麟还要遭受到怎样的折磨?

  虚弱安慰道:“别怕,麒麟,李空是在救你。”

  又看向李空。“如果你不在,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太感谢你了,李空。”

  李空感动落泪。“谁叫我是正义化身呢?虹猫,你先闭目养神,我吸出毒素,就带着你们快速逃走!”

  虹猫也是一阵感动,他刚刚丧父,正是悲痛,又陷入险境,却碰到李空这么一个大好人,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李空一脸正义,小嘬一口,麒麟血并没有血腥味,反而淡而无味,像是温水一样。

  看来这麒麟血纯度果然不高,不然怎么这么淡?

  麒麟有点害怕,又微微挣扎。

  “怎么样了?”虹猫无法闭目养神,一脸担心。

  “好浓烈的毒素,这一口压根没办法吸干净!”李空摇头不已。

  虹猫催促道:“还不快把毒血吐出来!”

  李空怛然变色。“糟糕,我把毒血喝进去了!”

  “你快运功驱毒,让我来。”虹猫勉强撑起身子,蹒跚过来。

  李空一脸坚定。“你身受重伤,再中毒神仙难救,不用管我,正义化身,就该为正义牺牲自己!”

  虹猫讷讷难言,心中一股热流直冲双眼。“你…”

  李空低头,又嘬了一大口,吨吨吨,咕咚咕咚。

  系统的提示音姗姗来迟。“穿行者体质提高……”

  李空为了正义事业,竭力贡献自己的力量,正如他所说,有一分光,便发一分热,能照亮一点,就照亮一点。

  哪怕毒血再多,他也全都喝进肚里,浑然不管自己中毒,如此高洁之心,真是让人闻者惭愧,见者佩服!

  “穿行者体质已达极限,如需再度提升,需饮用纯度更高的麒麟血。”

  李空低头一看,麒麟失血过多,已经难以挣扎了。

  而他一脸红光,相当于使用了5点灵魂力,虽然灵魂没有强化,但体质已经两倍于人。

  两倍的体质,并非简单的1+1=2,现在就算不用降龙十八掌,他也可以算得上是个小超人了。

  再面对阿尔杰塔,虽然和龙族没法子比,但不至于被彻底榨干。

  同时,他满面红光,完全从肾…这红光主要是毒素太多,致使血液极速流动导致!

  “好了,麒麟的毒素都已被我吸干净,我现在感觉有点头昏,眼前有点发花。”

  李空拄着脑袋,发现虹猫又晕倒了,于是头也不昏了,眼睛也灵光了。

  两只信鸽也赶来,只见李空一手扛起虹猫,一手扛着麒麟,跟随信鸽指引,健步如飞。

  不久,猪无戒和跳跳赶到,两人自然扑了个空,分头寻找,跳跳找到了李空留下的脚印。

  不着痕迹的将脚印擦掉,跳跳暗自沉吟。

  ‘这忽然出现的异人,救走了虹猫麒麟,看来是友非敌,要通知其他传人才行。’

  猪无戒却发现了信鸽遗落的纸条,心中暗思。‘他们一定是去玉蟾宫了,没想到玉蟾宫主,也是七剑传人。’

  两人会面,猪无戒拿出线索,得意洋洋。

  “听说玉蟾宫主蓝兔,是武林第一美人,我老猪仰慕已久,正好去会一会,定要抱得美人归。”

  跳跳暗道一声不谨慎,无奈一起回去复命。

  来到谷边,却发现黑心虎不再,两人赶向黑心虎所在。

  李空初入世界的瀑布下,黑心虎顿足而立,看着那降龙十八掌造成的场面,心下惊骇莫名。

  “教主,我记得这里有瀑布呀,怎么不见了?”牛旋风看着陡峭的水流,不得其解。

  “被人毁去了?”

  牛旋风震惊不已。“怎么可能?这瀑布直接被轰没了,谁能做到?”

