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苏州府

何求凰 林六月 2599 2020-07-09 11:38:35

  杨文婉等人绕路越州,越州将马匹全部换马车,十几人轮流驾车,日夜赶路,终赶七皇子之苏州府。

  若亲见汴州城破败,杨文婉真间一州之隔苏州府真如人间仙境一般。城,甲就感觉被盯。告杨文婉之杨文婉居笑。

  当就觉梁爷答应善堂答应太快,示突兀。苏州府居连接应之人备。梁爷真简单,居窝居汴州城一座小小别院内。

  杨文婉找牙行人直接用八千苏州府繁华段买座五带花园大宅邸。手笔惹吕曦身竹青暗里直骂杨文婉姑娘败。八千就买落脚破宅子,钱便京城买稍微小府邸尽够。

  吕曦却摇扇子选间顶屋子道“就住间。”

  杨文婉眉斜厉害,人怎儿,道避嫌?吕曦一就杨文婉选一,绕廊就杨文婉屋。

  “既如此,与二叔就吕公子住一,甲带侍卫随侍住顶一,厨房就安置最一,丫婆子就住文婉一。”杨文延大手一挥,就人将自己东西搬东暖阁。吕曦杨文婉儿,就路东暖阁。

  “杨文婉告诉,吕曦鬼呢,别又跟周誉似,种人绣花枕一包草,用。”杨文延顶怕自早早深谙人妹子又人一张脸。

  “间收拾收拾行礼,放心,比吕曦,呢,当瞧。”杨文婉心里意,整大魏就周誉一长比女子俊秀男人,吕曦身量长呢,哪里就瞧日半分潇洒?若真论风度潇洒,五皇子六皇子尤其七皇子,差大小子,实气度凡。盼七皇子将大,长李皇,颜色算顶。

  门外杨文延,院子外吕曦,汴州城内七皇子若晓杨文婉心所,估计待京城女训女戒杨文婉怕抄熟背烂。

  杨文婉收拾行囊便让杨嬷嬷陪甲找牙行人。园子里少仆妇婆子。毕竟一大群人总靠杨嬷嬷人洗衣吃饭。

  牙行十岁,瞧微胖一妇人,张嘴就江南水乡惯咿呀哝语,听舒服。

  “姑娘本人吧?咱苏州府啊,江南十四州顶顶繁华界。”婆子见杨文婉客厅挑人就忍住话“您瞧,几姑娘细嫩,伺您稳稳带错,您玩儿花绳,梳髻,几人惯拿手。”

  “良子,而且最一人卖或者借,侍女就必,灶做吃食。”杨文婉突就觉何选奴仆自己做,一,杨文婉便坐住。将挑人儿交杨嬷嬷自己就花园。

  梁爷之所若半真半假,若自己一段儿假,杨文杰怕陷入瓶颈。行就派人将二哥先吧,孩子又自己卖。杨文婉便叫甲。

  “姑娘,爷儿人。据苏州府里人。爷让杨四通咱一,无莫面外书房。”婢女传话又安静退杨文婉身。

  “杨四姑娘里?”吕曦外瞧见杨文婉站假山面。

  “吕公子。”杨文婉见一礼就。杨文婉总觉吕氏子弟身儿神神叨叨,尤其最近总突见。种超杨文婉认人,杨文婉敬谢敏,敬而远之。

  “杨四姑娘必如此,苏州府繁华热闹紧,既姑娘无,带姑娘走走?”吕曦将手扇子转几圈,做邀请杨文婉式。

  杨文婉随吕曦门。毕竟位跟自己,心里若盘算该派用场。谁吕曦竟带杨文婉苏州府最名酒楼,宴客居。

  杨文婉挑挑眉吕曦一,又葫芦里卖药,便带侍女宴客居。,居书匠人一楼大厅央桌子书。而今一遭书,讲皇帝与将军杨公镇南王异姓兄弟结一段儿。

  吕曦喝茶,吃花生老神坐二楼听书。杨文婉纨绔子弟派就儿坐住,便带侍女离。

  “苏州府牧幕僚每日午定宴客居吃午食。”吕曦笑盈盈杨文婉道“次比哥哥提许。欠一次。”

  杨文婉听话又落座坐。苏州府牧幕僚?自己找幕僚做?自己目标盐引搭线儿。“吕公子倒闲,吕耕读之,应该最数,怎今日做听人墙角勾当,居讨人情?”杨文婉话未完,腾站身。

  “四姑娘力倒,门一群人。今日倒比吕某打听间早许里。”

  杨文婉之所站身,因别,因当杨覆灭之自己临关费几功夫才拿诬陷杨书信,而杨密谋造反案才平反,而杨文婉就领人手里拿书信!文石仲怎苏州府?而且苏州府牧幕僚?与杨覆灭关系?

  许杨文婉盯文石仲太用力,文石仲抬瞧一圈儿,一瞧竟几岁大小女娃娃,便太意笑笑。

  文石仲一世结局呢?自己何总,遗忘许人。文石仲怎自己身?书信交自己?自己一世定被平反冲昏脑,怎关键方未曾留意?

  杨文婉无论如何苏州府居遇关键人物。兴许自己文石仲身就解杨覆灭之呢?

  吕曦见楼人走,就唤杨文婉几,位杨四姑娘又入神,便无奈何用扇子敲杨文婉。“杨四姑娘,醒神,走。若无,咱逛逛苏州府吧。”

  杨文婉,跟吕曦宴客居。

  苏州府果江南十四州管辖府,青白日里,非节非处卖小玩儿意儿,杨文婉瞧,挑几颗珠子。吕曦倒客气,杨文婉买少小吃食。

  “今日儿早,明日早,租条船,带河画舫。”吕曦刚完,竹青就狠狠推自少爷一。“推甚?明日里早间?晌午晚又带四姑娘。”

  画舫,应当就传言住贵重青楼妓子船,自己真太感兴趣。吕曦倒吃喝玩乐苗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