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再禁足

何求凰 林六月 2444 2020-07-27 16:42:07

  杨老公望自己夫人沉默语。少答应一夫一妻自己做,自己与唯一女儿护住。辈子自己亏欠,即便事因。

  杨文延半夜,身点灯提笔给远临关父母写一封信。

  而杨文婉却又每日里吃睡睡吃日子。

  “姑娘,您临关带回些旧衣裳穿,咱秋衣再半月该穿,您瞧咱与三夫人一声儿,提预备?”书画绛珠整理衣裳便开口道。

  “行啊,些旧衣裳就收吧,攒些,给江南边儿善堂送。”杨文婉太关注转身书案。

  “姑娘,您穿衣裳善堂里孩子怕穿。”绛珠瞧书画竟真打算,便赶紧张嘴道“善堂里孩子穿料子本就合适,若再被歹人误惦记,偿失?更何况咱姐妹梅园里规矩子姑娘就算衣裳送绣房让绣娘目拆线,免子衣裳流露,对子。”

  杨文婉挑挑眉“道呢?”,自己原几兄弟姐妹里淘腾些旧衣服送善堂里呢。

  “,姑娘,您里些身儿,几件穿一回,您给五姑娘送?”绛宝绛珠一收拾衣裳道。

  “成,再拿些禁步,挑几颜色,式活些配衣裳一块儿送给三婶娘吧。”杨文婉对待三婶一向大方,更何况三婶人本就温。

  杨文婉瞧三人原忙收拾衣服,转又倒腾自己配饰,笑乐支。待杨嬷嬷进门,屋子里真杂乱。

  杨嬷嬷陪杨文婉插科打诨,些宫内旧事,三人收拾东西,一整居慢悠悠。

  第二日杨嬷嬷就带大一箱子成衣一小箱子配饰秋菊园,连带拿匹料子给孟氏。

  “三夫人,咱姑娘放儿放费人力洗晒,如给五姑娘穿,三夫人别嫌弃咱姑娘用就成。”杨嬷嬷些讨话真听紧。

  “哪里嫌弃,姣姣惦记咱奻奻。姣姣用东西自顶,放人里花钱求求东西。”孟氏让侍女紧收送衣服。

  杨嬷嬷就行礼告退。

  “姣姣心里奻奻。”孟氏对自己身边儿侍女道。

  “四姑娘若真咱五姑娘,些料子见送一匹,就送些自己穿用东西。”孟氏身边侍女大声屋子里户号。

  “胡些什!”孟氏怒目圆睁。

  边儿杨嬷嬷脚儿踏园子呢,回就进屋里。“哪位姑娘咱四姑娘?知哪位姑娘里阔气,连禁步放眼里?阔气杨公府做什婢女!”

  孟氏脸色婢女,又阴沉脸色杨嬷嬷“嬷嬷莫怪,人力。”

  “三夫人莫怪老奴事,老奴毕竟四姑娘教养嬷嬷,小现用唯一嬷嬷。公爷早老奴给四姑娘就,若四姑娘体面,老奴就用活。”杨嬷嬷恭恭敬敬冲三夫人行全礼,走向面色绯红一侍女,重重甩一耳光。“子事儿轮一贱坯子张嘴?”

  “将侍红带,既公府里规矩,就送梅园吧。正杨嬷嬷梅园些老姐妹。”孟氏立刻就派人将婢女带走。“杨嬷嬷一道回春晖园,莫让咱姣姣因子小人恼咱奻奻。”罢让人将杨文娴抱。

  “姑娘,三夫人与杨嬷嬷竟一道回。”绛珠进门回报。

  “嗯?三婶怎,送东西什问题?”杨文婉放手杂记。

  “哪里什问题,咱奻奻欢喜。自做,整日里奻奻见,人玩儿。”孟氏进门将奻奻拉杨文婉跟儿“一对比,咱姣姣真姐姐儿。”

  杨文婉摸摸杨文娴“三婶怎带奻奻亲自?几日气又冷又热,莫让奻奻风。”

  孟氏冲杨嬷嬷使眼神,杨嬷嬷就将众人送,独留三人屋内。

  “刚刚派杨嬷嬷里给奻奻送东西,子小人净耳边什,才给奻奻,被杨嬷嬷箍一掌。三婶儿躲躲清净。”孟氏摸摸奻奻又摸摸杨文婉“三婶求奻奻似聪慧又懂事,希望长大对自己高门贵女身份就。”

  “三婶,什?”杨文婉直截当问道。

  “难怪三叔早慧,莫拿当孩子,三婶直,三婶梅园教养嬷嬷,教导奻奻。码如杨嬷嬷一般,真心,回护。”孟氏眼满无奈“三叔文武差,做留京守质子,三婶怨,儿子,三婶知道祖父祖母已尽力补偿。长姐二姐身边老太太赏力人帮衬,三姐尚未定亲,二婶娘将自己乳母给三姐。身边又杨嬷嬷,奻奻身边就一外买乳母。三婶虽管琐事,人员安顿,连三叔话。三婶实怕。”

  “三叔何梅园里找嬷嬷给奻奻?”杨文婉皱皱眉。

  “三叔梅园里嬷嬷当正用,让莫。”孟氏叹口气道“刚刚瞧杨嬷嬷极,并如三叔般唬人,才动心思跟嬷嬷。”

  “三婶,奻奻教养嬷嬷办法,但您千万别事事顺嬷嬷,些宫里女官做嬷嬷,儿顶瞧人。您用试试,若奴大欺或做事用心,您再给退回。”杨文婉自己三叔一世奻奻,硬皮揽事儿。

  待孟氏一走,杨文婉便瘫坐窗摇椅里。“杨嬷嬷,梅园里用些嬷嬷,教导奻奻些规矩,替房内摊子事儿就成。”

  “老奴真心话,梅园里,人尽心尽力伺候五姑娘父亲承爵功名将做闲散贵人。毕竟三爷比照世子爷二爷实平庸些。再,五姑娘毕竟才五岁,比您聪慧又早通人情冷暖,怕梅园里些嬷嬷,五姑娘镇住。”

  若杨,三叔哪里用藏拙。三叔文韬武略哪行?却偏偏困京城方寸之。杨文婉就更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