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善堂事

何求凰 林六月 2744 2020-08-01 12:18:00

  杨文婉第二日一早就善堂。而汴州城里善堂管竟昔日牙行六。而贺嬷嬷另一嬷嬷管善堂内杂调教规矩。

  “姑娘,汴州城内善堂里孩子其善堂里挑选,一梁爷奴才每各善堂巡视挑。里几属贺嬷嬷往京高门大户送,如今景尚算,孤儿少,属就再京送人。您刚刚,您一批送梅园。”六引杨文婉穿门面层阁楼园子里一排罩楼。

  “见姑娘。”贺嬷嬷并另一嬷嬷带四十几孩子齐齐杨文婉行礼。

  “里孩子五岁十岁之间,贺嬷嬷二人调教一,性子算沉稳。”六跟杨文婉身。

  “姑娘衣服料子真。”杨文婉走呢,突被一小姑娘拽住衣裳“,摸摸。”

  “就规矩?”杨嬷嬷立刻拍小女娃子手,将杨文婉牢牢护身。

  “贺嬷嬷告诉位子?子物件儿一群贱坯子攀扯?”杨嬷嬷怒目六。

  “贱坯子,,爹娘,,。”七八岁姑娘顺势哇哇大哭,倒惹儿几姑娘红眶。

  “曾五公夺马车,让走路,第二日五公便被罚禁足半。”杨文婉满屑场孩子六“觉拿皇帝女儿比?既,便孤儿?六,贺嬷嬷,胆子大许啊。”

  “姑娘话,六敢,里孩子各分堂送,属立刻查哪里送。”六立刻跪。若别人道,六少听贺嬷嬷,位四姑娘六七岁就拿人当儿。

  “纪大,脾气大,若查姑娘,善堂管私自送,就。若再服,就让闭嘴吧。”杨文婉眯眯睛贺嬷嬷。女娃若真一规矩,凭贺嬷嬷手段怕早就扒层皮。

  贺嬷嬷心一咯噔,突自己刚京城,梅园里嬷嬷就死消息。而且方氏如今人人鬼鬼一人苏州府呢。“啪叽”贺嬷嬷跪就始自己脸左右弓“老奴罪,老奴谎话,里七娃子六爷十几刚送。”

  “哦?六,爷?梁川倒够重用。子几懈怠江南儿。”杨文婉拍拍手,让暗侍“将六爷绑,嘴舌真话,废吧。”

  “别别别,四姑娘,十几送七梁爷寻旧仆代。梁爷送京城让您帮管。小自张,梁爷法子,请姑娘恕罪。”六半跪。

  “噗,梁爷?一外门仆居子面称爷?”杨文延直接抽身佩剑捅六肩膀一剑。“子四姑娘六江南梁沈施舍脸由?”

  原哭几姑娘瞬间止住泪。

  “六啊,六七岁梁川沈彰一条活路,十四岁就让死无葬身之。,世袭罔替杨公府嫡四女,更杨一代。子最擅长利用人,猜如今呢?”杨文婉六额一直冒汗,就冷笑笑。

  杨文婉一日就再贵音坊,就由六流血陪自己查账簿花名册,直六失血晕厥,杨文婉才让六休息。而善堂处六流血迹,杨文婉就几送孩子每一寸落收拾干净。小姑娘原哭叫,被杨嬷嬷几巴掌扇闭嘴。

  次日一早,杨文婉刚睡,绛珠就告诉杨文婉,六自夜里醒就跪门外,烧晕厥,跪。

  “就由跪吧。今日继续巡视善堂,瞧瞧日里白吃白喝养孩子干。”杨文婉让绛珠自己梳垂鬟分肖髻,倒温许,谁杨文婉又穿一身大红色襦裙,裙用金线绣大朵大朵牡丹,整人凌厉气势非减反而又增几分。

  今日再善堂,善堂里安静极。杨文婉再孩子习认字礼仪,昨女娃子,便贺嬷嬷。

  “姑娘今日烧,。”贺嬷嬷难杨文婉。

  “里名字叫善堂,就真儿当白吃白喝善堂?病一日,一日饭食,病日,就饿日。当钱海水涨潮飘?”杨文婉似笑非笑睨贺嬷嬷一“若兰姑姑,您真住先皇宫里管大姑姑名。梅园里横眉竖子?”

  贺嬷嬷竟心里一鼓。自己竟被六七见小孩子唬住。

  “杨文婉,拿腔调本见长。”杨文延自善堂一就阴阳怪气杨文婉。

  “怕,真打算杀六立立威,又算算,如拿六换梁川奴吧,做买卖划算。才留一。”杨文婉嘴角勾勾“走吧,清心园。”

  “姑娘,六又外跪。”绛宝颇无奈道“放无赖?”

  “跪吧,便跪死又与无关。跪子园子里,便跪死,儿?”杨文婉拿绛珠绛宝整日账本儿。

  “姑娘,账面倒题,六银钱倒实诚。”绛珠难替六句话。

  “因觉善堂子子,明白。实诚奸诈自己子,一外人。”

  就几日,六伤周而复始崩坏,才终撑住,清心园跪。而当日午,梁川带常平常乐就清心园。

  “四姑娘。”梁川见杨文婉就轮椅行半礼。

  “梁川啊,十之期必等,将手善堂贩盐条线路交,咱就清。就当七救与沈彰,。如今手所调银钱拿走一半儿,当做补偿。”杨文婉见梁川就当众人面儿直截当摊牌。

  “杨四姑娘何意?”梁川抓轮椅扶手手因用力太猛范白。

  “用意,六七间,野心胆量长无法控制步。而人,既喜欢被人当傻子利用,又喜欢手底人听话,怎办?”杨文婉冷哼梁川变脸色。

  “杨姑娘既如此,就怪川。川几日就与您交接。”梁川完竟服气走。

  “,沈彰如今杭州城刺史吧?官职一半儿,收收?”杨文婉轻悠悠拿绛珠刚刚沏茶。“干脆算吧,养蛇千日终被反咬,干脆一次让死算?赤鸢沈彰第二儿子周岁呢吧?惜。”

  “杨姑娘究竟干?”梁川又调转轮椅满脸颓丧闭。

  “咱合七,算愉快,既散伙,劝聚散。”杨文婉完句话就先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