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沈彰事

何求凰 林六月 2754 2020-07-17 01:28:54

  第二日一早杨文婉简单梳洗一番就带杨文杰找梁川。

  “件帮办法,用种玉石俱焚法子,行。”杨文婉见人就门见山道“之,梁川,。”

  杨文杰“啪”一捏碎放嘴茶杯。“婉姐儿,小姑娘,话注意,梁爷大男人。”

  “行,咱就吧,之,梁爷,手钱人脉,效力。”

  “杨四姑娘,口气否大。”沈彰面露虞“莫一几岁大姑娘,就杨爷未必大口气吧。”

  “沈先生,您儿咱等儿子再,如今梁爷。梁爷,帮翻杜怀恩王,东西一少。”杨文婉未等梁川话,就调转沈彰“梁爷您先,沈先生,何助梁爷民变?您与杜怀恩谋财害仇?”

  沈彰原,却张张嘴却又再话。

  “道所情龙脉,,听,等清楚,听明白,自法子保住。确实抱必死之心觉七皇子翻亲大哥,死一试试。”杨文婉走杨文杰最近椅子落座。“用别,岁小,一辈杨,话必做。”

  “杨四姑娘,杜怀恩区别。”梁川面如土色。

  “区别必?谋财害,趁火打劫。害,坐里等送等价东西交换,题?”杨文婉将条小短腿翘二郎腿,被杨文杰一巴掌拍“二哥,做。”

  “女训,女戒。”杨文杰轻吐四字,杨文婉就乖乖坐直。

  “明明就二叔招牌架势,每次二叔打胜仗儿坐摇椅里躺院子里!二哥最二叔。”杨文婉悄嘀咕。

  沈彰与梁川沉默相良久,终梁川脸色灰败,败阵。沈彰见梁川放弃挣扎,道“件,牵扯更无辜性。沈某愿意将龙脉清,请二位止此。请杨四姑娘遵守承诺,保梁氏一族仅剩几人。”

  “沈先生变真快,答应就。”杨文婉收刚刚浑意神色。

  “此就七皇子里吧。您之就疑心,何梁川快道京城里七皇子先赈灾粮江南,因亲妹吏部侍郎周卫周大人妾室,比较宠。传信京人。至,慢慢与听。便梁川,道其一二,并未深。沈氏原江南一商户,祖父一辈里幸救贵人,才借贵人势江南数富贾。因贵人需钱财,需大量钱财,沈氏便位贵人敛财之手。江南盐、茶、布帛、瓷器、玉器生意沈氏一便占十之四,比皇商差。贵人泼富贵,便渐渐断与沈氏一族往。谁景长,几富贵日子之,位杜怀恩便江南。借贵人名与沈往。彼杜怀恩一州刺史,并未大,沈就将当做替贵人。就江南十四州轮换官职,终借沈势,收梁一。梁倒沈当就猜,杜怀恩者善,便直接提举离江南,财万贯尽送贵人。”沈彰狠狠闭闭,良久才嘶哑道“沈人自耍小聪明瞒位贵人,将产十之九送,举蜀道迁移。谁潮州竟遭遇水匪,举二百十余口,艘大船,尽亡。血染红一片河流,一片河流据至今见沈冤魂。”

  “当梁氏遭难,姑姑带表哥与表姐汴州府帮安置弟妹,躲一劫。却此敢再抛露面,花银钱改宗换族。”梁川见沈彰,便替口。

  “四姑娘聪慧,位贵人提及。”沈彰眶通红杨文婉道“沈某非杜怀恩死,本就报仇无望,若替表弟死,算母亲泉孝,保梁嫡系一脉。”

  “二人未婚?”杨文婉诧异道。

  “川本就身患疾,又血海深仇未报,自。”

  “沈某原订一亲,未婚妻尚未门便仙逝,沈某便立再娶。”

  ,光棍儿,难怪赴死就慷慨激昂似立就。杨文婉沉思良久曾口话。

  谁傅青忽刺史府,口便道“四姑娘,殿与您相商,劳您跑一趟。杨爷清心园,杨二公子请您莫再善堂。”

  杨文婉与杨文杰急急视一,扔一雾水沈彰梁川二人。杨文婉走道“二人刺史府,若清心园寻杨暗侍,切记再抛露面。”

  善堂,杨文婉敏锐善堂少侍卫,反倒杨暗侍被隔一楼。

  “杨四姑娘,殿请。”听音就皇宫内侍。

  怎突内侍太监江南?找七皇子?

  “见七殿。殿紧急召臣女何吩咐?”杨文婉规规矩矩行大礼,故调皮道。

  “见暗侍带几就门,放心,便将喊。”七皇子倒装兄长子。

  “哎?殿,屋里怎人?”杨文婉感觉自己世加四十岁,实适合做姿态。

  “。之让办,如今。”七皇子挥挥手让退,留傅青守门内。

  “怕明日江南消息宫里就无人。”七皇子满屑桌子拆漆信封。

  “之身?”杨文婉客气,走打信。

  “趁汴州流民,借自己人甩。”七皇子倒笑,却撑嘴角“怎,。”

  “无所谓,七殿,送您人,您。”杨文婉一目十行略封信。

  “送人?手人手富裕吧?用杨老人吧。”七皇子低自己胸杨文婉撇撇嘴“啧啧啧,果毛丫。”

  “沈彰。”杨文婉将信重新装递七皇子“法子配合,沈彰梁川摘,沈彰归梁川归。”

  “哦?俩人意?”七皇子倒觉笑,一六岁奶娃娃道人。

  “道如今肯定自,毕竟嫡亲大哥又用又防,生母就翻覆告诉帮衬大哥,如今积攒人脉,将真一,大哥自己助力。”杨文婉拿桌子梨矜持咬一口“南方梨就比北方早。别,味道真。”

  杨文婉刚完,门外就响敲门,内侍端几碟子糕就。

  “杨四姑娘玩儿饿吧,奴才猜就,特意殿您备糕。您尝尝,江南厨子与咱京城就一,糕做精致。”内侍满脸堆笑杨文婉。

  “七殿,臣女就先退,明日再找殿教识字。”杨文婉行礼就抓梨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