  黑心虎沉吟不语,如果那异人真有这个实力,他全盛之时,与其交锋,也只是五五开。

  与此同时,李空扛着虹猫麒麟,跟随两只信鸽的指引,一路赶向玉蟾宫。

  现在黑心虎出山欲饮麒麟血,七剑传人势必阻挡,但此时的七剑传人,实力不行,还不能过早暴露。

  武林第一美人,玉蟾宫主蓝兔,是冰魄剑传人,虽然李空知道,但在这江湖上,还是一个秘密。

  按理来说,信鸽不应该指引来路不明的人去见蓝兔,却偏偏这么做了。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李空一身正气,乃正义化身,和七剑传人同为正道伙伴。

  信鸽有灵,发现他身上的正气,于是带着李空往玉蟾宫赶去。

  扛着虹猫麒麟跑了一两个时辰,李空丝毫不显疲倦,不愧他小超人的称呼。

  估摸着魔教没那么快追过来,于是放下虹猫麒麟,暂且休息一会。

  就地升起一堆火,李空眉头一皱,这山上一缕烟,拘留十五天,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他乃是正义化身,生出来的火,也是正道的火焰,不可能失火烧山的,想到此点,李空也就释怀了。

  片刻,他身上的正气,也将失血过多的麒麟唤醒。

  麒麟身为天地灵物,对于正气的感应十分敏锐,看到李空生出了火,疯狂蹬腿着想要逃走。

  李空幽幽一叹,十分理解麒麟的想法,一定是害怕给他拖后腿,所以想要默默离开。

  “小麒麟,我已经将你身上的毒血吸干净了,来烤烤火吧,你瞧啊,这正道的火焰多么温暖。”

  麒麟羞愧难当,当即叼起虹猫,欲要逃窜,不忍成为李空的累赘。

  “唉!”李空有点感动,一把揪住麒麟的尾巴,硬生生拖了过来,抱在了怀里。

  摸着麒麟瑟瑟发抖的身躯,看着那充满灵性的大眼睛里的泪水,李空情难自禁,不禁潸然泪下。

  “你不用这么感激我,都是我应该做的,谁叫我是正义化身呢?”

  麒麟,咬了他一口。

  “嗯?”李空眼一瞪,单手摊开,金龙虚影在掌中若隐若现,一缕龙威缓缓蔓延。

  麒麟血脉不纯,挡不住如此龙威,趴伏在地,好像在说,再也不敢了。

  “亏你是天地灵物,竟然连正义的精髓都领悟不了,我告诉你!”

  李空在麒麟耳边嘀咕几句,麒麟还有点不听话。

  于是李空把手掌在它眼前晃了晃,麒麟顿时就听话了。

  望着身前乖顺的麒麟,李空成就感满满,正义化身悉心教导,终于感化了天地灵物麒麟,实在是感人肺腑呐!

  然而很快,李空又长吁短叹,他很想念正化化身之下第一正义伙伴李狗蛋,那个得到正义全部精髓的天才!

  半夜,麒麟不愧是天地灵物,竟能吸收日精月华恢复,很快从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走出。

  看着精神焕发的麒麟,李空有点羡慕,而麒麟也受到了正义的召唤,驮着李空和仍然昏迷的虹猫赶往玉蟾宫。

  几天时间过去,终于来到了玉蟾宫,期间虹猫的伤势有恶化的趋势,多亏正义化身及时出手。

  玉蟾宫坐落在青山之中,小道曲径通幽,两旁草木成荫,景色雅致怡人。

  门外,李空正要叫门,朱门却吱呀打开。

  “呀,你长得可真奇怪!”紫兔捂着嘴巴,难掩眼中的惊讶。

  李空心里一跳,怎么感觉这紫兔眉清目秀的?

