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12 我教你做饭

我家未婚妻缩水了 细数雨声 2020 2020-07-12 21:48:19

  “刚刚请客哦。”沈甜溪忍住再一次确认道。

  “自己花钱。”易景晨一文件签字,一逗。

  “钱。”,沈甜溪一副死猪怕水烫子,小手直接快速击付款,输入密码,订单完。

  “呵。”一幕易景晨,任由沈甜溪小手左右弓忙活,帮忙阻止。

  等沈甜溪付款,雷打文件易景晨,大大松一口气,怕极易景晨跟自己钱,如今自己全身身无分文,妥妥穷人。

  班,易景晨照旧沈甜溪放自己兜里,手里提被沈甜溪拆无数遍快递盒子。

  刚,沈甜溪就安分喊饿。

  “大哥,饿!”沈甜溪整人刚被易景晨放,就叫喊抱住小腿,

  “拿面包。”易景晨无奈一脚拖方式朝厨房走,别人小,力气小。

  结果,听面包字沈甜溪立马干,立马干嚎道:“吃面包,吃肉,吃菜。”

  “。”易景晨压自己脾气,咬牙切齿道。

  “啊。”沈甜溪干嚎,放自己站板。

  “就自己做啊。”易景晨坚决考虑做饭,本自己就特别重口舌之欲人,平一口吃一口。

  沈甜溪闻言,猛抬,低易景晨明确表示,一滴泪。

  “自己做?自己做,用求。”沈甜溪小手一摆,一比划,“,信信掉油锅爬?良心痛吗?”

  行吧,气十足小人儿,让自己忘记如今一娃娃大小。

  “做饭,爱吃吃,吃面包,吃省。”易景晨干脆转身,离戏精远远。

  “啊啊啊啊啊!易景晨,虐待。”诸葛计,张良梯。沈甜溪就一直跟易景晨身哭喊。

  易景晨第一次庆幸自己里隔音错,否则容易被人报警暴。

  “,。”除句话,易景晨道该。

  “啊,教。”沈甜溪立马收道。

  “怎教,玩应,够灶台吗?”易景晨一面包扔,一道。

  “呼......”沈甜溪长一口气,屏气凝神,猛,“啊啊啊啊啊......易景晨,就做饭吃,就虐待。”

  被突哭喊吓易景晨,差一就意识抬脚踢飞。

  干哭泪沈甜溪,易景晨转身就走。

  沈甜溪见状,立马跟身,一啪嗒啪嗒跑,一干嚎。

  五分钟之,实被魔音绕耳折磨受,就算卫生间,沈甜溪依饶非跟身。

  小嘴里就几句,换汤换药,易景晨虽强硬沈甜溪扔卫生间,阻挡人门外依旧干嚎。

  深吸一口气,猛打门,死死盯张小嘴哀嚎沈甜溪,即使自己打门,坚持纹丝。

  “闭嘴,做。”易景晨咬牙切齿道。

  立马,沈甜溪就收哭唧唧小脸,笑眯眯道:“嘿嘿,谢谢大哥。”

  易景晨弯腰提沈甜溪就厨房。

  厨房里就传一阵叽叽喳喳女,其夹杂气急败坏男人音。

  “,,先放油。”

  “道。”

  “鸡蛋搅一搅。”

  “道。”

  “切菜薄一儿。”

  “道。”

  “轻炒,菜飞。”

  “闭嘴。”

  随厨房里就音。

  易景晨饭菜端桌子,沈甜溪早就安安稳稳拿专属餐具,坐专属位置。

  易景晨终道安生明专门准备餐具,单单分盘就快够。

  沈甜溪尝一口,小脸立马皱一团。太咸吧?筷子一转,朝另外一盘子转,更分,醋快溢。

  “太难吃吧?”沈甜溪皱眉易景晨,道。

  易景晨根本就筷子,明治决定沈甜溪反应之,再决定吃吃,实自己手艺一放心。

  果......

  听沈甜溪话,易景晨小脑袋,“良心,第一次做饭就求?”易景晨冷冷沈甜溪,“既求,就找别人吧。”

  沈甜溪子,又怂包立马夹一块鸡蛋,放嘴里,“嗯,大哥,手艺错,一第一次做饭呢。”完,沈甜溪光明大易景晨,黑黑脸色变化,硬皮继续夸道:“大哥,真资人,手艺。”

  “嗯。”终,易景晨收脸色,笑,阴恻恻道:“甜溪既觉自己就吃,最碗里一剩。”完,易景晨转身走远。

  沈甜溪呆呆捧自己手里小碗,恍喊道:“大哥,哪?”

  “吃面包。”折腾久,结果吃面包?易景晨无奈拿面包。

  “大哥。”沈甜溪早就听句话,放饭碗,啪嗒啪嗒跑桌子,朝易景晨喊。

  易景晨拿面包餐桌,“吗?饭菜吃完。”

  “刚刚最吗?”沈甜溪大大睛,水汪汪盛慢慢疑惑。

  易景晨半,倒,再逗,拿手里面包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