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学规矩

何求凰 林六月 327 2020-06-27 19:00:36

  “祖母几纪愈大,内宅务婶与祖母身几位嬷嬷商量,婶又叔一性子,最耐宿务,估计疏漏。算算日子奶嬷嬷一该京,长姐奶嬷嬷一长姐,按儿该如此。若奶嬷嬷一京,就让人通报一。”

  “就再,母亲最疼姣姣。”杨文婉笑,少少算手自己人,做方便。

  含书含画碧月碧云被氏送岚玉轩,屏楠将情龙脉尽数宋氏清楚,宋氏笑,转就将大小务交杨文婧。长女本就将嫁入镇南王府,且嫁便世子妃之尊,镇南王府大小务早晚交杨文婧之手,始习再合适,之嫁至无手。

  自己里换婢女而,居杨文婧掌机。机。自己病愈如今四五光景,杨文婧竟连瞧瞧自己一,而翠湖却索身契日院见杨文婧,因,与一六岁幼女大嫌隙。

  未曾日清闲日子,宋氏里就派人接杨文婉,今太寿诞带杨文婉一块儿,提教导教导杨文婉入宫礼仪。杨文婉苦笑无语,自己十几王府就皇宫,见人自己朝方行礼,就面朝自己行礼。恐怕杨公府人比自己更熟悉宫礼仪。惜,重生一世,居重新习规矩礼仪与浅薄文字。怕自己最喜女红,又重。

  “姑娘,咱日需早一,虽岚玉轩并太远,并让嬷嬷等太久。”翠湖小心拆卸杨文婉绑几根带。

  “必,等便等,纪大奴仆。若真懂,就懂尊卑。”杨文婉拢拢耳鬓并虚浮丝“照之床辰就。明早早食备肉丸子,病许久,倒念鲜肉丸子紧。”

  “奴婢等等就小厨房一儿,免明日早间灶慌乱,耽误姑娘用早食。”翠湖将杨文婉伺睡。

  一世直父母双亲世,辽东境人带讯息祖父祖母,却曾自己言片语,自己当岁大大小小,二十几见父母双亲,居自己心并无少孺慕之情。刚六岁一自己惶恐、安,却未曾与父母亲自己道情。自己少凉薄,明早就先父母双亲请安,早食院里安置吧。杨文婉自己思觉间睡。

  次日一早,杨文婉洗漱就房,一踏房便瞧见母亲伺父亲用饭,而自己弟弟乳母怀睡香。

  “姣姣?父亲今日早早朝,辰吃早食吧,等便母亲一道吃儿再岚玉轩请安吧。”杨文婉父亲慈爱自己娇娇女,笑招手让杨文婉近身“姣姣自己带食盒呢?”

  “母亲快坐咱一道陪父亲用饭,女儿素日子实馋,昨儿晚间就紧让翠湖小厨房女儿备鲜肉丸子,今早女儿特拿与父亲母亲一道享口福呢。”杨文婉露娇憨讨巧笑。内里近四十自己比父母亲长几岁,做稚嫩模实费一番功夫服自己。

  “哟,咱婉姐儿居将鲜肉丸子分大伙儿尝尝呢?实易。京城厨子做鲜肉丸子确实如咱辽东厨子。”氏笑擦手,坐夹丸子吃。

  “母亲将辽东里做鲜肉丸子厨子女儿一?赶紧让人传信,让李嬷嬷女儿带一,女儿请咱全府人吃鲜肉丸子!”

  “厨子累死。”

  “父亲取笑人。”

  “既母亲答应,待与母亲辽东,就人送一,怎就急非与奶嬷嬷一道京。”杨自己长相甜美人幼女笑停筷子“与母亲接用饭,让屏楠帮穿戴官服就,用完饭再带弟弟祖母里请安就。”

  杨文婉站身应,目送自己父亲门才又桌继续吃饭。氏倒意外杨文婉,自己与丈夫常驻守辽东,儿女教养便松懈,并未如二弟妹一般,儿女小小纪就规矩礼仪极,曾格半分。今日姣姣规矩真极。

  “咱姣姣长大,规矩礼仪倒。”一翠湖道“伺人少一。几日,母亲再让人采买一人。生子纪相仿先放等,调教调教。调教,升近身伺。”

  “母亲必,祖父祖母应身人所打算。待今日祖父之再另做打算吧。”

  杨文婉见岁杨文毅自乳母怀睡醒,便伸手牵,等氏换衣服就一道门岚玉轩。一门,居道何春晖园门口竟棵树,虽高,却男子般高。估计又自叔送。几园子亭子阁子里,就几花花草草花房里送。“叔,又花重金哪里搞棵树倒蛮。”

  简单请安各自落坐,就见长姐杨文婧招呼自母亲婶娘喝茶话儿,二姐杨文妤就带众姐妹幼弟门耳房。纪相仿姑娘一块儿笑笑,一早间倒安稳。

  “婉姐儿留吧,就该快吧,慧娘带婧娘吧,日子刚大伙儿订做衣裙做,再半月就太娘娘寿诞,再催催该及。”宋氏随口找由将张嘴杨文婧与氏支。

  氏杨文婧应行礼就退,杨文婉门外近一步将杨文毅交氏,杨文婧耳轻道“长姐必担心,规矩罢。”

  内室宋氏并未言,就将自己身管嬷嬷王嬷嬷派杨文婉,专门指杨文婉宫注意情及宫各处各品级该如何行礼。杨文婉原该冯嬷嬷或别与冯嬷嬷交嬷嬷揽儿职责,自己少少一顿苦吃,居祖母管嬷嬷亲自教导自己,杨文婉感受宠若惊。

  “四姑娘明白方?若,请行一遍礼,老奴瞧瞧。”王嬷嬷见杨文婉心思并太习规矩礼仪,便稍微难杨文婉。

  却,各种行大礼小礼揖宫规矩杨文婉做十几二十,便蒙,做完美妥帖。

  连几日习规矩,杨文婉始终再未曾见祖父与父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