  他的审美观本就异于常人,如果不加控制,以后指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

  李空从麒麟身上跃下,冷静无比。“闲话不多说,虹猫受了重伤。”

  几点脚步从门内传出,半开的朱门忽然大张,一抹灵巧的身影,如同低飞的黄莺,蓬松的淡黄纱裙,是那黄莺的尾羽,赏心悦目,飘逸的淡绿丝带,仿佛碧水中生出荷叶,灵气逼人。

  望着小巧玲珑的蓝兔,李空独特的审美观发挥了作用。

  “你就是李空李少侠吧,果然是天生异相,快进来。”蓝兔的嗓音,也如黄莺般悦耳。

  李空心中微悦,正义化身心中侠气凛然,一句李少侠,正中下怀,和蓝兔点头致意,扛起虹猫,就往门内走去。

  “麒麟,你快些离开,虹猫少侠就交给我们了,一定要小心魔教的人,好好躲着。”

  麒麟看着李空的背影,目露犹豫,踟蹰不定。

  直看到李空手掌隐晦微抬,麒麟顿时想起这些天正义化身孜孜不倦的教诲,麟目含泪,奔离此地。

  房中,蓝兔检查虹猫伤势,“虹猫内脏受损,肩头又有恶伤,伤势极重,如果不是有人为他遏制,恐怕凶多吉少,辛苦你了,李少侠。”

  “魔教人多势众,黑心虎实力恐怖至极,但我与虹猫一见如故,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死去。”

  这时虹猫悠悠醒转,望了眼两人。“蓝兔宫主。”

  蓝兔轻声道。“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伤药,你现在需要多休息。”

  “李空也在,你为麒麟吸毒,现在感觉如何?”

  “我身体比较好,而且麒麟血十分神奇,毒素没有在我体内留存多久,反倒是你虹猫,需要静养。”

  李空无碍,虹猫松了口气。“麒麟呢?”

  话音刚落,麒麟叼着灵芝出现。

  “太好了,有这颗灵芝当做药引,虹猫少侠你的伤势痊愈,起码能节省一半时间。”

  虹猫蹒跚下床,和麒麟依依惜别,期间麒麟频频注视李空,但教导在前,没有表露出什么。

  “你昏迷几天,我和麒麟朝夕相处,有了不浅的感情,我也舍不得它,唉,万恶的黑心虎!”

  李空面露愤慨,兼之一身正气,两人倒是没有多怀疑他。

  虹猫历经丧父之痛,伙伴麒麟又离去,还身受重伤,身体难以为继,眼睛半闭。

  蓝兔安慰道。“玉蟾宫暂且安全,魔教不会这么快追查过来,你安心静养,等待伤势痊愈。”

  虹猫点点头,蓝兔的七剑传人身份是秘密,魔教想要查出,怕也要废不少功夫。

  然而信鸽遗落的纸条,其实早让魔教得知真相,不过现在的蓝兔虹猫还不知道罢了。

  这时信鸽扑腾入内,聪敏如蓝兔,顿时发现纸条丢失,心里有些沉重。

  虹猫察觉有异。“怎么了?”

  “信鸽好像受了点伤,我给它上点药,没事的,紫兔,送虹猫少侠进密室休养。”

  虹猫离开,李空自责。“密信遗失,魔教怕是派人过来了,都怪我走得匆忙,太过大意,留下把柄。”

  见李空自责,蓝兔柔声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也不必责怪自己,现在当务之急,是拖延时间,等虹猫伤势痊愈,李少侠,你舟车劳顿,也请去休息一晚吧。”

  “嗯,我也会尽一分绵薄之力的,蓝兔宫主。”李空忽而上前一步,握住蓝兔的手,毛茸茸的触感。

  “李少侠,还请你自重。”蓝兔大大方方。

  李空哈哈一笑放开。“早听闻武林第一美人的名声,今天见到,有点情不自禁,是我孟浪了。”

  李空虽然失礼,但也颇有君子之风,再加上如此直白的夸奖,蓝兔虽然不在乎虚名,但其实也有点欣悦。

  不禁细观李空面容,果然是异貌迥然,但即便大家不在一个画风,蓝兔仍捕捉到一丝别样的魅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