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论江南

何求凰 林六月 2524 2020-07-05 10:02:25

  众人四姑娘次整治梅园一番,却四姑娘杀几人之再其。

  日眨及,第日一早常平常康四人就一块儿。带柳彦环。

  杨文婉示意杨嬷嬷带四人收拾一番,留柳彦环。柳彦环并未等杨文婉口,就杨二姑娘定亲周誉。虽阴差阳错,却算一桩。

  待杨文婉自二姐定亲周誉里醒神,张嘴就“道黄河决堤淹汴州城七县城?”

  “止汴州,陈州禹州程度决堤象,江南十四州州十数日洪涝,灾民十万。京城里如今处儿。”柳彦环顿顿,接道“皇长子与二皇子皇请赈灾..”

  “直,怎。”

  “皇意派您父亲赈灾,让您二叔带您叔四叔临关城镇守。”

  “疯?!叔四叔根本场!当辽东铁骑儿戏?”杨文婉突觉嘉武帝失心疯,削弱杨择手段步。“行,必须让父亲辽东,里父亲该长驻界儿。”

  “吏部二位尚书联名书求严惩江南州刺史,阴雨数日报。”柳彦环道“四门探听消息。”

  “足够。找一位老师,若拜入门,之由举荐入子监应该题。人,自己打。”杨文婉人名字,而改口“银子够用?”

  “足够,一千银子七七八八用四百,尚余五百余。”柳彦环张口“四姑娘今日找?”

  “,写一篇论辽东。写完之先四门传阅,再送。写朴实无华却写杨军之辽东重性。其余,就必管。”

  “送让哥哥送子监传阅?若如此,必麻烦,一并找人传阅至子监就。”柳彦环抬“老师谁?”

  “门省侍,公孙懋。”

  “公孙侍收入门。”

  柳彦环难自信道“公孙侍乃朝唯一一连元入朝状元公,况且公孙侍如今逾耄耋,早公孙侍惑之便再授徒..”

  “办法引荐,让考虑收入门件,否收,,。”杨文婉完,就让书画带柳彦环。

  嘉武帝如今居如何赈济灾民,而趁机将父亲留京。叔跟辽东算名言顺,四叔呢?自己小大色四叔呢?何被指派?一世四叔呢?死?,并死,朝堂之四叔影子,人呢?

  若父亲顺势江南赈灾,否留京?若父亲留守京城,二叔自己一人镇守辽东,若兼顾暇亦性之忧。况且,父亲愿意留守京城。辽东杨死局,杨唯一生路。

  柳彦环脚梅园大门就遇策马而杨二位小爷。

  “大公子,二公子。”柳彦环弯腰行礼。

  “柳公子四门?”当初柳彦环入四门杨文杰一手操办,柳彦环四门一鸣惊人之举自若指掌。

  “尚,谢二公子。见四姑娘,完,就先告辞。”柳彦环罢就转身租赁马车。

  杨大郎二郎未做停留直奔馨德居而。

  “怎?”杨文婉纳罕七八日未见位兄长“几日见,二位二姐亲定,厉害呢。”

  “就儿,被罚禁足。”杨文延长腿一迈,跨做椅子示意书画茶。

  “,长随呢?”杨文婉忽心生一计。

  “带俩东西跟马车走呢,怎?”杨文延觉杨文婉刚刚眉似乎跳一?

  “找小李儿?”

  “最别让遇见,遇见一揍一。”杨文延扬扬拳。

  “再,二哥就找小李儿,将堵人角落里揍一顿,别手太重,脸打肿吓人就行。告诉,反辽东,子监里揍。”杨文婉眸闪星星“二哥,寻吏部侍郎周卫,就,若子监里打窗算算父亲政绩。顺便,二叔次辽东该升将军位吧?”

  “,就明目张胆,?”杨文延太相信。

  杨文婉笑笑。杨孩子皆临关城内长大,规矩,更何况若二叔独自带叔四叔辽东境,品归德将军怕够,连升级艰难,怕二品辅大将军跑。京文官本就杨忌惮颇深,而朝所人里杨圣宠浓。文官就意。一门将军,怕御史谏折子堆满皇案。更何况,父亲若江南等赈灾,江南州刺史,怕由父亲折子请赐,皇贵妃派谁插手,二位怕善罢甘休。

  就皇一意孤行,非让父亲江南赈灾话,杨势必被扒一层皮啊。

  皇宫,

  “一群窝囊废!”嘉武帝将手折子狠狠摔“谏?嗯?杨乃之栋梁,杨世子更关之重,怎一次赈灾大材小用,劳杨世子。再御史参嗯?杨公长孙街怒打李公子。李吃饱撑惹人,被揍一顿委屈?”

  “皇莫气,莫恼,大人思虑,曾解皇心所,如皇歇歇?听闻皇娘娘熬金丝燕窝粥,贵妃娘娘自娘父亲里贪壶酒,您瞧瞧?”德福谄媚笑。

  “罢,让二人消停吧。朕间。皇子做?”

  “殿陪如美人御花园赏花呢,摘新鲜桃花,做桃花糕。”德福弯腰恭谨道“几日美人娘娘曾,见您忙就许奴才打扰,又。”

  “倒性儿,既如此,午膳就摆如美人里吧,让皇子陪。”

  隔日,朝议之,皇令杨公世子杨依旧带杨公二子杨安临关城,大郎二郎留京,留子监规矩诗书。派七皇子八皇子二人江南,沿途几州赈灾。又设吏部侍郎周卫巡察史,陪七皇子八皇子管制沿途官员置换。

  而梅园闲无哥哥练武杨文婉终道自己忘记。

  嘉武十七,江南州因春汛遭灾,巡察史例行巡查,牵扯江南十四州巨大贪污案。江南府大督杜诚恩欺君罔,贪污盐银几百万,抄灭族,六族内全无活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