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定大局

何求凰 林六月 2515 2020-07-21 13:13:58

  梁川终找间与杨文婉长谈。

  “四姑娘,您究竟做。若您江南赚钱就做贩盐生意,七皇子背支持,您定赚钵满盆满。您如今将赤鸢姑娘拉,甚至允诺让将贵音坊京城,您做。四姑娘,原您带沈彰京让入七皇子麾,您如今又让沈彰劝七皇子留江南?您盘棋太大!”梁川坐轮椅怒火烧。

  “怎,卖身十见大火气,怎一赤鸢姑娘就惹梁爷里大呼小叫失体统?”杨文婉揶揄梁川恼。

  “赤鸢原名何丹筝,沈彰未门儿妻子,表嫂。沈何悔婚,沈彰死由将献杜怀恩。道表兄未死,便跑汴州找表兄。表兄大仇未报由拒绝。入青楼自己自导自演一场戏,骗何骗杜怀恩。何将除名,杜怀恩再纠缠何。表兄再未与往。”

  “女子倒意思紧,怎沈彰追?入府做妾比沈彰孤寡终老强吧?”杨文婉热闹似。

  “追,却沈彰既早认,如今必再相认,便将表兄赶走。”梁川皱皱眉“姑娘,入府妾终究房,二人本就郎情妾意,若世道无常,该一神仙眷侣。”

  “若真相爱,入府妾又如何?反沈彰无父母亲眷,无叔伯兄弟,若娶,谁逼找室?”杨文婉笑笑“彼此间被抛弃一,再信罢。”

  杨文婉收热闹心思拍拍手道“,,银钱够用?赤鸢里怕又一大笔钱。”

  “姑娘既道如今办善堂手入盐道处处需用钱,贵音坊就暂缓?”梁川皱眉道。

  “缓?缓等赤鸢良?梁爷,女子若绝情,怕表兄沈彰肝脑涂换。更何况若告诉仅仅提儿,赤鸢自己答应,又该何感啊?”杨文婉笑笑。

  “姑娘..”梁川眉深锁。

  “放心,等做,赤鸢一身份就,让辛苦。原道赤鸢姑娘竟烈性子,沈彰拖累,竟连何带沈彰。放心,几杨临关就属女儿二十走失,竟被拐卖江南,被梁爷府买做侍女。”杨文婉意梁川道“梁爷道钱人权?种做市籍小,如自园子里改花名册。等贵音坊京城,就让赤鸢离贵音坊吧。贵音坊一半交。”

  “四姑娘,您行风格,真让人捉摸透啊。”梁川走甲大里屋屏风走。“您明明本就道赤鸢姑娘所求,更许诺赤鸢姑娘待贵音坊一内走路,就赤鸢姑娘一身份,送沈县丞身。”

  “噗,赤鸢求跳坑?赤鸢被情爱迷,觉如今身份配,沈彰门。而沈彰何法?沈彰跟未婚妻死,怕沈彰愿意再与赤鸢再续缘。梁川反应,郎情妾意,一碍当初抛弃方,一碍待青楼做妓子。用随手之劳就换人所用,何做?”杨文婉走书案“便宜占?虽便宜自己找,便宜自己愿意入坑?”

  “四姑娘,属愚钝,委实您东一榔西一锹,究竟江南做。”

  “告诉?告诉祖父告密?”杨文婉提笔书信,再话。

  自己一人吃江南大界儿,论自己七皇子怕心余力足。贵音坊绝与自己牵扯关系,所如果真赤鸢离贵音坊一希望自己手人用吧。

  杨文婉将手几封信交甲大,分别告诉交谁。之又坐书案。该忙忙完,续自己该交代交代,其余自己帮忙。一闲居儿念沈彰日里自己耳呱噪女训女戒。杨嬷嬷自己指东绝打西,乖顺。自己真一儿乐子找?

  杨文婉闲极无聊又情,就让人七皇子捎信儿,自己又收拾行礼苏州府。

  杨文婉苏州府倒段儿自日子,倒七皇子,忙日日见人。杨文婉逍遥半月,将苏州府逛遍,就收拾行囊准备京。

  七皇子杨文婉京之,特意召杨文婉见一面。

  “杨姑娘总算计。”七皇子门见山道“杨姑娘将杜怀恩推本殿道杜怀恩父皇人,母人。”

  “七皇子,臣女道道,结局一?惩奸除恶、民请种,您放八殿周巡察史?更何况,外人再怎亲近,再怎用,定比自己亲子更用。”杨文婉施施行礼身“七皇子,若日梁川江南需帮助方,请您纡尊降贵,帮一帮。杨臣女做,臣女,自己做。江南七皇子若用杨文婉方,杨文婉里就先谢七殿。”

  “杨四姑娘,似乎忘本殿今尚足十五,本朝历代皇子最小满十七尚入朝议政。”七皇子眉深锁“父皇未必应允由暂代江南道督一职。”

  “难道殿您打算将杜怀恩王与宫关系公之众?您若打算瞒,您就趁早京吧。”杨文婉直直站七皇子面“您既民除害,自一网打尽。您,无派无系一幼皇子,何破例?若京大皇子与二皇子再生嫌隙..”

  七皇子目光灼灼杨文婉。姑娘总本让自己刮目相。

  杨文婉如此总算辞别七皇子。令杨文婉意京之傅青居奉七皇子之护送自己。傅青态度趣紧,竟比之恭敬许。

  杨文婉晃悠悠京一路,皇宫内皇帝书案每日一封七皇子折子,调查杜怀恩等人劣迹。皇帝脸色一日阴沉一日,接连数日宫竟除如美人,如今如妃,谁曾见皇。朝堂之站队大皇子与二皇子官员接连数日被申饬,而大皇子与二皇子更日递牌子入宫觐见被拒。一之间人心惶惶,众人皆皇满二人争夺太子位做,倒罕见换朝廷几安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