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再南下

何求凰 林六月 2704 2020-08-01 08:18:46

  杨文婉再次江南儿被远临关杨文延晓,就趁人偷偷溜京城跟杨文婉一块儿南。

  “长兄,二十又一,就算跟躲江南,躲几?二哥婚孩子生一又一等劲儿?”杨文婉嫌弃自大哥。“与长姐真亲姐弟?越越觉长姐二哥才亲姐弟。”

  “懂?二哥婚子嗣,临关城搭?”杨文延居满骄傲自矜“,江南,陪吧?”

  “怎听母亲让带文毅文斌一道京里,偷偷跑?”杨文婉瞥卧自己窗躺椅里杨文延。

  “躺椅真喜欢啊。,听甲消息才江南?”

  “因甲,记当甲大放杜怀恩唯一剩孙子身暗侍?信儿,杜怀恩背人终联系,江南。”杨文婉提笔书案始写信。

  “七皇子京一吧?除婚连缺领?”何杨文延跳七皇子儿。

  “局势,越清闲,怕日就越闲。吧,七皇子嘉武帝怕大用呢。”杨文婉抬。

  “哟,书画打算嫁人啊?”杨文延见书画一就非打趣书画一。

  “奴婢一小小侍女,便终身嫁做嬷嬷伺姑娘,倒大少爷,若再婚,怕被法伺。”书画原笨嘴拙舌,杨文延次次话儿,便鹦鹉舌该道如何。

  “哎,老实忠厚书画被婉姐儿几里带坏。杨文婉啊杨文婉,黑心儿染屋子里人。”杨文延身拿块绛宝刚送心。

  “江南就生话,就母亲写信,江南意逃婚,一怕五归,如何母亲解释。”杨文婉将写信装信封。

  “姑娘,院儿里信儿,二夫人娘位吕曦吕公子春闱预试省试名,等月初一殿试大显身手。”杨嬷嬷老怀欣慰子极吕曦长辈。

  “杨嬷嬷,您听清楚,吕曦,杨曦杨吕曦吧?您子让道人瞧见吕曦才杨子孙呢。”杨文延又始饶人。

  “大公子,吕公子日子暂住咱杨府,您挣气考元,就趁机人吕公子一。”杨嬷嬷递杨文延一杯茶接道“人吕公子尚未亲呢。”

  杨文婉太意件儿。谁第二日一早宋氏请安竟就见位六七见吕公子。

  “四表妹见果大姑娘,明丽。”吕曦与杨文婉行完半礼先夸口。

  “吕表哥果与一,丰神俊逸。”杨文婉完二人倒笑。

  杨文婉请安就告诉宋氏一自己江南。

  而站一旁吕曦就直接口道“四表妹江南?稍微晚?等参加完殿试再陪一道?咱就陪江南...”

  “吕公子,妹妹自己陪就,又丫婆子又护卫暗侍,伤。”杨文延高兴瞅吕曦。

  宋氏孟氏倒吕曦一,合位自姑娘怀心思呢?

  “杨表哥虑,曦觉曾与四表妹江南一道相处日,四表妹又曾救助曦,若一道江南曦照应四表妹。”吕曦振振词。

  “劳表哥记挂,游玩月,久待,便必麻烦表哥。”杨文婉毫无余拒绝吕曦。

  赶吕曦殿试之,杨文婉并杨文延带人手就江南。

  “杨文婉,吕曦就六七岁江南往吧,又六七,该惦记吧?人太禽兽,居惦记一小孩子。”南马车里杨文延止住诋毁吕曦。

  “杨文延,忘谁?觉杨势力摸一半儿杨儿位允许半路车,弃暗投明?”杨文婉神冷清似冻伤自己亲哥哥。

  “觉吕曦小子别行,光挺。”杨文延逃避似将转车窗外。“里太闷,骑马,跟用。”

  杨文婉闭闭,将自己浑身散怒意慢慢收。论一世一世,自己嫁人打算。若立太子,自己就入宫,若自己二十岁立太子,自己就杨做姑奶奶,一桩美。杨文婉住安慰自己安慰自己。世第一明明白白自己身表自己倾慕之意男子,如何就打消自己一瞬间心呢?吕曦英俊潇洒又财富识男子,自十四岁见自己就一直等,直如今听定亲娶亲。让自己心,太强人所难。

  行至汴州城,杨文婉与杨文延直驾车清心园。清心园里梁川留伺人早梁川令,将一切收拾妥当。杨文婉汴州城就歇几日。

  “明日汴州城内善堂走一走,顺便趟贵音坊,呢?”杨文婉晚饭杨文延。

  “贵音坊?一女孩子,道儿羞耻。”杨文延又惊又气。

  “,就带见见世面,若就自己自便。若趟秦楼楚馆就用入宫,倒考虑考虑干脆住里。”杨文婉放筷子擦擦嘴就身自己屋子。

  而另一杨文婉兄妹江南吕曦决定殿试之直接尾随而。

  七皇子儿打算原挺,皇告假就江南,权当江南。而皇立刻就道七皇子私服江南。第二日就召见七皇子。

  “昕儿大,儿愿母。”皇埋怨七皇子将江南肃清一空却帮扶大皇子,使大皇子丢一条财路子。

  “母,父皇应允儿臣江南,且儿臣次江南公务身,母。”七皇子并接皇示弱。

  “老八侧妃纳满,孩子更生几,呢?满府院就一妃一侧妃,二十又一,冠礼一,膝空空如,太话。次江南将孙氏带吧。”其实皇再冠冕堂皇再听,七皇子身放人。

  “母,父皇朝带您?”七皇子丝毫留情面皇道“儿臣江南办差,您儿臣江南游玩儿?侧妃李氏,昨日刚儿臣王妃气病,怎,让王妃江南管王府?母,李氏女若再幺蛾子,儿臣怕就降位分。”完话七皇子就直接告退宫。

  “傅青,告诉膳房里,王妃李氏罢,避子汤药停。王妃身子,李氏禁足一月,走王府内大小务全权交傅雷韩嬷嬷。内外院任何由傅雷直接派人与联系。”七皇子王府将该吩咐情吩咐停当,就由王妃手丫自己打包行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