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汴州乱

何求凰 林六月 2476 2020-07-13 14:00:23

  杨文杰已经雏形善堂里见甲大,按杨文杰原本计划,让甲大带杨文婉人先苏州府汇合,让自己妹子人手充裕些。甲大却自己汴州府另事,暂将人手安置善堂供杨文杰驱使,自己先办事。

  甲大带人匆匆匆匆汴州城内消失散。杨文婉边收杨公回信之一直愁眉展。苏州府牧王进乃王贵妃娘嫡亲叔叔嫡长子,乃已经致仕御史丞王思王丞嫡长子。自己让三叔假扮王人事怕早就露馅,更自己假扮公。王进始终拆穿自己与三叔,怕别用心。怪自己与三叔,并未打听苏州府些关系居就贸贸手。怕已经被心之人算计其。

  如今必须将事情告知七皇子,皇子身份才杨所人最护身符。而七皇子摆明容易被动人,怕自己点子小打小算全盘托。

  杨文婉原七皇子继续南之将贪污之事少少透露一些给,让自己心生警觉,自己就免诸麻烦,如今,麻烦怕躲躲掉。杭州城江南督杜怀恩,汴州城梁爷,自己办法嘴里夺点儿吃食帮七皇子踢台,知晓自己身份却安生,汴州城里蹿跳惹人注目。儿自己认识见人,惹大儿。

  甲大人未回汴州城,并未苏州府,汴州城就乱。

  城外原住行军帐篷避难人一日日吃食减少,汴州城各大小粮仓又已捉襟见肘,又连日大雨小雨断,灾民吃东西越越少。梁州府支应又迟迟未,轻力壮些流民就冲进城。

  杨文杰边儿正安排些姑娘小子搬进善堂,边儿护城军已整装驻守城门,挨挨户找流民。一间汴州城内人心惶惶。汴州城外人若进入汴州城内已大容易。

  杨文杰边需米面杨文婉已派人苏州府采买,并未采买少,如今更采买却敢分派人手送进城,怕等进城,就被城外驻扎些流民强抢。

  梁州府快兵镇压,些流民平民百姓,官兵并敢手重,流民聚集就驱散开。

  景依旧长,流民快掀第二次暴乱。次暴动居冲驻扎城外梁州府府兵。流民明显分工明确,冲进行军营捣乱,抢兵器,更大一部分人直奔方存粮之,将梁州府府兵带军粮抢干净。

  杨文杰清心园内眉紧皱。按道理梁州府应该粮支应,就算梁州府一之间筹备粮草,常州呢?明州呢?州城之间借调些粮草,待民心稳再由州牧报朝廷,朝廷予理,何梁州府宁愿兵借粮?而且算算日子,七皇子已发十几,八皇子与周卫方筹备粮草该筹备差,何至今未听八皇子与周卫发?

  边儿杨文婉亦眉深锁。若汴州城真乱,杨文杰跟梁爷一处必什大事,善堂呢?估计就瞒住。杨文婉既催杨文延动作快些收盐,又催杨康抓紧查文石仲,就打算亲自采买些米面,备杨文杰之需。

  七皇子如今院里往人越越,杨文婉次数越越,避免就遇几次七皇子送人门或外带人回。

  “四姑娘,纪尚小,自己一人总门若遇些歹心,怕应付。”七皇子实送人,保证安全,奈何自己如今用人实太少。

  “必,侍女少少些功夫傍身,寻常贼人近身,劳七皇子挂念。”杨文婉福一礼准备向外走。

  “杨四,杨四。”吕曦知又哪儿冒,子刚刚外回。

  吕曦喊完才发现杨四姑娘婢女身站七皇子呢。,自己正经事找杨四呢,居先见位爷。

  杨文婉停住脚步等吕曦完话。谁知七皇子原站,脸笑盈盈,脚却纹丝动。吕曦办法,放大些声儿道“汴州流民反。”

  “反?什意思?”杨文婉瞪大双眼问吕曦。

  “汴州城外聚集万流民,几日知哪里灾民听汴州城流民抢军粮粮食,纷纷赶投靠。据些灾民连路边儿野草吃。昨日晚间万流民冲开汴州城门,直进汴州城,据汴州城刺史全已殉。”吕曦越声音越低道“二哥至今清心园,知道联系..”

  杨文婉身形一晃,直直倒向婢女怀。连日奔波劳累,再加突如其震惊,杨文婉眼一黑,竟晕厥。

  七皇子脸色黑如锅底。赈灾灾粮,流民倒先反。汴州府刺史倒无辜。自己之汴州城倒对刺史一面之缘,惜人才。

  等杨文婉醒,杨三叔已带余暗侍七皇子手里人直奔汴州城。七皇子与吕曦面对面坐正屋,手里各拿一杯茶,知些什呢。听里间杨文婉醒,吕曦直愣愣就进,被七皇子大手一挥拦外。

  “吕公子,毕竟女子闺房,规矩成。”

  “七殿笑,曦乃杨众人表哥,更何况婉姐儿六岁齐娃娃,进瞧一眼负杨三叔所托。”吕曦完就绕七皇子,进杨文婉闺房。

  七皇子倒未曾什,心些舒服。杨文婉早晚皇人,吕曦一八竿子打杨文婉一表哥,居就堂而皇之进闺房?毕竟如今杨文婉六岁,就将进皇,知少事,自己总现就处张扬吧。

  另一甲大带人找杨文延,并且清楚传达老公意思,杨文延病。趟江南之行杨文延回必须缠绵病榻,任何人知道。甲大传达杨老公意思之侧身马与带众人又继续向南。

  杨文杰汴州城内善堂里倒待安稳,流民进城,居极秩序挑些汴州城富户抢粮食,并且见自己正修葺善堂居人帮忙。杨文杰偷偷派手底人清心园找梁爷,将善堂里情况告诉梁爷,免梁爷担忧。却被暗侍告知梁爷及随侍居已清心园,而当初名牙行居。杨文杰才疑,汴州民变与梁爷怕脱开干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