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国公府

何求凰 林六月 2353 2020-06-20 17:16:57

  “姑娘,姑娘,您快醒醒吧,快卯。”含书急切盯窗沿沙漏,嘴里念念词“千万千万莫叫大少爷先床,请安,准保又鸡飞狗跳。”

  “妮子,讨打,当姑娘面儿浑。”含画端热水盆子,里面压条白色汗巾。

  “无妨,让哥哥便。”坐身,伸手接汗巾。

  “哟,口气,怎越越长姐?”话间,帘子未曾大响,人便随音入屋子。“怎,才几啊,连早辰忘曾。”

  “长兄,男女七岁席,礼廉耻二哥。虽才六岁,尚足七岁,转满打满算七岁。风风火火冲,面子里子,。”杨排行四姑娘杨文婉,便尚未床姑娘子。

  “杨文婉,脾气随龄一块儿痴长,怎变大?莫祖父脾气传?”杨大兄长杨文延斗嘴落败风,赶忙摆兄长架子。

  “长兄今日早找做,祖父父亲里请安?”杨文婉穿衣服便屏风面,示意含书杨文延茶。

  “二哥随二叔,竟昨日里夜半,除祖父夏荷园谁半分晓。,父亲让带找长姐,咱就父亲里请安,直接祖父里。道二叔次带东西。”杨文延坐近手处椅子里,翘二郎腿,饮新沏茶。

  “二叔怎连夜赶,辽东又异?”杨文婉听便捉紧让含画梳。

  “一姑娘,才六岁,关心做。祖父父亲呢,再济几兄长呢。”杨文延纳罕瞧自己一母胞妹妹,怎几日变化大,祖父教导真厉害。

  端坐梳妆台杨文婉却再言语,杨覆灭情。若真如陈昭所,杨覆灭便当今嘉武帝一手促。而缘由却曾晓。短短间,及阻止一切恶毒计划,保住自己。

  几睁杨文婉尚梦,熟悉人,熟悉物,甚至桌子并整齐打字,清晰又让人怀念。自己竟儿。祖父将自己带教导一。

  当叔伯婶娘面儿,祖父将自己接身直接教养,一代杨若无意外就自己,而当自己震惊远大一世。因一切竟真。四叔父反,方姨奶奶哭骂,祖母安慰,曾梦几千次场景,竟真真实实又重历一遍。最终结果居自己依旧留春晖园,而每日晨昏定省岚玉轩。等父亲与母亲辽东,再将自己与长姐留。

  望镜自己小小又稚嫩脸庞,杨文婉默默祈求:若一切真,定尽力量,保住杨小,若一切假,请满神佛怜悯,让一梦醒。

  匆匆忙忙梳洗,杨文婉便吃早饭便随杨文延赶往岚玉轩。路杨文延哪里拿一桃子,意洋洋杨文婉道“乖姣姣,叫延哥哥听听,哥哥就将大桃子吃。”

  杨文婉几日一次听人叫姣姣,忽脚步就挪,泪水顺脸庞漱漱落,豆大泪珠怎止住。

  杨文延面走,杨文婉未曾跟,一便惊住。“怎,哥哥,行。怎桃子哭厉害?”杨文延,将桃子赶忙送杨文婉手里。

  厢杨文延费劲拿袖子小小杨文婉擦泪珠儿,杨长姐杨文婧刚刚带满岁杨二房幼子杨文斌院子里,遇杨文延弯腰揖哄幼妹。

  “杨文延,又闯祸。怎姣姣惹子?”杨文婧十四岁,早定亲镇南伯世子,等及笄定婚配日子,便嫁人妇。一世长姐孕,父母双亲死辽东铁骑,祖父祖母囚牢,女子尽数卖乐坊,男子斩市。长姐一胎男孩儿并未保全,竟胎死腹。长姐数月便。

  听长姐姣姣,杨文婉更悲,竟张嗓子嚎啕大哭。

  一世悲愤痛苦,终至亲之人一熟悉呼唤,再忍住。

  几日,自己一直按自己记忆子走做,甚至连睡觉仔细自己幼怎睡,否老实规矩。生怕行差踏错,梦境便破,便又醒。自己怕面陈氏子狼子野心,自己真。姐妹兄弟,争吵玩闹杨公府。

  一高一哭喊,终将老杨公等人唤。

  “杨文延,又欺负姣姣,。”杨二房杨文杰就抽腰间佩剑。

  “杨二郎告诉,长兄,居敢目无尊长,莫姣姣本就嫡嫡亲妹子,便隔房堂姐妹未曾欺辱。找打架,浑,打便,让做哥哥指教指教。”,杨文延竟闪身祖母宋氏身“借祖母拐杖用一用。”

  “混小子!”宋氏身形竟丝毫影响,少根拐杖依旧站稳稳。

  “姣姣,婶儿,婶娘瞧瞧,咱大姑娘,哭,仔细哭坏嗓子。”,越杨文婧揽杨文婉。“奻奻哄哄姐姐乖,让姐姐莫再哭。”

  “文婉啊,祖父里。”老杨公杨世忠原四孙女最机巧,又欺负长兄。“莫总欺负哥哥,总。”

  老人,一自己睁见第一亲人,曾一直觉高大威猛,一人撑整杨人,原老人。自己八岁祖父敬仰佩服。自己老人庇护,八之骄女生活啊。

  “祖父。”一哽咽之,趴自己祖父怀,哭再一字,呜咽摇。

  自己一直乖巧听话,自己梦就再做?自己就再父母兄长怀做孩子?就就够,够吧?

  泪朦胧杨文婉远处缠斗一兄长,笑笑走二叔叔,笑盈盈自己祖母婶娘,终将泪水慢慢吞咽。

  “姣姣,又怎?延哥儿接?”身姗姗迟父母亲哭泪人文婉心疼。母亲快步走几步便将文婉老公手接,揽怀里。

  “混球儿!花重金买树!”叔刚刚走近,便大怪叫。

  自己叔,文质翩翩武臣猛将,却偏偏喜花草树木,明明通文墨,却喜欢画奇花异草。自己父亲与二叔书房里挂自叔墨宝,祖父总气急败坏自己书房里摘何被裱挂墙鬼画符。

  话间杨文延见叔脸色变,赶忙将宋氏拐杖收身,躲杨文杰刺剑。

  “哎哟哎哟,二弟兄,松叔花重金岭南求购,收收手,收收手,莫挨松!”

  “菊,!,菊茎断,活!活!”

  “叔,您清,做,躲,未曾手。”杨文延,将手拐杖朝自己父亲稳稳一抛。

  “延哥儿,吧,杰哥儿处处留情面呢,再闹,叔满府栽种花花树树,就剩少。”宋氏自长子手里拐杖落便敲敲子背。

  欢笑怒骂一幕幕,杨文婉心自感慨万千妥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