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道内情

何求凰 林六月 3140 2020-08-02 08:06:39

  “何收汴州城消息?”杨文婉自己房间就常平常乐。

  “姑娘话,日晚间收贺嬷嬷信儿,属二人就告梁爷,咱几人就赶。”常平恭敬话。

  “意思梁川仅收汴州消息,道汴州城内生?”杨文婉惯性又挑挑眉。“合,错怪人。”

  绛珠绛宝并杨嬷嬷强忍笑意。

  “装半大尾巴狼,结果装错,难受?”杨文延更笑受住。

  “反等梁川道六干儿估摸敢怨怪。”杨文婉意道。“咱明儿就贵音坊瞧瞧吧,虽赤鸢管贵音坊呢,毕竟官太太,做面面俱。”

  “,长大,竟跟妹妹逛青楼,。”杨文延乐呵呵身自己屋子。

  “公子,咱真跟四姑娘...种方啊。”杨文延临关城重新收小厮磐勤脸红。

  “跟四姑娘,脸皮行,一姑娘怕,怕。”杨文延笑呵呵屋。

  第二日杨文婉早换身男装就门。

  “哪里男子?”杨文延摸摸嘀嘀咕咕道。

  杨文婉一路心情算错,径直贵音坊。谁门就被老鸨送二楼,而里坐沈彰与赤鸢。

  “怎二位外飞仙?”杨文婉脾气笑笑“丹筝姐姐怎又贵音坊?”

  “七殿信儿,江南,筝儿就提派人贵音坊通。贵音坊如今别,探听消息却准又准,第就道,筝儿便杭州等,跟送信人就一块儿。之原清心园拜,管跟情,就先贵音坊。日再趟清心园,姑娘先。夫妻二人当面谢姑娘全之恩。”沈彰身鞠一揖。

  “谢做,二人自己换。一做做,一将贵音坊替扩大管,筝姐一身份,又做。听抱俩?确实该高兴。”杨文婉端桌茶杯喝口茶。

  “姑娘谦,便沈某性您救,更沈某找极靠山,当谢。”沈彰意思笑笑。

  “意,续做,儿恩公七殿,。”杨文婉顿顿,提一句“筝姐,若再替管贵音坊,便一,毕竟身份与往日。必觉难。”

  “七殿道臣妇替您管贵音坊,日若差池自替臣妇解决。”何丹筝顿顿,转话又接道“姑娘,您让相公引七殿查周卫,贵音坊儿将周卫皇子一党消息传七殿,接咱做?”

  “京城儿贵音坊封信,找机将周卫皇子一党信息递大皇子与二皇子。”杨文婉吃几颗果子“暂先周卫卖,至七皇子里,沈大人您觉七皇子如今意思?”

  “沈某。七皇子沈某态度并热切,遇之与沈某商议一,却并按沈某建议做。此次周卫如此顺利,因周卫任江南道督,碍七皇子。”沈彰眉微皱。“姑娘所,梁川里尚,今盐生意特别难做。盐场如今按周卫求加收盐税,梁川儿盐引本就防止督换人屯,谁竟屯赚少。”

  “何人书告件?”杨文婉皱紧眉。

  “梁川原自己解决儿,谁道今又新求,盐引按长短引盲标。盲标意思就再私自己盐吏手拿银票买,而将每斗盐价格自己算,纸写买少长引,少短引,各少钱,之将钱与纸一共交管盐引盐吏,盐吏按价格高低依次盐引。若价格低又买少,怕就做贩盐生意。尤其银票先交,就底交少钱自己算。”沈彰苦笑摇摇“换一任搂一任,江南太富裕,阿堵物迷人啊。”

  “噗,就种小情?周卫怕道梁川底吧?道梁川儿每红利分四七皇子呢吧?”杨文婉乐呵呵又吃口心“周卫,之觉蠢啊。”

  “姑娘,消息妹子周大人嘴里套,外人道呢。”

  “姑娘,您次,丹筝一您商议。”何丹筝踌躇久才张口道“虽贩盐与贵音坊赚盆满钵满,十几善堂,太。姑娘,咱否关掉几。”

  “筝姐亲果日子。善堂关。与细,善堂分一半儿七皇子。”杨文婉端茶杯一饮而尽“善堂原意几,人手够用之就一直,救助孩子。七皇子写信,将贩盐生意红利分账由五五变四六,四六。一半儿善堂。之再拿红利一半儿放善堂里。所善堂,一人产业。”

  “梁川告诉,七皇子江南,咱每盐引本钱需十万左右,每光山西道一道收益就十万。一山西道一单单收益就十七万,就供十五十人善堂五。”杨文婉闭闭“一斗米最贵钱,四百五十文,五十人便每吃一斗米,算十七万吃少?更何况今灾,整大魏特别严重灾情,流浪乞儿本就少,一善堂里根本五十人。所怕善堂,七皇子,怕。”

  屋子内静久,

  “姑娘...”何丹筝终低低叹口气。“姑娘,与沈彰商议,贵音坊再占五红利,就。再几,您带管,做买卖。”

  “嗯,本就该如此,耽搁。”杨文婉做挽留。何丹筝容易才再做赤鸢,杨文婉强人所难爱。

  “臣妇自心里感激您,您光臣妇一良民籍,臣妇一身份,一官女身份,让臣妇清清白白安心嫁相公。或许旁人户籍难,相公道,臣妇一生感激四姑娘。”何丹筝红“或许旁人姑娘闲话,姑娘本就务帮助臣妇,臣妇。”

  “筝姐,惜福人往往大福气。”杨文婉完就身与杨文延走。

  “杨文婉,觉挺怕,费吹灰之力贵音坊,让效力,转感恩戴德。”杨文延抿唇一路,跟杨文婉清心园,又跟杨文婉屋子,才砸吧味儿。

  “杨文延确实该窍就被榆木塞一窍。”

  “杨文婉,骂人怎骂拐弯?肚子里装弯弯绕绕东西?”

  杨文婉实无法,虽小半日话,却耐性子一一讲杨文延听。

  沈彰被杨文婉救身无长物,甚至连力,否用,杨文婉非报答,转身将举荐七皇子。,杨文婉找何丹筝痛快就意拿贵音坊换。何丹筝帮沈彰情分,自己杨文婉居真愿意冒风险一身份,官身份。才愿意杨文婉付几。

  “啊,当求梁川拿产自身自由换沈彰啊。”杨文延寻思半晌才又反驳道。

  “梁川互相利用。当明白七皇子搬自己大哥垫脚石,所达一暂协议,帮保表哥,顺便扳倒杜怀恩,报梁灭门之仇。光明大图梁川人财,题?”杨文婉反哥哥。“实愿与费口舌,吃饭吧。”

  杨文婉一日感觉将半话快完,吃饭就直接睡,留杨文延自己里盘算里里外外关系。

  杨文延总觉杨文婉哪里,总觉杨文婉空手套白狼套住梁川沈彰与何丹筝。又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