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惩与罚

何求凰 林六月 2381 2020-08-03 08:07:12

  杨文婉清心园里消停住,梁川才派人请杨文婉屋子。

  二人坐一处沉默许久,梁川才张嘴。“杨四姑娘,您做。或者,您。”

  “六觉七皇子人,就觉杨身四姑娘派大用场?”杨文婉轻蔑白梁川一。“忘,七皇子合,。一皇子十几善堂?纪小小就始积攒名?梁川,小。”

  “四姑娘,六手人,您做,直就。”

  “,效力吧。道查梁当,查。几费一番功夫,少儿展。”杨文婉踹思半晌才“将,入东宫。谁封太子就谁妃子。”

  “杨四姑娘...”梁川,又憋闷。

  “杨就一代皇帝准备,权利势力交接。江南一,就被定一。”

  “几位皇子婚。”梁川盯杨文婉。

  “所,妃听法,妾才。手用之人太少,而必须杨日做准备。”杨文婉伸手扶扶钗“扶持七皇子。”

  “因利益?”梁川道。

  “,当江南机缘巧合之一法。法熟。七皇子背如今站皇帝。哪皇子背站皇?李氏全族站大皇子一派,连皇让七皇子,若杨扶持七皇子呢?”

  “杨...保皇党。”梁川吞吞吐吐。

  “保保皇人算。管日谁当皇帝怎,码努力一,争取一自己最大利益伙伴位,。”杨文婉笑站身“间考虑,跟跟。六死活一念之间。,善堂肯定让再待。跟玩儿奴大欺一套?怕道自小长临关城吧,自懂见尸体。谁死活里,无关紧。”

  “杨四姑娘,咱六七见,您六七一般,情分人讲。您总爱用一东西换另一东西,您今日,无非梁当灭门真相日富贵荣华及六威胁,让您走狗罢。”梁川转轮椅面杨文婉“四姑娘,求人该求人态度。”

  “道长兄日总江南一切空手套白狼套,就算空手套白狼,白狼自己心甘情愿,。七皇子江南,举步维艰吧?谁卖梁川半分面子吧?梁川,杨文婉,依旧日日缩清心园窝囊废。”杨文婉轻蔑嗤笑梁川一番,直接门自己屋子。

  六居跪自己屋门外。杨文婉路六冷哼一,却并未停脚步。反倒门之停脚步一句“人喜欢互相利用关系,喜欢别人单方面利用,明白?”

  六跪闭闭。自己梁爷平,一女娃子却压梁爷一,梁爷身患疾,就被一高厚豪门贵女欺辱如此步。自己错,自己忘记杨姑娘性子,即便再一次,自己照按梁爷心意做。七皇子允许杨四梁爷。

  日,梁川访。

  “原等几月。”杨文婉笑吩咐绛珠绛宝继续收拾行囊。

  “您走?”梁川皱眉。

  “原本需日才明白,就打算先办自己儿。”杨文婉冲梁川笑笑。

  “七殿信儿日就汴州,与您见一面呢。”

  杨文婉将刚拿热茶杯径直摔。“所呢?今日与示威?”

  “姑娘虑,梁某毕竟一仆二,如今另一子,梁某必须加思索,您。”梁川表情轻松杨文婉“姑娘,当您,路选,您?”

  “杨嬷嬷,莫忙收拾,换兄长一趟。”杨文婉挑挑眉,微带笑梁川道“梁爷必走,儿您听无妨。”

  ,杨文延皱眉。“杨嬷嬷一路清楚,七殿?”

  “长兄,带磐勤就儿,等几七皇子,手书一封,让当面儿读完。读完信,就七皇子,江南道官职,一实权握京城官职。”杨文婉完句话,就转身屋子内本就备书案。

  梁川脸色忽一变。

  “梁川,活帮,江南道立稳脚跟背资助,如今换子?旧子意?种人啊,再帮助再付觉才才干梁原本财就。如今就让瞧瞧,权力势力面,子耐算呢?”杨文婉完话就再张口。

  “杨意,意用杨势力七皇子铺路!杨保皇党!”梁川红盯杨文延。

  “该一六七岁就空手套白狼姑娘六七之连儿自己势力?”杨文婉残忍笑笑。

  “梁爷,婉姐儿一曾用杨银钱暗侍。”杨文延颇情梁川。

  “帮组建!暗侍银钱里拿走!”梁川突喊。

  “噗,,换人,即便如干,东西。”杨文婉嘲讽。

  “姑娘,您真打算舍弃梁爷?”绛宝憋半日,终趁杨文婉用完晚食无聊口。

  “梁川耐,若身疾,怕七皇子早就挖走,哪里留。六七就人啊,越残疾越傲气,几又做做完美无瑕,就挑小小儿杀杀锐气咯。”杨文婉摇摇低笑。

  “姑娘,您岂真罚梁爷?您戏唱完啊。”绛宝通儿反而奇杨文婉将如何收场。

  “惩啊罚啊,犯错属,让长记性。梁川除傲儿,哪里毛病呢?若惩罚,就断七皇子之间联系。”杨文婉站身“咱今晚早休息,明日一早苏州府,咱自己园子瞧瞧方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