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何求凰

表心迹

何求凰 林六月 2380 2020-08-11 16:23:21

  杨文婉一午乐自,午午食吃。午歇晌,便紧爬核几善堂儿账目。

  “姑娘,善堂大账目如今倒瞧大题,您儿需奴婢帮您再核一遍?”绛珠端一盘子糕“大公子儿派人送,一大早就派人守排队午才买,叫曹刘记,据吃。您尝尝。”

  “绛珠?今日怎绛宝话?”杨文婉抬仔细瞧瞧,见确实绛珠才纳闷儿。

  “姑娘,傅青傅爷刚刚一趟,,咱您几日怎。”绛珠小心翼翼杨文婉一“杨嬷嬷让咱告诉傅爷您快活自,傅爷脸瞬就冷落,您瞧咱?”

  “无妨,即光明大,就一五一十,该就,莫仆阴阳怪气儿劲儿。”杨文婉完话又似,将账册放一旁,随手拿儿笔纸,写封信。“送常平手,让派人送临安城母亲手。顺便私库里再拿万银票,一送。”

  绛珠领信告退,绛宝就门。

  “姑娘,大公子今日早晚自己院子里,哪儿。据连剑练,犯啥愁呢。”绛宝又一句“听磐勤被罚,打听因何被罚。”

  “嗯,几日必再。杨嬷嬷儿派人消息传?”

  “姑娘话,暂,杨嬷嬷今日临门倒一句毒倒眉目。”绛宝顿顿,底张嘴“姑娘,甲爷儿奴婢几日溜达,伺人尽心倒尽心,太细心。甲爷衣襟全药渣,人勤快换,您咱自己派人帮忙伺?”

  “怕换咱人伺,甲就扔。遭罪吧,活就。”杨文婉再言语,低继续瞧手账册。

  晚间用晚食杨嬷嬷就宅子。

  “姑娘,老奴托人找擅长解毒大夫,致人昏迷毒药少,长期服用才日日醒一次服药力甚重才造昏迷醒。依据才判断底哪种毒。您瞧咱与七殿儿通气儿,询一....”

  “必,件先暂放,明日将梁川唤。”杨文婉脸色突,变极其难。

  杨嬷嬷与绛宝视一,位梁爷又做?

  隔一早等梁川,倒七皇子直接闯杨文婉院子,未等杨嬷嬷通传,直直杨文婉屋子。

  杨文婉七皇子满脸通红,瞧身衣裳应该夜行赶,便顾未梳完,让绛珠就。

  “子殿应当未用早食吧,一道用吧。”杨文婉移步饭桌,招呼七皇子一。

  七皇子越杨文婉慌忙子,脸色越红。终杨文婉招呼自己坐爆。

  “杨文婉,本殿娶!”

  “?”听底人传话七皇子者善直闯杨文婉房间,杨文延就急冲冲追,谁刚跨门就听见七皇子一怒吼娶自嫡亲妹子。

  七皇子扭弯儿亏沈彰夫妻。

  连几日七皇子净折腾盐引子儿,折腾沈彰实受住,沈彰便请七皇子喝酒。

  酒巡,七皇子脸憋红被气红。“吕曦一酸书生,哪里?日就本殿使耐,酸书生倒颜悦色紧!”

  ,因位姑奶奶。七皇子,自己人姑娘自己求,净冲人儿使耐。杨四姑娘,又七皇子子心思,人痛快话,教七皇子歇心思?

  “按官本该嘴,殿您娶妻,杨姑娘又做妾性子,您何苦呢。”沈彰杨四姑娘汴州城内交代,迂劝七皇子。

  “做妾?本殿种一般皇子做妾罢。”七皇子闭闭“本殿觉,让做侧,如让嫁吕曦,歹名门娶,至慢待。”

  “一般皇子?”沈彰盛满期待盯七皇子脸“倘若您一般皇子,杨四姑娘就入您府邸。”

  沈彰七皇子先皱紧眉,又慢慢睁双,满怀疑信。

  “沈彰,道。本殿如此重视江南手筹码,几消停日子。话若被外人听,就大敬!”七皇子脸色阴沉,眉紧锁,大手一挥,袖口碰倒桌子杯子“今日本殿就权当喝醉胡言乱语,所次,本殿绝轻饶。”

  沈彰讪讪身行礼送七皇子门。

  其实必沈彰,少七皇子自己止一次心思。就算杨文婉,本朝立储德者居之,自己纪轻轻就统领一道十四州长达六。阅历界并比大皇子二皇子少,就少背支撑。若自己办法杨站自己背呢?如今朝堂文官朝堂,论自己母族二皇子一脉母族文官身,论二位哪位位,朝堂依旧文官当道。若自己娶杨文婉,办法杨,自己朝堂大半武官支持。儿又失压制武臣父皇欢心,值。

  酒醒,沈彰携何丹筝与七皇子赔罪。

  “殿,您如今揪心究竟杨四姑娘嫁吕曦宫?”何丹筝毕竟见惯男欢女爱,明白晓七皇子如今杨文婉热切,若日,怕劲就小。

  “何区别吗?”七皇子斜跪沈彰夫妻二人“本殿记杨四人。”

  “,臣妇杨四姑娘手管贵音坊。若您觉姑娘嫁吕公子委屈,臣妇希望您高抬贵手。毕竟四姑娘性子属实容易谁院儿做妾。”何丹筝坦坦荡荡抬视七皇子“若殿您心悦咱姑娘,便当臣妇话。”

  “心悦?本殿心悦杨文婉?自小就一肚子鬼心儿杨文婉,本殿怎...”七皇子转身狠狠将一桌子信件扫落。“本殿就心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