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劫何解

何求凰 林六月 3199 2020-07-16 12:09:01

  等吕曦汴州之,杨文婉与七皇子一言用晚食,若如往常一般坐马车赶话,怕杨文婉睡。

  吕曦见杨文婉面色铁青,七皇子面露虞,机警转身杨文杰处探探口风。熟料众人皆二人何就突结仇。

  杨文婉如今见皇族就觉厌烦,再如今江南大部分大皇子与皇手,见七皇子就额外耐烦。杨文婉世毕竟做惯垂帘听政太,皇族之人并无太敬畏之心,就脸表。七皇子小众星捧月惯,又大,始跟父皇兄长,连自皇长兄自己颜悦色紧,自受住杨文婉冷脸。偏偏自己又哄又解释汴州刺史儿,让杨文婉又七皇子连卖自己儿,更怒火烧。七皇子儿哄杨文婉,抬见竟铁青脸做,脸色便阴沉。

  杨文婉阴沉脸就跟杨文杰善堂收拾屋子将就一,偏七皇子居阴张脸找杨叔安排住。

  “杨叔,派人与镇南王世子通信儿,咱明日里合计情,本殿今日就住里,明日一早再一道。本殿独自留里话,未必放心本殿安全。”

  杨文婉善堂,善堂修葺差,终露连日一笑。跟七皇子杨文婉笑,反倒踌躇。

  “杨四,刚刚七皇子冷脸吧?论儿君臣,儿面子,怕吧。”吕曦小儿附杨文婉耳儿话。

  杨文婉白吕曦一施施行半礼“吕表哥,按儿表妹,虽纪小,该避嫌吧?话就话离近做,又听见。”完杨文婉谁搭转身二楼,独留瞠目结舌七皇子与气肝儿疼吕曦。

  “谁呢?”七皇子转跟随侍,“傅青,告诉本殿,谁呢!”

  傅青几日倒七皇子位杨四姑娘身生闷气,双手抱拳道“应当吕公子。”

  ,又竹青眉一跳赶忙哄自位小爷“少爷,四姑娘心憋邪火儿儿撒呢,您纯属迁怒,迁怒。”话倒,完二位爷更心里顺。

  “吕公子若无就赶紧找方歇吧。本殿,就奉陪。”罢七皇子居追杨文婉二楼。

  远处冷旁观人杨文杰自叔道“叔,亏婉姐儿小,婉姐儿再大,二位争风吃醋呢。”

  杨叔睛眯眯笑拍拍自侄子肩膀“力见儿错,道跟人争风吃醋一。”

  位当人本人倒觉争风吃醋,毕竟杨文婉才六岁孩子,虽聪慧,毕竟岁实实放儿。

  杨文婉屋子找随侍茶水,就坐桌子。反倒旁住七皇子,一儿一儿,连热水太热喊叫一阵儿。烦杨文婉门恶狠狠关,隔壁才消停。

  如今江南居十余就辽东瓜葛,证明江南杜怀恩王与辽东联系就必须查清十梁氏一族惨。其梁川又关键人物。必须保住梁川甚至沈彰。沈彰利县县丞,江南道官员解一定少,梁川收集证据一定通沈彰。沈彰何跳民变大泥滩?与杜怀恩王仇?如今迫眉睫一定民变件,皇江南道诸满赈灾及造民变,若皇与王贵妃保住自己方朝堂宫之联手压住件,就怕儿如石沉大海。皇王贵妃,二人合早一日日,何江南情居联手?江南利益真大?若周卫皇子人,之必须由七皇子解决民变情,否则怕等皇子人一插手江南道,皇贵妃让路。一世皇子究竟用法子,居破皇贵妃联手。如今,江南论放皇手贵妃手放皇子手里。毕竟一世周卫认江南道督之临关才。抓紧文石仲,底与周卫瓜葛。若,又瓜葛。

  如今必须办法保沈彰与梁川,梁川倒,毕竟身体疾,曾露面人,沈彰怎办?而且沈彰身与江南关联少自己清楚,怎保?

  “人。”杨文婉打房门叫一。

  隔壁七皇子手人快“四姑娘何吩咐。”

  “谁?”杨文婉皱眉,自己叫杨暗侍。

  “应七皇子吩咐,二楼全部换皇宫暗侍,您吩咐属定当竭尽全力。”

  杨文婉二话就越侍卫楼走。

  七皇子内室听见外面响一直面杨文婉楼脚步,气将手杯子狠狠摔。

  傅青跪外属,转身七皇子道“殿,您..”

  “傅青,本殿记话性子,当当父皇面儿选本殿做子,记吧。”七皇子面色阴沉打断傅青。

  傅青再言语,退一。

  另一杨文婉楼一楼找杨文杰与杨康,表达明见沈彰法。

  “婉姐儿,瞧七皇子待错?”杨康居笑。

  “叔,皇人谁敢待谁?”杨文婉皱紧眉“沈彰与梁川死,尤其梁川,大用。”

  “梁川倒办,沈彰士身八品县丞,带民变,怕诛九族法外恩。保住。”杨叔眉深锁道“与七皇子通信儿,李代桃僵,就沈彰自愧皇信任,自戕?将沈彰暗里送走?”

  “行,沈彰隐姓埋名,名必须活,码峙杜怀恩等人,必须活面。而且将梁川摘。”杨文婉人枯坐良久。

  “婉姐儿,先休息吧,与叔再,小小纪莫思虑重。”杨文杰拍拍杨文婉,身送楼。

  杨文杰路七皇子屋子,七皇子目光灼灼盯自己身侧杨文婉,与自己视线嘴角扬。

  杨文杰安抚杨文婉几句就关杨文婉房门,七皇子房门紧闭。,杨文杰敲门。

  傅青门站门侧低杨文杰道“莫提四姑娘。”

  “七殿。”杨文杰七皇子见礼。

  “必礼,杨二公子深夜访所何?”七皇子明白如何,竟半分晦气无。

  “待婉姐儿七殿请罪,婉姐儿岁尚小且刚京城久,规矩差,若罪之处望七殿海涵。”杨文杰深深弯腰施一礼。

  良久七皇子未曾叫杨文杰。“杨二郎素谨慎自持名,聪慧半分差杨大郎。”七皇子站身扶杨文杰“文杰啊,杨文婉早晚入皇,当哥哥心,悬半辈子。”

  “七殿笑,杨定婉姐儿做一任,自江南婉姐儿就该入内府。七殿,婉姐儿将谁未必算。”杨文杰站身道“杨明明相帮,若人非拉杨水,怕杨众人服啊。”

  “杨四姑娘如今才六岁,父皇身体康健,日谁又准呢。”

  “七殿,婉姐儿虽与杨一体,杨世代忠皇,婉姐儿若与杨一心,偿失?”杨文杰终阴脸色。

  “听杨位姑娘未曾许配人,五哥六哥等机?”七皇子居转杨文娘。

  “七殿,文娘。且杨让女儿入皇。杨女百求,求大富大贵求平安顺遂。”杨文杰终抵七皇子试探“婉姐儿杨,若补偿婉姐儿,如何让七殿机与相处。”

  七皇子觉杨四哥哥惹急错,便满意挥手让杨文杰。

  另一儿杨文婉并道自己六岁奶娃娃,自二哥与七皇子唇枪舌一。里翻覆如何保沈彰与梁川。保俩就必须通七皇子。杨文婉顿如斗大。

  一夜就杨文婉夜思寐七皇子心满意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