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悠闲日

何求凰 林六月 2276 2020-07-26 21:00:10

  日五公大婚日子就。杨文妤几姐妹早早就唐,唐老夫人并孟氏将贺礼又排查一遍才。

  “姑娘,梅园甲五求见。将婢女调教妥当,您送。”杨嬷嬷完就将甲五并双生子带。

  “姑娘,您姑娘您送,如今梅园内调教婢仆情属暂接,您再唤属。”罢甲五就退。

  “自己吧,叫大,哪里。”杨文婉无聊盘弄日账房里借算盘。

  “姑娘话,奴婢姐妹二人原常州人士,遭灾跟舅舅逃难京城,舅舅一实养咱,赶甲爷买人,咱就被甲爷心收留。奴婢原名孙若珠。”其一鼻尖带颗小痣姑娘先站。

  “奴婢妹妹孙若宝。奴婢二人今十岁。”

  俩人长真,一鼻尖带颗痣,另一未带。

  “既签身契,做侍女,就改名字吧。如今园除几排等洒扫丫就杨嬷嬷与书画,杨嬷嬷如今教养嬷嬷,书画身唯一一二等,就领等缺吧,改名绛珠绛宝吧,算让留念。”杨文婉完就摆摆手让杨嬷嬷带。

  “姑娘,奴婢带二人大姑娘里花名册?”杨嬷嬷小心翼翼道“等老夫人找嬷嬷花名册?”

  “无妨,直接带找长姐就行。”杨文婉拨弄算珠抬道。

  账房先生怎练,竟用东西算钱算快。自己闲极无聊啊,门?自己唐儿刚暑气就,实。哎,老实待吧。

  ,杨文婧居杨嬷嬷一道。

  “见长姐。”杨文婉规矩行礼。

  “园子里添人,祖父祖母晓?如今管宅子里调用婶娘,婶娘意?”杨文婧脸色质道“长姐道自小临关城长大,父亲母亲娇惯,太规矩。若人手够用,便一?怎自张就添人手?!”

  “长姐,觉父亲母亲何娇惯?道小做用?”杨文婉属实愿意再与自己嫡亲姐姐因规矩小积怨。“杨所谓接触一部分杨秘辛,拿一部分杨势力,之嫁太子做妾待太子登基将手势力交太子,老老实实蹲宫做妃子。”杨文婉半睁皮杨文婧半张口继续道“祖父祖母何选,将嫁镇南王府?父亲母亲偏心,偏心而。恐怕就连生使而。既,守守礼关系呢?长姐,莫总找茬。”

  杨文婧站立原久久语。“信。”许久之才留四字跑。

  就信?若让道祖父祖母万一灭族保杨文延,更信吧?自己之怎就觉杨呢?杨文婉冷哼一继续拨弄自己算盘。

  又几日逍遥快活日子,绛珠绛宝二人身伺。自杨文婧走,第二日岚玉轩儿就传消息杨文婉既暑气就必日日请安,课停几,安心自己春晖园养身子就。

  养身体倒让杨文婉,自己绛珠绛宝姐妹确实珠宝,绛珠打一手算盘,绛宝竟懂账本,二人自己竟用担心账本儿儿。

  “咦?应该贫民吧?”杨文婉奇打量二人一拨弄算珠一核账册。

  “奴婢父亲原苏州府一绸缎商账房,绸缎商因绸缎等级犯忌讳被人大牢,奴婢父亲遭受牵连,奴婢才落。奴婢母亲跟父亲亦精通盘算之术,便奴婢岁尚小就始教授奴婢。”绛珠话道。

  “姑娘,院儿里荷花,您院儿转转?省屋里憋闷。”书画收桌子账本册子道。

  “,荷花呢?便该菊花吧?菊花,临关城里母亲又该办菊花宴吧?真念菊花宴念紧啊。”一世临关城听叔伯母亲菊花宴,一世又赶,否机再参加一。

  许杨文婉脸惋惜之情太重,杨嬷嬷低句“咱花园里爷找人栽种少名贵菊花,姑娘若,咱就转逛逛。”

  杨文婉杨嬷嬷,微笑扔手拨弄半晌明白算盘,身换件衣裳就带杨嬷嬷与绛珠花园。

  照顾整花园叔花高价钱聘一夫妻,杨文婉花园夫妻一儿一女花园嬉笑打闹,杨文婉倒认生,女娃娃伸手就摸杨文婉裙摆,被绛珠拦。

  “姑娘恕罪,小女纪小,懂规矩,望姑娘宽恕。”,一浑身沾满泥妇人急匆匆园内赶,拉走孩子。

  “无妨,做工怎里?”杨文婉纳罕,花园常常往人,佣人就堂而皇之让孩子花园玩儿?

  “方姨奶奶花园太僻静,让孩子,热闹热闹。”妇人脸色微红。

  “无妨,赶明儿孩子带方姨奶奶园子玩儿吧,若人,就四姑娘允。难怪姨奶奶爱孩子,四叔光总高,挑挑捡捡十六七人未定亲,就母亲,临关城总。”杨文婉话比自己矮一小女孩,笑摸摸。

  杨文婉转身继续花园里走,谁料杨嬷嬷却句“就算二十几见,方婉清。”

  “哎?杨嬷嬷故人?”杨文婉虽杨嬷嬷,手里却指挥绛珠摘朵又大又整齐菊花“今晚让江南带厨娘露一手,赶明儿趁叔,咱摘留做菊花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