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秋下白梧桐

第一节 忆

秋下白梧桐 朝阳下的梧桐 1766 2020-10-11 16:19:10

  看着眼前的水流,鼻尖断断续续传来腐朽的淤泥的特殊味道,多么熟悉啊!和那个夏天一样,不过身边没有了阵阵芳香,手上也不会有了丝丝冰凉,抬起手没了可触摸的柔发,转过头,看不见醉人的笑靥。想起那笑靥,我不知怎么了,想哭还是想笑呢?毕竟曾经都把各自的生命托付给了彼此啊。

  “滋滋滋···”金黄的油在高温的催化下,向周围的人和物不停地显摆着自己的骄傲。也是,多么纯粹的香味啊,菜籽在还是幼芽时就开始接受自然的馈赠,清晨冰凉沁脾的露水,任性的打在他们的身上,本来打算逗留的可爱露珠,却遮挡着阳光的降临,被枝丫贪婪的吸吮更加饱满,果然,伴随着远处传来的啼叫,晨阳懒懒地升起,这是一天中最舒适的时候,夜晚离开后给地上的生物们留下了难得的清凉,甚至一丝寒冷,这时候与厚厚的云层作伴的日头,开始慷慨的散播着他的光和热,嫩苗抓紧最后一点时间汲取水分,最后与这些来自天上的精灵告别并欢迎他们明天这时候的到来。在农民的照顾下,他们茁壮成长,日复一日,终究还是在艳阳的照耀之下,在某天被收割,躺在塑料皮毯上绽放开来,黑黑的圆滚滚的籽经过千挑万选,被一起塞进圆饼中,在力和铁的结合中,榨出最终的价值。现在也就是这里这样的角落才能见闻到这种纯粹了,毕竟机器效率高的不止一点点,人畜无害。

  在竹条编织的簸箕里,去头的黑色龙虾桀骜不驯的倔强自己的小足和大钳,一直没懂在虾尾部的摆动着的是绒毛还是小爪子,孩子大小的时候总想着能碰碰他们,亲切地感受这超凡的生命的强度。其实不过是贪玩罢了,现在童心未泯,看着他们依旧饶有趣味。他们出自臭泥,据说还是外来入侵物种,在一群中国人手中竟落得快腿瞎窜,饶是搞笑。

  “守了这么多年的水塘和虾,也快是要到头啦!”

  “嗯?”我惊厥道,”什么情况?是他们欺负你老了么,我找他们理论去”

  “哈哈哈,理什么论啊,你都多大了,还是个老板了呢,这点道理不懂?理论会有效果就好了。而且不是他们的原因,是我自己觉得不行啦。我还以为可以靠自己仅有的那点力气帮他干点事的。”

  我一直不知道他是谁,直到那个阴沉阴雨的上午,当架架豪车降临守塘人的婉别仪式时,当披着桑麻的痛哭流涕的人略显眼熟时,当各种大佬下车时,我才醒悟打听老人家的身世,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刚才那下倒是我脑子木讷了,在经历过各种奇遇后又怎会不懂得这世间的人情世故是个什么样子的呢,当残酷的决策降临头顶时,你连挣扎的份都没有,除非你有更很辣的大招伺候,除非,你在掐着她的喉咙说话。

  这么多年来关于他的身份我们向来是不打听的,只是无意中听到附近人讨论说他有个事业有成的儿子,有的人说他在豪华的几百平大别墅里住腻了,才来这里,但怎么会一守就是这么多年呢?似乎不怎么确信。思绪被铁铲和铁锅互相摩擦的声音拉回,不似市面上买到的小龙虾,这里的龙虾长得似乎更加景气,有的在炒的鲜红之后,大大的钳子上依旧有着棱角分明的突刺,硬硬的外壳看上去想掰开都很困难,但再怎么顽强的食物被端上餐桌后,依旧硬气不过顽强的食客们,在这的人们几百年了也没有研究出什么特殊的进食技巧,不过依靠蛮力,打开他们不愿张开的外壳,要真说有什么明智之地,也不过是熟能生巧的舌头灵活的吸吮出藏在钳中、尾部的嫩肉而已,蘸上精华的金色汤汁,对思家的人来说,想到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疾苦,对于这个正在享受美味的我来说,人间极品。!!!

  在塑料杯子里倒上大半杯子的辛辣玩意儿,他小心翼翼的吸溜着,还发出滋滋的响动,一口咽下去,微眯着眼睛,眼角脸颊上的皱纹松动,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胡子已经十分僵硬,看着他略微翘起的下巴,白色的小胡子里藏着些许黑色,伴随嘴角的抬起,随心飞舞,简直让人一种飞升的错觉。

  “好酒。哈哈哈”老汉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看了又看杯中的液体,嘿嘿的得意的笑着,好不似刚刚得到玩具的孩子,开心的发自内心。看着闷头剥虾吸吮汤汁的我,说到,“来,陪我喝一个。”

  “其实前几天我看到她了。”刚放下酒杯他便这么说道,“不过她是一个人来的,但它是一个人来的,他怎么会一个人来呢?诶,你说他怎么会一个人来呢。”

  看着他狡猾充斥着暗示性的目光,我倒是风平浪静,毕竟不是第一次谈及这个问题了,道“别想啦,人家现在有人追有人疼,别人事业有成,年轻有为,关怀备至呢。”

  “是啊,但他为什么是一个人来的呢?”

  听到这话我不经一个激灵,“或许有什么事没有一起来呗,又没必要天天泡在一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