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吕氏子

何求凰 林六月 2453 2020-07-07 13:50:09

  杨文婉带甲杨嬷嬷,留书画守梅园,一行人夜半梅园偷偷,离京城五里燕县。甲带众人燕县一座宅子,据甲梅园之外另一处暗侍住方。

  杨文婉等人换衣裳,扮京城富商,各自马,杨文婉四女眷则备马车,一路朝江南方。

  按杨文婉原本打算快马赶路,赶七皇子八皇子江南之将自己做做完。遂人愿,越南走春汛之处越。几处因塌方,杨文婉等人变路或停。

  “姑娘,面再就汴州城。咱原打算绕汴州,直常州,入常州官路山体塌方,咱直入汴州,转路越州。”甲冒雨穿蓑衣,清远方路“姑娘,连日暴雨,汴州城十一县淹七县,怕汴州城再南需重新规划。”

  “无妨,先汴州城找处落脚方。大歇一歇。”杨文婉外推马车车窗,远远汴州城城门。

  原本离远,待走近才城外搭十几行军用棚子,如今棚子挤满满当当人。几轻流民杨文婉一行人马车原跃跃欲试,清马车二十青男子,又缩军帐之。

  杨叔带路引城门,杨文婉突觉马车一晃,马居怎突狂嘶鸣。甲疾手快,拉住缰绳,稳住马匹,才阻止一场骚乱。

  “姑娘,马车人。”甲打车门见杨文婉被女侍紧紧搂怀,除身形狼狈,并无损伤,便靠近,小道。

  “无妨,莫打草惊蛇。带入城,别放跑。”杨文婉悄女侍道“等儿城住人,别让跑。等客栈直接将马车客栈内院,将人送叔里。”

  “。”

  杨文婉刚屋未等梳洗,杨叔就带一身形高十八九子男子门。

  “婉姐儿,儿真。记二婶潼阳吕位外游小辈,就吕位郎随侍,据吕郎被困川安县与利县交界方,托寻求救援。入城。”杨叔里眉毛紧紧“被人陷害,吕位郎如今困,人法子,才趁雨乱,趁机跟咱城。”

  “额,二婶娘位?叔若,帮一帮咱晚一日再启程无妨。”杨文婉属实意思,二婶亲叔叔孙子,就之位继承人。

  “儿,原先救人,怕担心才告一。城该如何。”杨叔挠挠。

  “叔您带十人先救人,城内里让甲打打。若,让甲明日落黑城外接应,若便让甲派人告,咱再一城,转路越州。”杨文婉让自叔先带人,又将银票取千,又取千,将杨文延随身玉佩甲。“若银票用,就直接告诉方城外人皇娘娘李人。”而杨文延随身玉佩御赐之物,内大内印。

  甲抖抖脸皮。自位四姑娘日子刚揍李位嫡子嫡孙,转就又用皇娘娘名。若仔细算,称假传懿旨..

  杨文婉倒,借名罢,总皇一潼阳吕嫡子性。既皇室,任谁宫求证皇娘娘。更何况山西潼阳江南汴州,虽千里之遥跋山涉水。就算仇,手伸汴州官府,怕费大银钱。

  杨文婉梳洗一番就睡。第二日拿笔纸描描画画,盘算如何苏州,又如何才搭苏州刺史。盐引一放,内盐引何放,短引长引又各放少。苏州刺史当被判满门抄斩,抄产。间涉及明州刺史吴应。皇子昱登基第五,因嘉武十七江南盐引贪污案抄族吴应一双儿女当死里逃生,状告当二品大行台尚书令周卫。周卫一己私欲江南十四州安插人手,借巡察史之名判盐引贪污案诬告自己父亲吴应。之所杨文婉记如此清晰因当件惹陈昱高兴。周卫陈昱一手扶持,一居证据确凿,周卫辩无辩。最终如何判决,杨文婉却太记。如今,陈昱授意。若周卫早就投靠陈昱,陈昱又历十几风风雨雨,难怪最终陈昱登皇位。

  一里杨文婉就胡思乱,杨嬷嬷最近又安分,曾口打乱杨文婉思绪。竟让杨文婉枯坐一整。

  直入夜灯,杨叔并甲。

  “婉姐儿,吕位嫡子带,如今客栈里浆洗用饭,打听咱苏州,便跟一道路。”杨叔挠挠道“觉让人送京城话,咱又费人手,又一定保证安全抵达。人做底,如带苏州,之再带京城交二嫂?”

  “叔如何便如何做就。,道谁将困死?”杨文婉一情,觉听听旁人,兴许提提神。“额,等休整一,道谢,就让儿。”

  “叔,六岁,女子..”杨文婉顿感觉痛“叔,您让二位哥哥吧,码男子,一。”

  “孩子轻浮,见见就见见呗,论儿跟杰哥儿叫一表哥呢。”杨叔倒全意。

  “啊,当怎就让二哥救呢?救完顺便就送走。”杨文婉心暗暗悔。

  ,一十四五岁文质彬彬少郎就门。风度翩翩,长算英俊潇洒,衣服何居穿叔。就让人莫名笑。

  “潼阳吕氏子弟曦,谢叔救之恩。”吕曦?杨文婉世与吕接触甚少,自就曾晓位吕氏子弟。

  等杨文婉见礼,杨文延杨文杰才姗姗迟。杨文延自晓吕曦被困之,就张嘴。

  “让大见笑,而。待曦潼阳,自就无。”吕曦倒性子未曾“听闻叔奉皇往苏州,曦就打扰。”

  杨文婉角突一抽。杨文延杨文杰目光自转杨文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